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44章 秀色须待十年培(13)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吉甫兄。一别经年,风采依旧啊。”

    “玉昆。还真是巧。”

    这是这些天来,韩冈第一次登门拜访王安石。不出意外的,在王安石的家里见到了吕惠卿。

    太上皇后见了辽国的使者,却没有见同期抵达的吕惠卿。纵然其中有些别的因素掺杂进来,但太上皇后的态度已经很是明显了。

    不管吕惠卿怎么折腾,他这一回能留在京城的可能性看起来是十分渺茫。太上皇后的这个表态,让仅剩的一些想要押一匹黑马的官员们,都知机的缩了手。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吕惠卿没有留在驿馆里,闭门自守等待召唤,反而出来走亲访友。王安石和吕惠卿多年情谊,而且吕惠卿一直都是王安石在政坛和学术上的继承人。他第一个拜访王安石,不用猜都能想的得到。

    迎接韩冈进门的王旁,在后面看着父亲和吕惠卿将韩冈迎入厅中,猜测着韩冈这是不是故意挑在吕惠卿做客的时候登门。

    王旁其实猜得没错,韩冈的确是觉得有机会最好能跟吕惠卿聊一聊,才会到王安石家来。

    不然的话,以吕惠卿在京城的时间,韩冈很难跟他说上几句话。

    主要还是为了军器监。吕惠卿在军器监中人脉深厚,当初军器监之所以成立,吕惠卿也占了很大的功劳。而且这一回吕惠卿也正好在火器上有所用心,韩冈也想跟他多谈一谈这方面的事。

    ……………………

    夜色中的城南驿后院,寂然无声,只有偶尔几声虫鸣蛙声响起,却更显得格外静谧。

    吕家被安排在驿馆中,占了整整三个院落。不过吕惠卿治家有方,人口虽多,却也没干扰到宁静的夜晚。

    吕惠卿坐在亭中,听着荷塘中的蛙鸣。

    这一个院子,连亭台、池塘都有,在城南驿中算是最高等级的几座院落之一,只有宰执一级的高官,才有资格入住。不过相对于宰辅们在地方和京中所能享受到的府邸,这临时的落脚点,还是太过于寒酸。

    吕惠卿并不在意在京中三五日的住宅条件,再差也比之前在船上要好多了。

    他只是再想方才在王安石府上,与韩冈的一番对谈。

    看来韩冈在火器上还是抢先一步。

    早在进京之前,吕惠卿就得到了韩冈设计的火炮外形。而入京后,得到的消息更为详尽,甚至郭逵家的房子给砸塌了也听说了三五个版本。

    不得不承认,所谓的火炮,在制作成本上并不高过飞火连弩。而在使用上,则远远胜出。

    飞火连弩不能重复利用,而铁质的炮弹、青铜的炮身却可以。青铜器在底下埋上千年,出土后照样能够继续使用,那青铜质地的火炮用上几十年也肯定没问题。但飞火连弩,本质上还是箭,用木制成,存放的时间长不了。

    所以郭逵才会对砸坏了自家房屋的火炮这般欣赏,不用担心有所损坏,临战时派不上用场,又能拥有超过此前任何一种重型兵器的威力。换做是哪家的主帅,都会喜欢这样的武器。吕惠卿都很喜欢。如果在他领军的时候,能有人送他十几架,他保管夜里能笑醒。

    一直以来,吕惠卿都很清楚。军器制造,在保证了最基本的效果之后,最重要的是成本和规模,而不是别的其他因素。

    有六十万禁军需要装备。单件价格上多一贯,乘以六十万,就是六十万贯。多两贯,就是一百二十万贯。多三贯、四贯,乃至十贯,几十贯,那就会变成一个巨大得让人无法直视的数字。

    所以这些年能够成功成为军中主要力量的兵器,不仅仅是威力上的成功,也是成本上的成功。

    最好的例子是板甲,其成本降低的幅度,可不是一两贯的问题。

    改进了锻造工艺和设计之后,铁甲的价格一步便降到五分之一,这几年又不断改进和调整,加上生铁和石炭的价格降低,总成本就只有板甲出现前的十分之一。所以才几年过去,不仅禁军全都能分到一身铁甲,就是有些地方的校阅厢军,也有铁甲可以装备。辽国也紧跟着普及了铁甲,同样是因为板甲降低成本的缘故。

    再如霹雳砲,在霹雳砲之前,所有行砲车都是用人力扯动绳索将石头投掷出去。越是大型的行砲车,使用的士兵就越多,甚至有的能达到七八十人的地步。现在换成用配重替代士兵,不仅节省了人力,在砲车的结构上,也简化了许多。这些都是节约下来的成本。

    还有神臂弓,多了一个脚蹬,表面看成本增加了。但是在使用的过程中,不用再踏着弓臂上弦,损坏的几率小了,也能造得更重。如果对比成本和功效,神臂弓之前的那些弩弓,是远远不能与神臂弓相提并论的。

    韩冈所提出的火炮,正是在成本上有了绝大的优势。就算自己证明了飞火连弩的威力不会输给火炮,韩冈一句火炮能用上五十年,坏了也能融掉重铸,就能将飞火连弩置于死地。

    谁让飞火连弩中的上百枚飞火箭,制作起来那么麻烦,而且不能重复使用。而火炮打出去的炮弹,捡回来后擦擦就能用。若是没有炮弹,只要有火药,装些石子进入也能派上用场。可飞火连弩,就绝不可能这样凑合着来。一旦造好之后,就只有一次使用的机会。

    换做是自己主持军器监,也不会放弃火炮,而使用飞火箭。

    虽然吕惠卿可以利用自己影响力,让飞火箭能够在军器监内生产,甚至直接设立一个飞火局,与火器局分立。但最后的结果,肯定是飞火箭被人逐渐遗忘,火炮成了军器监中的主角。

    吕惠卿也不由得感慨着。亏韩冈能想得出来,甚至还能将原理说得条理分明,只是这一点,就是当世无人能及的。

    如果说韩冈在制作设计上的天才,吕惠卿知道自己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普通的工匠。火炮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的,世人之中,也只有韩冈想到了,并开始实践。除了喜欢将工匠之事与大道联系在一起,韩冈在这方面的表现,都要超出过去与现在的一干名匠中任何一个人。

    不过吕惠卿知道自己的不足。根本没有韩冈那样的天赋。在兵器设计上,远远比不上韩冈。

    但吕惠卿并没有放在心上,怎么改进武器,是军器监内部的事,他堂堂辅弼重臣,只要审核和奖励就够了。没必要在这件事上与韩冈别苗头。

    而且是该睡了,吕惠卿想着,明天还要早朝,并且接受太上皇后的问询。

    方才还在王安石府上的时候,传信的中使来过了。他是先去了城南驿,然后追着赶过来的。太上皇后的谕旨中,着吕惠卿明日上殿陛见。正常情况下,这次陛见之后,两三日之内就要离京。

    对此吕惠卿也没有打算抱怨什么。只是对蔡确又看低了两分。

    既然已经决定让自己不得回京,那就应该让太上皇后下诏,催促自己早日就任,甚至干脆绕过京师,不要顾忌人言。这点觉悟都没有,还想什么把持朝政?

    虽然说成功地让自己没能留京任官,但蔡确却允许自己能够进入京城,甚至是上殿觐见,这究竟是瞧不起自己呢?还是太过自大了一点!?

    不管蔡确是怎么想的,吕惠卿都没有打算放弃这一次的机会。

    ……………………

    月色下,曾布望着同一片的天空。

    但他心中所想,完全与表面上的动作无关。

    他只是在惋惜,蔡确实在是太过高估自己,而忘记了吕惠卿的才干。

    这一回吕惠卿得到了机会,他要是不在殿上闹一下,如何对得起他这些年来收到的委屈,还有被踢到河北的怨恨?若是吕惠卿偃旗息鼓,曾布也决不会相信他是浪子回头——狗改不了吃屎。

    而且吕惠卿会怎么做,曾布多多少少能猜到一点。没有定策之功,战功卓著也无济于事。太上皇后那边不可能给与他太多的信任,相反地,反而会怀疑他的本心。

    易地而处,曾布会怎么做的事,他觉得吕惠卿也肯定会怎么做。

    曾布再自大,也不会认自己有超过吕惠卿的才智。但也不觉得自己会输给他。想法和行事风格类似,最后的结果也会类似。

    最后要吃些苦头的只会是蔡确,而不会摊到自己的头上,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提醒蔡确?

    一个当权的宰相,就算一时吃了点小亏,但他损失得起,但吕惠卿却一点也输不起,一旦失败了,立刻就万劫不复。不仅惹来太上皇后的愤怒,他本人的结果也会变成一辈子在边地的感觉。

    这还真是很是符合曾布心中所期盼的结果。

    他不打算提醒蔡确,也不担心吕惠卿能不能达成他的目标。

    最好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蔡确大吃苦头,甚至离职,而吕惠卿继续被打发去河北,这样的结局,就是曾布最想看到的结果,

    等着明天上殿看热闹吧,曾布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