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76章 尘嚣(七)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得到了祖父的提心,耶律怀庆看着地图,越看越觉得韩钟的营地位置设置得精明。

    韩钟就在保州城边上驻守,营地又扎得牢固,两边的火炮能相互掩护,这样的防御布置,实际上比单只固守保州城一点都稳妥。

    一座保州城围了就围了,但保州城外多了一座驻扎五六千人的营盘,想围起来就难得多了。

    单独攻打其中任何一处,就要分出大半精力去提防另外一处,犄角之势一成,官军攻取保州的难度高了一倍都不止。

    而且上上下下都知道韩冈的儿子在这里,王厚李承之为了日后能回去见韩冈,都会把手中的主力向保州调动,在不影响大局的情况下,保证韩钟的安全——正好有京保铁路这条干线在,主力更靠近保州,也并不影响之后应对战局变动。

    但韩钟在保州城外这么一坐,等于逼得他顶头上司的上司,把预定的决战之地放到了保州。

    不论辽军会不会攻打保州车站,韩钟尽忠职守甘赴奇险的名声就出去了,要是辽军攻取不得,他的功劳就更大了几分。

    不管营盘扎得有多坚固,只要不在城墙内,那就是城外野战,以耶律怀庆对宋国的了解,南朝对敢于在城外御敌的将领,一向奖誉甚多,远比固守城池的功劳要高得多。

    当此战战罢,双方收兵,韩钟就是不辱乃父英明的将门虎子……不,是能承继其父的麒麟儿,以他嫡长子的身份,又有如此功绩,日后韩冈手下的势力,有多少人会放弃支持他,而支持他的兄弟们?想必会很少很少了。

    “看得怎么样了?”

    等了耶律怀庆一阵,估摸着他应该先后想通透了,耶律乙辛问。

    耶律怀庆深吸一口气,把心中的不甘心压了下去,一抱拳,“此人精明果敢,日后将是大辽之患!”

    “大辽之患?”耶律乙辛冷笑了一声,“比他老子差得多了。算计得太精明,把别人都当猴儿耍。勾心斗角的本事学了**成,他老子其他本事可没见学到多少。”

    短短几分钟内,耶律乙辛对韩钟态度又是一变,变得不屑一顾,耶律怀庆虽然想不透,但心中还是难忍一阵窃喜。

    耶律乙辛横了孙子一眼,脸色倏的一沉,“你开心什么,韩冈才四十啊!”

    四十多了。

    但耶律怀庆哪里敢指正,赶忙低头认错。

    耶律乙辛将眼中的失望掩起,哪边都是不成器,日后就看谁更差一点了。

    这世上本来一代更胜一代就难得很,虎父犬子才是常见,韩冈家的儿子私心太重,自家的儿孙也没强到哪里去。

    只可惜韩冈太年轻,有的是时间,日后几十年,大辽的君臣都要面对他的挑战。

    自己又太老了,要是能年轻三十……不,二十,不,只要能年轻十年,耶律乙辛还真愿意跟韩冈好好周旋一番,只可惜,自己实在是太老了。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了。

    “祖父,韩钟现今守在保州城外,高墙深垒,正欲诱我天兵前去攻取。李承之和王厚怕也是趁势想在保州城外与我军一决高下,就按之前所说,肯定是不能上当。”

    耶律乙辛点头,示意孙儿继续说。

    (本章未完,请翻页)“所以以孙儿之见,最好就是在天门寨这里与王厚耗上。声势得做得大一点,实际上却不能太冒进。”

    军队火器化,战斗力的确提升不少,钱粮物资都是泼水一般的花出去,就是能将战火烧到敌境去,但花销一点都不见少。比起旧日战争的开支,现在的军费翻了两倍三倍还要多,而同样是火器化的宋军,战斗力也直线上升。宋人驻军的寨堡更是越发的坚固,不是乡民的村寨,不付出极大的代价,很难拿得下来。听了一夜的火炮声,耶律怀庆深深的认识到了这一点。

    “说得都对,很有道理,”听了孙儿的意见,耶律乙辛一句一点头,直到最后,才轻轻摇了一摇,“只是有一点是错的。”

    耶律怀庆微微睁大了眼睛,“还请祖父明示。”

    “太平,是打出来的,不是求来的。只有在战场上表现得好了,才能让章惇韩冈愿意跟朕谈。”

    耶律怀庆不解的问道,“但祖父不是派出了兵马,纷扰地方吗?难道宋人还能把那么多精锐一支支都抓住?”

    耶律乙辛摇头,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失望还是无奈,“光是打草谷,那是流寇本事,绝不会被南朝都堂放在眼里。”

    “难道还是要攻打寨堡不成?”

    “天门寨,或许也不一定要天门寨,但从天门寨,到保州城,这一条路上的几座寨堡,一定要拔掉一座。养兵十年,朕要看看我大辽儿郎们攻城的能力!”

    耶律乙辛看着孙子,这个时候,他的眼中终于有了一点慈祥,“这也是朕能为你们父子做得最后一点事了,如果能顺顺利利的结束这一战,这边境上至少能安稳十年。”

    ……………………

    韩钟瞪大着眼睛。

    战争已经到来,但战斗还没有。

    尽管营寨外不时响起枪声,辽军的哨探正在外围骚扰营中,但这并不是战斗。

    可是韩钟睡不着了。

    他应该是不紧张的,他觉得自己很冷静,但他现在真的是睡不着了。

    韩钟起身走出军帐,望着营地外。

    凌晨四点,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从昨日黄昏起,天上就堆积起了层层云翳,到了此刻,就连星光也看不见一颗。

    辽军的骚然是从三点不到开始的,很可能来骚扰大营的辽军就只有几个人,但半个多时辰下来,已经闹得鸡飞狗跳。

    会不会营啸?会不会有人趁乱闹事?

    韩钟理应冷静的心湖中突又掀起波澜。

    这些事,都是韩钟听说过的,明明偌大的军营中,是数千上万的男儿,可他们在夜晚只受到一点惊扰,就会如同地陷一般崩溃。

    之前他已经加派了人手,巡视营中,严防有人趁机作乱。

    但现在想想,是不是太过紧张,又太被动了。

    应该不动如山,还是早早的派兵出营追杀?

    或许辽军前锋的大队已经到了,就在外面等着自己派人出营。但尽早驱除辽骑,让士兵能够安睡,明天更有精神应对敌军。

    忽然间,韩钟明白了父亲曾经说过的那种恐惧感。以及一种想要控制,却又无法控制的失落。

    “二郎。”

    听到陈

    (本章未完,请翻页)六的声音,韩钟回过头,“六哥,不睡了?”

    陈六带了几分起床气,“闹着这样还怎么睡?”他看了看营寨外,又问,“要不要俺去解决?”

    韩钟犹豫了一下,陈六一帮人自然都是精锐,但能过来骚扰大营的辽军,当也是精锐。要是陈六他们在与辽人的交手中有所损失,那他就亏大了。

    到底派不派?韩钟又迟疑了。

    没有哪个方略是完美无缺的,有好处的同时必然有坏的一面,有阴必有阳。

    这是韩钟过去从他的父亲那里听到的教诲。

    辩证。

    要辩证的看待问题。

    当你做出一个决定,觉得好处很多的时候,好好想一想,到底坏处在哪里,不可能没有坏处,好处越多,那坏处只会跟着多,不会更少。

    来自父亲的教导,韩钟已经忘掉不少,在眼下枪弹横飞的战场上突然自脑海中冒出,韩钟觉得,应该是有原因。

    如果说军事,没把握的时候,先看后勤;准备进攻时,先看后勤;要撤退时,先看后勤;行军前,先看后勤;驻扎时,先看后勤——这也是来自父亲的教诲,韩钟不期然也想了起来。

    好吧,这条教诲跟现在的情况不搭界……

    韩钟忽然一震,忙对陈六说,“六哥你带人去巡视一下仓库,辽人在外面骚扰,或许还想着探查营中仓库的位置。”

    要是给辽人探查明白,炮弹就会飞过来了。

    陈六领命,临走时对韩钟道,“二郎,早点解决那几只辽狗。”

    “放心吧。”韩钟点头,随即招来亲随传令,“去望楼,让他们把探照灯都打起来,对准开枪的地方。”

    紧接着又派出了两名亲随,一人去让对应位置的火炮阵地准备起来,另一人去调派值夜的神机营,那帮精锐火枪手,夜里开枪准确度也不差。

    韩钟袖手站在营帐前,像探照灯,他本来不想那么早用,辽军肯定会夜袭,到时候探照灯一打,火炮一轰,几百个脑袋就到手了。

    不过现在想想,自己还是想多了,第一次上阵,稳扎稳打比什么谋划都安全。

    营寨外,枪声有一声没一声的响着,并不密集,却烦人得像夏天的蝉虫。说起来,现在正值夏夜,原本蝉虫叫得甚欢,但枪声一响,蝉就不叫了。

    事情有好就有坏,需辩证的来看,这也算是一条了吧。

    韩钟笑着想着。

    营地的两座望楼之上,此时忽然亮起,很快各有一道浅淡的光柱从望楼射出,照在了寨墙外。光柱交汇,将一名骑兵套在光斑之内。

    看着是刚刚开完枪,正准备骑马转移位置,可猝然间受到光照,战马一下受惊,人立而起,将骑手摔在了马下。

    营中枪响连环,爆豆一般的不知多少支枪在发射。也不知这一名辽骑到底中了多少枪,甚至有没有中枪一时间都无法确认,因为只比枪声迟了一点,一声炮响,从寨中飞出的炮弹呼啸而至,将他的身影,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

    “打得好,”韩钟淡淡赞了一句,然后转身,“能睡一个好觉了。”

    是的,这一个晚上,营寨的周围,变得安静无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