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我寄人间雪满头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一袭白衣登上沉斜山,登山之后,径直前往那座藏有三千道卷的登天楼。

    沉斜山的那座护山大阵,即便是登楼,也都无法破开,更何况山上本就有一位沧海之下的第一人,谁吃饱了撑的敢挑衅沉斜山。

    可今日那袭白衣登山之时,护山大阵连发作都没有发作,便被一缕剑气撕开了一个口子,然后那袭白衣缓缓登山,在一众道士的视线里,走进了那座登天楼。

    不是没有人想着去拦下这道白衣,可天底下喜好穿白衣的人那茫茫多,佩剑的也不在少数,可唯独穿白衣又佩剑的,还能撕开护山大阵然后走到登天楼前的,天底下也就那么一个。

    剑仙朝青秋。

    山河这边不像是妖土,大妖偶尔还在人间显露真容,山河圣人们高坐云端,别说显露真容,就连法旨百年都不见得能传下一道,更别说在人间行走了,因此朝青秋这位剑仙,在人间之时,想做什么,谁也没办法。

    登天楼作为沉斜山的藏书之地,里面有三千道卷,往年那位观主便在此楼里观书悟道,其余弟子,若是不得准许,也是无法入内的,好在近年来,山上资质不错的弟子多了起来,这两年也有数位山上弟子走进过登天楼,只是从未有人踏足过第九层往上罢了。

    能够走到第八层的,实际上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也就是之前那个一炉圣丹被林红烛夺去倾倒进北海的那个年轻弟子,严焕然。

    严焕然原来不过只是一个资质不错的弟子,那趟前往北海探索圣人遗迹的事情,本来山上上下都认为是该道种叶笙歌前去,可谁知道后来观主梁亦却是把名额给了张守清,让张守清选取门下弟子。

    作为现在山上最受观主器重的黄紫道人,张守清门下的弟子也不在少数,比之严焕然境界高的,天赋好的,大有人在,可偏偏最后是张守清选了他,这让很多人更是意外,更有甚者私下里将严焕然说成是什么只会讨师父欢心的无耻小人,说是让他待在山上便是对这道门的玷污。

    那段时间严焕然受到的非议甚多,加上北海发生的那一桩事,更是让严焕然受够了师兄弟们的冷嘲热讽,直到后来张守清为他争取到进登天楼观书的机会,严焕然走进登天楼,然后在那座楼里待了小半年光景,从第一层走到第八层,无人出其左右,出楼之后,更是一举成为了太清境的修士。

    境界修为比起来道种叶笙歌或许还有差距,但在同辈弟子中,已经其中翘楚。

    当一个人强大了,周围的流言蜚语自然便会消失。

    至少在严焕然四周,再也听不到诸如他是只会讨师父欢心的那些言语了。

    今日朝青秋登山,严焕然这一辈的弟子,被严令回到各自住处潜修,没有师长之令不得出门,只有严焕然有机会站在张守清身后,这样有利有弊,见识了这位世间唯一的剑仙,或许能够让道心更加坚定,但也有可能面对朝青秋之后,心生无力挫败感,从而让自己受挫。

    修行一事,你认为是的福缘,或许一转眼,便成了恶事。

    比比皆是。

    现如今观主梁亦不在山上,山上一切事物都是由张守清打理,这位黄紫道人在前些时日才踏足春秋,境界已然不低。

    可这境界高低,也是要看面对的是何人。

    就比如现在,他张守清面对着朝青秋,别说是他是春秋境,就连他是登楼,也要心底发怵。

    这位剑仙出了名的不讲道理,上一次站在沉斜山道上,便已经让沉斜山的颜面扫地,这一件事还是很多年后观主梁亦亲上剑山才找回的面子。

    可现在朝青秋再度来到沉斜山,并且要进登天楼观三千道卷,观主梁亦不在山上,别说是张守清,就连是那些身在后山闭关的师叔伯们,都不敢妄自下决断。

    不说颜面的问题,就是这些道卷,是朝青秋一个剑仙能观的吗?

    道门以沉斜山为尊,这登天楼里的三千道卷,更是将那些道教道法记载了大半,要是被朝青秋看了去,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云端圣人高坐,对人间不管不问,谁又拦得下这位剑仙呢?

    是他张守清,还是身侧的一众师兄弟?

    朝青秋站在登天楼前,没有急着迈入走进这座被说成半个道门的登天楼,他在妖土出剑过后,不仅是那些大妖,即便是三教圣人,都该知道他如今是个什么境界,是个什么状态,这次登上沉斜山,真是为了去看那些道门道法?

    他朝青秋一位货真价实的剑仙,要看那些东西做什么?

    登山自然是为了抬头看云端。

    一众道人远远看着朝青秋站在登天楼前,好在那位剑仙站在楼前便没有其他动作,要不然现如今不知道得有多少人已经前去“送死”了。

    和张守清素来关系不错的另外一位黄紫道人宋润走到张守清身旁,低声问道:“守清,若是之后朝青秋非要登楼,如何应对?”

    张守清这几年虽然在山上的地位一日高过一日,早已经是山上除去观主之外说话最管用的人,但性子还算是温和,丝毫没有因为山上局势的变化而有太大的改变。

    也算是不忘初心。

    现在听到宋润开口,张守清苦笑道:“朝青秋真要做些什么,整座山上的道士加起来,拦得下?说句不好听的,咱们的那些个圣人,要是只来一位,也拦不下。”

    后面半句话太过直白,所以张守清把声音压得极低,只有他和宋润两个人能够听清。

    宋润皱了皱眉头,有些恼怒的说道:“那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到时候祖师爷们怎么看?”

    张守清扯了扯宋润的衣角,继续低声劝慰道:“修道有先后,境界有高低,你非要置一口气有何用?朝青秋既然站在那个地方,便总该是能解决问题的人去解决问题,即便是观主都没有办法,何况咱们?”

    宋润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张守清,自己的这位多年好友,何时成了这个性子,何时从了畏手畏脚的家伙?

    张守清似乎知道宋润的想法,直白道:“你现在出去骂朝青秋几句也好,还是就要出手也好,你看看朝青秋能少半块肉?或许说是你舍去一条命,又有什么作用,他要登楼便还是要登楼。相反,朝青秋立于登天楼前,迟迟不进,那便是说明他另有所图,不然他这么一位剑仙,要登楼,走着进去便是,要等着咱们来看着他?”

    张守清这番话几乎是把事情揉碎了说出来的,要说在这番话之后,宋润还要跑上去拼命,张守清便真的无能为力了。

    宋润微微出神,他修道的时间和张守清差不多,只是性子天差地别,有些道理听得进, 也知道不假,但要接受,便很难。

    好在宋润并没有固执到那个地步,只是叹了口气,然后有些郁结。

    严焕然有没有道心受阻还不知道,可这一位,肯定是出了问题喽。

    张守清转过头来看了看自己的这个弟子,对着严焕然,轻声询问道:“见到朝青秋,可有什么感触,是否有些郁闷,或是生出挫败感?朝青秋现如今是世间第一人,生出这些情绪都算是正常,不丢人。”

    严焕然轻声道:“谢师父牵挂,朝剑仙修行的日子远胜焕然,数百年之后,不见得焕然会比朝剑仙差。”

    严焕然才登上了登天楼第八层,正是一扫心中之气,志得意满之时,张守清本觉得朝青秋到来,让严焕然站在一旁,便能让他道心平稳一些,谁知道最后结果是这个样子,张守清叹了口气,这天底下也就只有那个丫头真的说得上是道心纯粹了,想做什么便做些什么,不想那么多,也不会因为一点成就而志得意满,恐怕有朝一日她即便是走进沧海,也不见得有多兴奋吧?

    现在想来,既然严焕然都已经是太清境的修士,那丫头怎么也得朝暮境了才是。

    不然怎么对得起天生道种这几个字?

    张守清思绪复杂,要是在之前那些年,现在朝青秋站在登天楼前,不管是有没有上去的想法,肯定会有人让他张守清出面,也就是山下百姓常说的出头鸟,这类角色,他张守清何曾少扮演了?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他张守清是山上最为受观主器重的人,又是观主亲自言明的我不在山上便是守清做主的那人,即便是发生这些事情,也一样无人敢出言指责他张守清。

    只是总会有人不服气便是了。

    可那又如何?

    张守清原本还有些话要说,大约也就是一些不要太过狂妄之类,对修道无益的言语,可转念一想,觉得这弟子年纪尚浅,有些少年人的习性,其实也无可厚非。

    这些性子,若是由他开口点破,然后严焕然能够在之后的岁月里想通,自然是对境界极有帮助,但要是严焕然在之后依然是没有想通,而且还心心念念着他说过的话,那对修道其实没有什么益处,而最好的事情还是得严焕然自己去想,某一日想通之后,便能在这条路上得越来越快。

    当然,那个日子,自然是越早越好。

    虽说先走的不见得能走到最后,后走的也不一定能走到终点。

    但总归大多数人,先走,还是容易先走到彼岸。

    他门下这些弟子,或多或少都有些其他毛病,就连严焕然也是如此,可比较起来,他张守清还是愿意在好似一块璞玉的严焕然身上多做打磨,当然,也不是说这辈子便认定了严焕然要做他的衣钵传人,在某天严焕然表现的让他失望之后,他一样可以转向另外的弟子。

    在这漫漫修行大道上,要发生些什么,谁也说不准。

    走一步看一步,听着有些无奈,但实际上又不是什么错事。

    修行在个人。

    张守清深吸一口气,倒是有些羡慕朝青秋,练剑便练剑,也不曾想过这些闲事。

    沉斜山家大业大,事情便多了,他张守清要想抽身事外,大抵可以给观主梁亦说明,自己独自找某处闭关修道,偶尔下山云游便是。

    可是他可以这般做,自己倒是自在,门下弟子如何身处,一座沉斜山,同辈弟子拼修为,修为不够,那不就得拼师父吗?

    过往的那些年,他门下弟子不是一直夹着尾巴过活?

    只有经历过苦难,才不会想着回到苦难当中。

    张守清正要迈步,身后忽然响起一道醇

    (本章未完,请翻页)

    厚的声音,“守清。”

    张守清转过一看,那个笑意醇厚的中年男人便站在身后。

    观主梁亦。

    一众黄紫道人原本如临大敌,见了梁亦之后,纷纷都松了一口气。

    倒也不是说观主便能将朝青秋赶下山去,只是观主只要还在山上,这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是观主出面才对,即便要担上骂名,也是观主的事情,和他们纵然有关系,但也不会太多。

    天塌了个子高的人总会顶着。

    梁亦站在原地,看着张守清笑道:“这才出去打了一架,回来便遇上这档子事,倒是倒霉透了。”

    张守清惊异道:“观主出门与人争斗了?”

    梁亦摆摆手,示意不是什么大事,他指着远处的朝青秋,头疼道:“他才是最难解决的事儿。”

    张守清苦笑,像是朝青秋这样的人,他怎么插得上手。

    梁亦揉了揉脸颊,笑道:“试一试好了。”

    随着他这句话说出口,身后便在白日平白生出一轮明月,而手中更是有一条五彩长河衍生出来。

    梁亦是修道奇才,自创道法这些都是次要的,他更是前无古人的可以同时御使两门道法,这对敌之时岂不是便说明有两位梁亦出手?

    这一般的登楼修士,如何是梁亦的对手?

    梁亦能成为沧海之下的第一人,想来也有很大的原因。

    只是登楼是登楼,沧海是沧海,即便梁亦在登楼里无敌,遇上在沧海里无敌的朝青秋呢?

    答案显而易见。

    可是作为一个敢向朝青秋出手的登楼境修士,梁亦即便今日身死,也一定会被载入史册。

    至少会是被冠上勇敢的说法。

    ……

    ……

    朝青秋转过头看了一眼那明月,明月便暗淡下去了。

    再看了一眼那五彩长河,长河便崩坏了。

    谁也没有感到什么异常,朝青秋的两眼,他们没有看到磅礴剑气,也没有看到什么不可一世的剑意,可就是那么平淡的两眼,便让梁亦的两门道法破碎。

    只有梁亦知道,朝青秋那两眼里是蕴含了多少剑意,那些剑意,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可怕的物事,足以摧毁世间绝大部分事物,最后要不是朝青秋收手了,恐怕他就彻底成了一具尸体。

    朝青秋站在登天楼外,看过两眼梁亦之后,便再无多余动作。

    梁亦站在原地,放弃了走过去的想法。

    朝青秋这已经明显的示意了,他要是再不懂,傻着往那边走过去,后果便不是这么简单了。

    他要进登天楼,不是为了做给他们看的,而是给云端圣人看的。

    朝青秋似乎正在逼迫某一位圣人亲临出手。

    ……

    ……

    在距离人间不知道有多少万里的高空上。

    云端之上。

    有两位圣人高坐。

    其中一位高坐在一只黄鹤之上,神情漠然,身侧有一面乾坤八卦镜,正是那位之前出现在剑山外,然后在北海也都有露面的杜圣。

    道教的六位圣人之一。

    另外一个穿了一身青色长袍,看着容貌极为平凡,气质出尘,像是某位学问深厚的读书先生,手里拿着一把拂尘,是道教的另外一个圣人。

    刘圣。

    这位圣人的修行之路,极为平淡,走上修行大路之后,便开始往前走,这么些年从未做出个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修行一路破境,成为登楼之后,才渐渐传出声名,可也未曾被人看作是沧海之才,与他同辈的,无论是那位沉斜山的观主,还是雨雾山山主,以另外一些个登楼修士,不光天资还是什么其他的,都远胜于他。

    可最后来到沧海的,既不是那位观主,也不是那位山主,偏偏是他。

    他出身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道观,在他成为圣人之后,那个道观地位也没有水涨船高,似乎都一如往昔。

    也就是他成圣了而已。

    成圣之后,其余圣人虽说是坐到了云端之上,但实际上对人间还有些联系,可偏偏只有他,似乎成圣之后也就是换了个地方修道,心境不变,百年如一日。

    今日和杜圣联袂而至,不是因为朝青秋挑衅沉斜山的缘故,而是他才结束闭关,想看看人间,便干脆随着杜圣一起来了。

    杜圣把视线投向人间,看着那团锋利剑意,漠然道:“朝青秋境界已深,胆子便越发大了。”

    刘圣成圣的时间要比杜圣晚一些,但境界却是相差不大,他看了一眼那团剑意,生出一些无力感,“前些日子朝青秋在妖土出剑斩天,御剑巡游天外,更是斩落一只天外大手,这般修为,早已经走到沧海尽头,恐怕真是无人可敌了。”

    杜圣冷声道:“他朝青秋再强,毕竟只有一人,如何能够翻得起风浪?”

    刘圣脸上有些苦意,“道友此言差矣,朝青秋虽然只有一人,但是哪一位愿意倾力镇压他?”

    朝青秋是世间无敌之人,在妖土出剑之后,已经是告诉这些圣人,无论是谁,都胜不过他朝青秋的剑,既然胜不过,那么谁又敢去挑衅他,没有三两位圣人,谁去,都是被斩杀的份。

    杜圣有些恼怒,“我早就知道他会有如今一日,数百年前我说让他在跨过沧海的时候便将其斩杀,你们要是听我的,如何有今日?”

    “北海之事过去之后,门下弟子有多少愿意舍弃道门,转而学剑,你不知道,若不是剑山被梁亦踏平,这天底下又会多出多少剑士来,你真知道?”

    相比较杜圣的性子,刘圣便要平静得多,“这天底下的剑士再多,有几个朝青秋,只有一个朝青秋便不用担忧有朝一日剑士重回六千年前,那本来就是无稽之谈,即便是有几位有机会成为第二个朝青秋的,我们尽快抹杀便是,这又何难?道友修道多年,总归性子平和一些才是,这越发的的暴躁,于修道无益。”

    杜圣神情漠然,并没有把这些话听进心去。

    刘圣淡然一笑,只是看着人间,轻笑道:“朝青秋站立在登天楼前,便是想要看看我们的态度,这家伙手段一点都不高明,可偏偏境界却极高,让谁都只能捏着鼻子来看看。”

    刘圣对于朝青秋的观感远远要比杜圣客观得多,对于这位在如此艰难的世道下还能成为剑仙的家伙,并未太过厌恶,但要是因为如此,便对朝青秋生出善意,也不现实。

    三教好不容易成为了这山河的主角,又好不容易让佛教往极西佛土而去,更是这些年开始力压儒教,渐渐有成为山河第一大教的趋势。

    这时候若是剑士一脉出来捣乱,即便他脾气再好,性子再温和,也都不可接受。

    “朝青秋既然做出这种姿态,是否回应?”

    刘圣在询问杜圣。

    杜圣冷漠道:“等会朝青秋杀的兴起,上了云端?”

    陈圣笑道:“那便是朝青秋要与我们不死不休了,到时候几位道友都要过来,说不得那几个读书的也要来,到时候朝青秋想不死都难了。”

    杜圣冷哼道:“你别引火烧身。”

    要是大战真在今日开始,那必定会有圣人喋血。

    至于是谁,最有可能的便是他们这两位。

    刘圣摇头道:“也就是道友这般想法多了,朝青秋便越发的肆无忌惮了,倘若我们强硬一些,朝青秋也不见得敢几次三番挑衅。”

    杜圣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刘圣笑道:“就让我来看看剑仙的剑。”

    话音未落,这位几乎与世无争的圣人伸出手掌,将那拂尘轻轻一挥,云海翻腾,仿佛瞬间煮沸的热水。

    让黄鹤发出几声低鸣。

    有些慌乱。

    一位圣人出手,威势之大,实在是不可等闲视之。

    磅礴气机从云端而起,直直掠向沉斜山。

    那股威压,尚未到沉斜山,便已经让山上无数道士大惊失色。

    有许多人都猜到是圣人出手。

    梁亦更是简单直接的看向云端某处,像是他这般修为的修士,即便是不低,但要是看出某些东西,其实不难。

    尤其是刘圣并未想着掩饰。

    磅礴气机破开云层,压制而来。

    对着朝青秋,还敢率先出手的,其实不多见。

    朝青秋面无表情,身上自有一股磅礴剑气瞬间冲天而去。

    那道剑气之盛,宛如实质,在众人眼中,更是出现了一道青色光彩。

    剑气冲霄。

    朝青秋的剑是这世间最强的事物,这件事没有丝毫问题,朝青秋为了证明这件事,也做出了更多。

    比如在妖土找大妖厮杀,比如挑衅三教圣人,也比如在北海斩杀北冥。

    在北海的时候,朝青秋便已经站在了顶峰,可是当他在妖土斩了那只大手的时候,众人才明白或是才知道一个道理。

    朝青秋真的很强。

    他的剑,真的是世间最强的东西。

    朝青秋竟然有着世间最强的剑,那破开那道气机更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于是站在云端的刘圣在短暂的片刻之后,便看到有一道剑气从云端底下而来。

    剑气撕破云端,惊乱了云海。

    刘圣的发丝也被剑气吹动。

    他面无表情的把拂尘往下一挥,拦下这一剑。

    但拂尘也被斩落几缕丝线。

    谁都知道,朝青秋不好杀,谁都知道朝青秋很强。

    但是刘圣这个时候才知道,朝青秋为何能够成为世间无敌。

    这道剑气他应付起来便已经困难,要是朝青秋此刻便出现在他面前呢。

    他除了死去,还能做些什么?

    杜圣冷笑道:“我早说了,别引火烧身。”

    说完这句话,杜圣便驾鹤离开这里了。

    即便是知道离开之后,便只有刘圣一个人应对朝青秋。

    他还是选择离去。

    毕竟刘圣只要不去选择死亡,那便会有很多办法。

    比如低头。

    刘圣站在云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在那一剑过后,云海里除去散乱的剑气,朝青秋倒也没有真的再出一剑。

    刘圣忽然

    (本章未完,请翻页)

    笑道:“朝青秋果然不愧为剑仙。”

    声音很大,穿透云层,传到了人间。

    一整个沉斜山的道士都听到了。

    很多人的心神大定。

    只有梁亦才知道,这无疑是圣人低头。

    这种事情,并不常见。

    但在朝青秋面前,倒是发生过几次。

    朝青秋没有说话,但谁都看到了他嘴角的笑意。

    他看着眼前的登天楼,然后缓缓消散。

    片刻之后,登天楼的一面墙壁轰然倒塌。

    声震四野。

    登天楼高达数百层,为了这座登天楼,上面不知道布下了多少道法多少阵法,又有历代观主加持,不知道要多坚固。

    梁亦能够拆楼,但是绝对做不到如此,如此轻而易举。

    面对这位剑仙,梁亦也只能苦笑。

    ……

    ……

    云端之上,朝青秋身形缓缓出现。

    隔着那位刘圣只有数丈之遥。

    剑士身前一丈是死地,可在朝青秋面前,即便是百丈,也是死地。

    在这个距离下,他要是出剑。

    刘圣不死也是重伤。

    这位气态闲适的圣人看着朝青秋,笑道:“剑仙登临人间之巅,便该离去才是。”

    朝青秋平静道:“我在等你们杀我。”

    声音很冷,在云层之上,更是平添了几道冷意。

    三教圣人想杀他,这不是什么秘密。

    要是有可能,朝青秋甚至想将这十二位圣人一并斩杀,这无疑是让剑士兴盛起来最简单的办法。

    可却是最难的事情。

    十二位圣人,即便是朝青秋自己想来,都觉得至少要有数位自己才行。

    更何况斩杀圣人的同时,妖土的大妖势必不会什么都不做。

    所以这种事情是不能做的。

    刘圣轻声道:“要是在合适的时机,我也想请朝剑仙去死。”

    朝青秋说道:“我觉得现在的时机便很不错。”

    刘圣摇摇头,“朝剑仙不想离开人间,是因为人间有剑士需要剑仙照拂,我们不想这个时候请朝剑仙去死,是因为我们也怕死,但终究局势的主动权在我们手上,朝剑仙要是不早些离开,等我们一旦想通,那真的没有半点余地了。”

    朝青秋沉默了很久,然后说道:“生死这种事情,你们要是这么容易看清楚的话,哪里有这些年发生的故事?”

    刘圣点头,“也是。”

    朝青秋说道:“有朝一日,或许是你倒在我的剑下。”

    杀人诛心,往往在一两句话之间。

    刘圣沉默了很久,正如朝青秋说的这样,生死这件事没有这么容易看清楚,即便是他也不能,最后他无奈道:“要是我,也没办法。”

    朝青秋莫名其妙的笑起来,笑容也很清冷,他莫名想起了之前在城头见过的那个年轻剑士,想起了之前和他聊过的种种。

    最后那个小家伙,有些怯生生告诉他,他的剑,是他见过最顺眼的。

    言语里,有些喜欢的意味。

    朝青秋笑了笑,想着即便是如此,我的剑便还是我的剑。

    ——

    洛阳城入冬已久,只是今天,才等来了第一场大雪,飘飘洒洒,洒落人间。

    坐落在城里的那座摘星楼,因为有学宫禁制的缘故,这些年从未有雪花飘落到楼顶,可这场大雪之中,不知道为何,雪花都落到了楼顶。

    坐在楼高出处李昌谷看着身前闭目养剑的少女,笑意醇厚。

    他半路出家学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收徒,可是却误打误撞收了一个徒弟。

    而且资质相当不错。

    前些日子便已经是剑气境,想来要不了多久,便能破境入青丝。

    再要不了多久,便成为太清?

    想到这里,李昌谷不由得笑出声。

    他一出声,闭目养剑的李小雪便也睁开了眼睛。

    “师父!”

    她看着李昌谷不满的喊道。

    李昌谷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外面,转移话题道:“今日的雪景还是不错的。”

    李小雪有些无奈的看向自己的这个师父,然后看向楼外,果然看到一片雪景。

    李小雪名字里有小雪两个字,用的剑叫做小雪,就连她也是极为喜欢雪,就和她的兄长一样。

    看到雪,她便想起自己的那位兄长,然后有些闷闷不乐的说道:“师父,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李昌谷温声道:“你当师父是你哥哥肚子里的蛔虫,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李小雪呸了一声,不太开心。

    李昌谷看着这个姑娘,忽然问道:“你对程雨声那个混小子,有意思?”

    李小雪木然道:“师父你什么意思。”

    李昌谷哈哈大笑,“你什么心思,师父看不出来?”

    李小雪反驳道:“那个是程哥哥哎。”

    只是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李昌谷温声道:“情爱一事,在男女之间的呈现,也不见得会有问题,只是这世间,没有那么多恰好,你恰好喜欢程雨声,不见得程雨声恰好喜欢你,就和程雨声喜欢叶笙歌,叶笙歌不喜欢他一般。”

    李小雪叹了口气,有些伤心。

    她喜欢程雨声这件事,其实不是什么秘密,相信她的那位程哥哥也知道,可知道是一回事,挑明是一回事,挑明了又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世间哪里有那么多恰好呢。

    李小雪转移话题说道:“哥哥对爹爹说,要去远方见喜欢的姑娘,不知道见到没有,也不知道那个姑娘会不会嫁给哥哥,哥哥成婚哎,我肯定要在场的哎,到时候师父也要在才行。”

    李昌谷看着这个情绪一会儿便高涨起来的小姑娘,眼里尽是笑意。

    他若是当年不被困在这摘星楼里,而是就在学宫求学,说不定也早已经把那个心仪的女子娶回家,这时候别说是女儿,即便是孙女,也该有李小雪一般大了吧?

    可惜啊,人生哪里有这么多恰好呢?

    ——

    继看了一个秋天的秋雨之后,程雨声待在自家的门槛上开始看这场姗姗来迟的大雪,师伯陈酒在好久之前出城一次,不知道是做什么,反正是等到回城之后,便莫名很开心,程雨声一问,也没有得到什么结果,只是知道自家师伯出城和某个道士打了一架,至于是谁,师伯没有说清楚,他没有详细问。

    而就在那日过后,程雨声打熬体魄的事情便告一段落,这段时间,陈酒教得更多的还是一些用刀的诀窍,并不在体魄上多花心思。

    依着他的话来说,便是这种事,现在可以先放一放,等到下一个境界再捡起来。

    不用苦功夫继续打熬体魄,转而练刀之后,程雨声便要熟悉很多了,这让陈酒都有些意外,原本只觉得程雨声是块不错的料子,可这刀一练,便觉得程雨声远远超过他的预期,不禁老怀大慰,连喝酒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这让程雨声都有些担心,之前师伯说这酒喝完了就要斩天上人,这要是喝快了,是不是效用就没那么好了?

    程雨声坐在门槛上看雪,陈酒和程老太爷坐在屋里围炉饮酒,这两个年龄实际上要差去很远,但其实一样的看惯了世间沧桑,聊天也不至于无话可讲。

    陈酒看了一眼程雨声的背影,随即问道:“我听说那啥宫里要给这小子找一门亲事?”

    老太爷抓了一把花生米放在手心,一颗一颗的丢入嘴里,笑呵呵说道:“是有这么回事,不过被我回绝了,这家伙要娶谁,就由着他去算了。”

    陈酒冲着老太爷笑道:“理当如此,要说娶妻,这洛阳城里,依着我看,也就只有那李昌谷的那个徒弟才配得上这小子。”

    老太爷丢了两颗花生米在嘴里,有些惆怅的说道:“别的姑娘都好说,可那丫头,没那么容易的。”

    洛阳城里的事情,有很多普通老百姓不知道,可这不代表着程老太爷不知道,他消息灵通得很,知道李小雪的兄长是那个之前在洛阳城闹得风风雨雨的家伙,那家伙还是刑部的供奉,而那位摘星楼的李昌谷,也就是这丫头的师父,更是和皇帝陛下都有些渊源。

    甚至于在陈酒入城之前,还是洛阳城里最厉害的修士。

    一位剑士啊。

    陈酒没空在这个问题上深究,其实他也就是随口一说,至于程老太爷会不会为此去努力,然后惹出什么事儿来,关他屁事。

    不管程雨声惹出什么事情,只要不是沧海,他陈酒便敢去管一管。

    他一辈子都没有讲过道理,以前没有,以后更加不会。

    这拳头大,才是道理嘛。

    他明白的。

    他看着程雨声,低声笑道:“梁亦啊,果然不愧是沧海之下第一人,这样都杀不死。”

    声音虽低,但还是被程老太爷一点不剩的听进了耳朵里。

    之前程雨声开玩笑说过自家师伯是一位登楼境,老太爷半信半疑,多是因为程雨声的性子,一向不正经,可这在陈酒嘴里说出梁亦的名字,老太爷就真的要彻底相信陈酒是一位登楼境了,

    这要不是登楼境,敢去挑衅观主?

    程老太爷想都不敢想。

    连忙举起酒喝了几口,后来实在是忍不住了,夸赞道:“老哥,稳!”

    ……

    ……

    大雪之中,洛阳城城门那边,有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背负一杆大戟,牵着一匹浑身火红如烈焰的大马走进城门,让守城士卒眼馋不已。

    洛阳城里准备最为精良的是御林军,可御林军军营里也没有任何一匹马比得上这一匹的。

    即便是北军府里的那些骑军偶尔回洛阳城,也没见那主将坐下的那匹马比得上这一匹的。

    而且这个牵马过城门的男人,眼里有杀气。

    要胜过他们见过的大多数将军。

    这是某位大将军微服进城禀告军情?

    可这微服也太不讲究了吧。

    士卒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便已经开门见山说道:“我叫温白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