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真龙 > 正文 第266章 冰下龙影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智兽的价值非常大,而且驯化比较容易,一群人都看红了眼。

    白加黑感受到了浓烈的恶意,露出了戒备的神色,奶凶奶凶的表情让解语和忘忧忍不住更要抢到手。

    “老大你到底怎么了?死了没有啊,死了也跟我吱一声啊!”白加黑似乎慌得一笔。

    只是没有想到,秦尧竟然真的给它回复了——

    “我……还好,你赶紧走……免得……免得被人抓住。”

    我去,在水底下竟然还没事儿?

    白加黑:“你说话比拉稀都难听了,真没事儿?”

    “没事……就是冷点……滚蛋……”

    哦……白加黑一旦挨骂,就感觉到老大好像恢复正常了。而既然这样,它就不客气了。瞅准了一个缝隙,嗖的一下冲了出去。

    有个高手已经催动咒法去追,结果却被妹妹杀手忘忧拦住,大呼说这个小猫是她的。同时又有第三个设法拦截,但是咒法效果又被第四个抵消……

    大家都贪财,最终却导致白加黑迅速消失在茫茫大雪之中。其实这小家伙并没有走远,它就在躲在远远的安全距离里,静静观察这一切,等老大出来。

    飞雪漫天的湖面上,追击一个巴掌大的白色“小猫”?大家都泄了气。算了,还是继续关注水底下那个移动宝藏秦尧吧。

    而事实上,现在的秦尧状态并不怎么好。

    由于吞噬了太多的血气,终于引发了血气冲突。而且海量的血气也让大境界冲击变得不可避免,血气已经在经脉之中自发周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

    甚至血气幻影已经缓缓露出了身体,仿佛体内已经无法容纳。于是,一个浓郁血红的龙头幻影出现在秦尧脑袋部位,只是身在水下没人能看到它的狰狞可怖。

    秦尧有点预感,假如自己再不冲击的话,这些血气恐怕能把自己的经脉和气海撑爆炸。

    好在这水下暂时倒是安全,难道,就在这下面冲击真裔境界?这个念头是不是有点疯狂。

    但要是爬出去的话,岂不是找死吗?在外面的环境下,谁会老老实实等你冲击真裔之后再找你麻烦。

    相比之下,这水下反倒是最合适的环境了。

    而且最让秦尧惊讶的是,一旦自己的龙型血气幻影出现,哪怕只是先凝聚出来一个血红色的龙头,自己竟然已经不惧水下的环境了。哪怕没有呼吸,却依旧自由存在,并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或许说“龙”本就是水中的霸主,若是怕了水,那才叫搞笑。

    而且一旦开始冲击的话,天地之间的灵气会自动吸附入体,这种玄妙的灵气也会解决呼吸的问题——虽然现在这种动静还很细微。

    既然在水下排除了呼吸问题,加之又是相对最安全的地方,秦尧也没得选了。他缓缓睁开眼睛,忍住难受在水下移动。游泳水平不怎么样,但贵在力气大,而且有龙阳破魔剑的拐杖。踩在水底湿滑的地面上,一步步向来时方向走去。

    因为他很清楚,那些高手肯定都堵在了冰窟窿的周围,那么自己距离他们越远越好。只要走出一段距离,在这个直径两公里的巨大湖泊下面,对方很难确定他的位置。

    估计走了大半里地了,秦尧这才停住脚步。将破魔剑插在身边,自己双脚死死踩进湖底淤泥之中,直至淤泥没过了膝盖,如此固定住自己的身体。

    原本来这岸东森林就是为了吸收沈松溪的血气,让自己冲击真裔境界,所以秦尧当然带着护心丹和淬体丹。效果肯定没有再血裔时候更有用了,但总比没有好。打开小瓶子各吞服了一颗,虽然沾了点水,但好像对药效影响不大。

    而后双手合十,轻轻念诵修炼的咒文。

    “喃么!萨摩多伐折啰喃!悍!”

    “喃么!萨摩多伐折啰喃!悍!”

    “……”

    “……”

    于是体内的血气欢快地冲了出来,仿佛一头被关押许久的猛兽骤然得到了自由。

    浓郁的紫红色巨龙,远比其他普通嫡裔的血气幻影大得多,而且色泽极其浓郁。因为别人能够将血气浓度达到千分之一就开始冲击了,但秦尧在这个基础上,又吸收了比一个下等真裔还多的血气,全都会注入到这龙形幻影之中。

    这也证明秦尧在水下移动大半里地的决定是正确的,要是在冰窟窿下面直接修炼,哪怕水非常深,上面那些高手也能看到水下出现了一条恐怖的血色巨影吧。

    现在隔了这么远,加上风雪弥漫伸手不见五指,所以那些高手都没反应。

    而后那紫红色的龙型还是在秦尧头顶盘旋游动,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水底蛰伏的动物一个个吓得四处逃窜,蔚为壮观。

    当龙形幻影膨胀到了极限,转速也到了极限之后,天地之间大量的灵气开始被它吸附,形成了一股奇异的龙卷风。其实这并非风,而是灵气聚集形成的巨大气旋,只是普通人冲击境界时候没有这么大的动静罢了,因为他们吸收不到这么海量的灵气。

    而和血裔终极嫡裔的时候一样,等到巨龙吸收的灵气到了极限,再经过净化过滤,完全成为秦尧自己的血气,这个冲击过程也就完成了。

    到时候冲击的成效,就看能够吸收多少灵气,这一点几乎完全看自身资质,以及身体的承受能力。

    气旋越来越大,甚至已经搅动了冰面以上的自然风雪。于是冰面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龙卷风,携卷着漫天的雪花疯狂飞舞。灵气都透过冰面和水层进入龙形幻影之中,但雪留在了冰面上,不一会儿竟然就在冰面上聚集出了一个坟头大小的雪堆。

    当然,雪堆还在持续加大。

    半里地之外,那些真裔高手都在刚才的冰窟窿前围观,谁也不想第一个下去。刚才破甲锤和穿山鼠已经证明了,先下手的都是大傻波一。

    而在这时候,杨震霆忽然眉头一皱,猛然转身:“那边发生了什么?!”

    在这里的都是高手,隐约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波动——似乎是进阶时候灵气的快速流动吗?

    只是有点暴烈啊,略吊。

    极目远眺,虽然看不真切,但隐约看到半里地之外的大雪和别处不一样,连风速风向都完全不同,究竟发生了什么?

    愤怒之主低沉道:“难道秦尧这小子在水下突破吗?他早就达到了嫡裔最巅峰的境界。除了他,想不到有谁刚好需要在这里突破。除了这个变态,也没有人在突破的时候能够形成这种巨大的动静吧?”

    是啊,就当前世界而言,嫡裔突破到真裔,已经是最极限的突破,因为目前没有超出真裔的大境界出现。

    所以大家见过的最强大的突破,就是嫡裔到真裔这个阶段。而在这个阶段的突破过程中,恐怕全世界都没有比秦尧闹出动静更大的。

    话都说到这里了,大家也都心中凛然,但又不想让秦尧完成突破——大家今天都得罪秦尧了,算是死敌。而秦尧在嫡裔境界就已经这么狠,要是放任他成为真裔,岂不成了一个大杀逼?现场有谁制得住?

    结下这样的仇家会让人睡不着觉的,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现在就干掉他,一了百了!

    眼看着愤怒之主已经率先冲了过去,其余众人也都纷纷前往。不远处,白加黑有点紧张,但又不知所措。它毕竟只是一个聪明的小动物罢了,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干着急。眼看着一群坏蛋都跑到那边,它也只能远远的吊着尾巴跟过去。

    当众多高手来到秦尧头顶那片冰面上的时候,积雪已经如小房子那么大,也超过了一人高。

    第一次有人将冲击境界的灵气程度,以这么直观的面目表现出来。

    现场所有人都为之一惊,因为大家都经历过嫡裔冲击真裔的过程,也都清楚自己吸收灵气时候的大体状态。虽然看不真切,但自己设身处地去想的话,假如真的也在这种环境里,恐怕顶多搞出一个小坟头吧?

    至于说他们吸收灵气时候形成的“风力”,强的也就是两三级风,比如能够吹动旗帜飘舞的那种,而弱者干脆只如春天的微风,温柔拂面的那种。

    而秦尧这算是什么?简直像是大冬天刮西北大风,像是要把屋顶子都能掀翻。以至于大家觉得是不是产生错觉了,莫非这大雪天本来就风力太大了吧。

    但是,自己可以骗自己,形成的雪堆不会骗人啊。眼看着那雪堆继续疯狂膨胀,直径已经七八米、十来米……高度也已经超过了一层楼,仿佛一个巨大的堌堆。

    一群高手都有点傻眼。

    要是任凭秦尧这么搞下去,等到这家伙完成突破、冲出冰面,会是啥情况?

    “杀了他!不要犹豫!”愤怒之主低吼。

    杨震霆也当即鼓动众人:“对,必须马上咱草除根了!咱们今天都得罪了这个狗崽子,一旦他翅膀硬了,会反过来咬死我们的,我们都得罪了他!”

    愤怒之主:“对,宁肯不要什么宝藏,也必须铲除这个隐患,否则我们将来永无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