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卷一 大城小事 第86章 退钱是不可能滴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为了杀萧金衍,宇文天禄派去了孙无踪。

    赵无极也有这个实力,可是他早已看出赵无极有贰心。八大邪王之中,赵无极最会办事,心机也最深,吴法天武功虽高,然而戾气杀心太重,其他几个邪王本领各有千秋,却无统御之能。

    正因如此,宇文天禄才将一笑堂交给赵无极打理,这些年来,一笑堂为宇文天禄立下了汗马功劳,这点不能否定赵无极能力。可是,人一旦膨胀,心思也变得多了起来。这两年来,对宇文天禄的命令,赵无极也逐渐变得漫不经心。

    真正让宇文天禄生气的是,赵无极竟对吴法天出手,虽说魔门内部争斗,自相残杀的事常有之,但却也有分寸,至少吴法天是在完成宇文天禄的命令,赵无极则是为了一己之私。

    如今吴法天身受重伤,前往杭州养伤。能否恢复如初,尚且不知。

    在宇文天禄眼中,赵无极已是一个死人。

    萧金衍也是。

    孙无踪没有别的特长,唯有杀人。他派孙无踪前往苏州,只为一件事,杀人。

    杀了萧金衍。

    ……

    逍遥客栈。

    四人的僵持已持续了一段时间,小红鱼从二楼的门缝中,偷偷向外观望。

    作为宇文天禄的义女,从小在安国公府长大的剑婢,她自然认识这位与宇文天禄形影不离的孙先生。

    这位孙先生,是安国公府中最令人望而生畏的两人之一。小红鱼自幼训练,武功、交际、刺探、下毒,无一不精通,与孙无踪并无交集,可耳濡目染,却也听说过不少这位狼养子的传奇故事。

    另一个是位麻衣枯瘦中年人,负责打理安国公府上的花圃。花农一年四季麻衣跣足,腰间挂着半个葫芦切成的瓢,他不知酷暑、不知疲倦,从未开口说过话,也从未出过手,但每次见到他,小红鱼心中莫名的不寒而栗。

    ……

    孙无踪冷冷的望着萧金衍,“你还在等什么?”

    “破绽。”

    孙无踪笑了,“若我面对的是贾夫子,或许有几分破绽。若面对宇文大人,我浑身处处是破绽,但是对付你们三个,让我露出破绽,呵呵……”

    赵拦江冷然道,“那也未必。”

    说罢,刷刷三刀,从右侧后方劈向孙无踪。

    孙无踪霍然而动,整个人如一团红雾,瞬间移到赵拦江身后,一拳轰在他后胸上,赵拦江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向前方扑倒在地。

    萧金衍、李倾城大吃一惊,赵拦江武功他们清楚,丝毫不逊于二人,竟连孙无踪一拳都接不住。

    李倾城去扶赵拦江,赵拦江却不领情,一把推开他,拄刀站起身,连血带痰吐了一口,擦了擦嘴角,“痛快,这些年没见过像样的对手了。”话虽如此说,握着刀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萧金衍道,“孙先生,你是通象上品高手,我们不过知玄境,你赢了我们,也没什么可以自豪的。”

    孙无踪咧嘴笑道,“我要的是你的命,其他根本没考虑到。”

    “以你修为,也勉强修成法则空间,我想你清楚我的手段,前不久刚帮楚狂刀圆了个梦,所以奉劝你不要妄动空间。”

    孙无踪道,“不妨试试。”

    说罢,一团红雾从他周身笼罩四周,将三人包裹在其中。

    萧金衍心中凛然,只觉得眼前三丈之内,一片通红,到处都是尸山血海,幻像丛生。

    血魔影孙无踪一双巨手从天而降,去锁住萧金衍咽喉,萧金衍连忙躲避,一拳迎了上去。

    与此同时,李倾城提聚全身内力,灌注剑身之上,瞬间剑芒大涨,挥舞之处,三尺血雾尽退去,长剑疾抖,使出的正是金陵李家剑法中最为凌厉的一记杀招浣花洗剑。

    孙无踪丝毫没有躲避,全心对付萧金衍。

    拳掌相交。

    轰!

    萧金衍只觉胸口一闷,向后退去。

    李倾城的剑从孙无踪透体而过,孙无踪身体化作了一团血雾。

    血影大法。

    方才攻击萧金衍的并不是孙无踪本人,而是在他空间之内,以血雾凝成一团影子。李倾城的剑,穿过的只是孙无踪的幻影。

    饶是如此,萧金衍那一拳被打中,心中也是不好受。

    萧金衍厉声道,“小心。”

    不知何时,孙无踪已然来到李倾城身后。

    砰!

    李倾城也被震出三丈之外。

    萧金衍见眼前到处是影子,也无法分辨出哪个是他本尊,原本三人围攻一人,如今三人互为依背,面对孙无踪的影子攻击。顷刻间,那数十道血影已向三人攻出十几招,三人被迫抵抗,狼狈不堪。

    萧金衍连释放弦力,去感应空间内的影子。

    既然是影子,必然与本尊有区别,只要找到本尊,三人集全部之力,或许能有一搏的机会。然而,弦动扫过,却发现数十道影子一模一样,让他心中大惊。

    砰砰几声。

    三人又挨了拳招,心中真气乱窜,被血腥之气呛得无法顺利提气。

    如此下去,恐怕支撑不了多久。萧金衍低声道,“孙无踪并不在其中。”

    孙无踪狂笑道:“今日,我便将你们三人,炼为我的三只影子。”

    说罢,三人觉得压力陡增。

    赵拦江面无表情,一刀一刀的砍着。

    萧金衍则在伺机寻找破绽。

    只有李倾城,面对险境,毫无表情。

    忽然,李倾城大喝一声,凌空跃起,喊道,“萧兄助我。”话音之间,一团白色粉末从天而降,弥漫在三丈空间之内,萧金衍早已见过在乱葬岗他的本领,心说妙极,来到赵拦江身前,将赵拦江长刀抢过,纵身跃起。

    当!

    刀剑相交。

    一道火星引燃了白色粉末。

    轰!

    刹那间,火焰四起。

    将孙无踪空间中的血雾,燃烧殆尽。

    三人连连后退。

    红雾尽褪,孙无踪站在不远处,神情漠然的望着三人。他方才牛刀小试,并未使出全力,只是要试探一下萧金衍的真实实力。

    以萧金衍的表现,勉强在江湖上算是一个二流高手。但宇文天禄说他是隐剑传人,孙无踪心中也吃惊,这隐剑传人的武功,也太弱了一些。

    方才的战斗,都发生在三丈空间之内,整个逍遥客栈,别说是门窗,就连椅子也没打坏一把。

    范无常喊道,“接着打啊,怎么不打了?”

    众人齐齐向他看来。

    范无常讪然道,“咱们事先声明哈,钱我已经收了,这一屋子东西呢,你们毁了也罢,不毁也罢,退钱是决计不可能滴。”

    萧金衍知今夜是不死无休之局,刚才交手他就知道,纵是三人联手,也决计不是孙无踪的对手。不过,他依然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试探道:“孙先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孙无踪漠然道:“既然是不情之请,不说也罢。”

    萧金衍心说这位兄台不按套路出牌啊,嘿嘿一笑,依然道,“你要杀我不打紧,这两位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今夜之事与他们无关,不如你放他们离去,今夜我舍命陪君子,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孙无踪道,“杀你,十招足矣。”

    李倾城道,“萧金衍,我们拿你当兄弟,兄弟有难,你却将我们抛弃?”

    赵拦江也道,“萧金衍,我们那你当朋友,朋友遭劫,你却将我们甩开?”

    孙无踪说看到没,不是我不想放他们走,是他们不愿意走,这就怪不得我了。

    萧金衍说,“你等下哈。我这两个朋友,一个刚被我家驴踢了,一个得了不治之症,活不过百日了,我好好劝下他们。”旋即将两人拉到一旁,窃窃私语起来。

    孙无踪在一旁冷眼观瞧,他不怕萧金衍逃跑,只要他有此念头,他能用雷霆一击,将之击毙。听到萧金衍十分认真劝李、赵二人离去时,他心中也生出了一丝暖意。

    他知道这种感觉。

    当年他被全村人抛弃,整日里与狼共舞,唯有宇文天禄肯接纳他,帮助他,这些年来,他也把宇文天禄当做了唯一的亲人。所以,无论宇文天禄提出任何要求,他都不会拒绝。

    约莫盏茶光景,萧金衍放弃了游说,道:“孙先生久等了,我无法阻止我的朋友,只好留下来与君死战。我还是那句话,我的性命尽管来取,但我朋友还请手下留情。”

    孙无踪忽然道,“九月初九,太湖北岸,生死之局,不死不休。我等你!”

    萧金衍道,“不成!”

    “为何?”

    “那天我要观战楚狂刀、李秋衣之战,我把全身血本压在了这场决战上,下半辈子吃肉还是喝汤,就看这一战了。”

    “多少钱?”

    萧金衍傲然道,“八百文。”

    孙无踪笑了,“就算胜了,下半辈子还是喝汤的命。当然,前提是你还有下半辈子。”

    “记住这个死约会,你若不来,我会杀光金陵李家所有人,还有赵拦江所有亲人。”

    赵拦江道,“老子孤家寡人一个,还怕你不成?”

    孙无踪淡淡道,“据我所知,你还有个弟弟赵逸,在白鹿书院进学,如果没猜错,明年便是大比之年了。”

    赵拦江怒目圆瞪,“你若敢动他一根寒毛,就算天涯海角,我也要追杀到底。”

    孙无踪笑道,“若要杀他,二十年前,你们躲在枯井之中时,他便已经死了。”

    这句话听得赵拦江浑身发冷。

    定州屠城之夜,三万人被屠杀殆尽,整座城池只有赵拦江、赵逸兄弟幸存下来,他以为是侥幸,却不知原来宇文天禄早已知道他们藏身之处。

    萧金衍望着孙无踪,一字一句道,“我会赴约。”

    (二更送到,明日出差,如果喝酒,就不更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