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盛唐之千年绝恋 > 正文 第十章 采石遇险!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吴雨不知道白冰的想法,也不知道这条路通往哪里,只知道自己还未走多远便上了一座山,山上白茫茫的一片,扒开雪露出大石,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不少,自己的炕算是有着落了,不过还未等他高兴却又被已经冻住的石头难住了。

    “有钩机就好了。”吴雨一脸郁闷的说道,搬了几次之后只好放弃,继续像上走盼望着有一些没有被冻住的石头。

    不知过了多久,眼看就要走到了山顶,并没有发现一块能搬走的石头,吴雨只好作罢准备原路返回,不过一道若隐若现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大哥,这次帮主让我们兄弟二人来这里抓那个姑娘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怎会知晓帮主的想法,既然帮帮主吩咐我等做好该做的就可以。”

    “不过那姑娘的父亲不过就是一个邻长而已,帮主何时会这么重视这种小人物?”那人依旧不解。

    “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如果出了意外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被问的人明显有些不耐烦。

    吴雨隐隐约约听到谈话确定了是两个人,并未在意,不过当他邻长的女儿时心中一惊,默默的记住了两个人的声音。

    当他听到脚步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下意识的趴进了雪地中,山上树木较多,趴在雪地中,并不容易被发现。而事实,他们二人直接从吴雨身旁经过,愣是没有看到雪地中的吴雨。

    “这天成精了吗?八百年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昨日竟然下了这么大……”

    这人还未说完便被身边的人拉住了,指了指雪地上的脚印,随后两人同时回过头望向吴雨这个方向。

    吴雨见他们的声音戛然而止,心中一惊,连忙窜出去飞快地奔跑。

    不过都说慌不择路,但是吴雨并么有傻到那种程度,虽然是没有按照来时的路往回跑,但也并么有偏离回去的方向。因为他知道,如果在这里迷路,那么等待自己只有被饿死,冻死。

    “大哥,好像是个人?”吴雨匆匆一撇,之间一个略微有些胖的年轻人,和一个略微有些瘦一点的长者,而说话的正是那个胖子。

    “你当我瞎吗?还不快追?”年长的瘦子狠狠的拍了一下胖子的头怒吼。

    “如果这件事被传出去帮主一定会怪罪下来,到时候你说是我们谁兜着?”

    胖子好似很怕长者口中的帮主一般,身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随后对着吴雨一阵猛追。

    “两位大哥,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你们至于这样追我吗?”吴雨见两人紧追不舍,心中暗自叫苦,这次自己手里没有木棍,更何况自己面对的是两个人,人,而不是没脑子的狼。

    “小子,你若在不停下,休怪胖爷我动粗?”胖子在后面大喊。

    动粗你妹啊,难道我停下来你们就和我聊聊天然后放了我?吴雨忍不住暗自腹诽。

    吴雨此时时慢时快,好似在等后面的胖瘦组合一般,但又不想被他们抓到。

    “大哥,我们不应该追他。”这时胖子突然停了下来。

    “你想死吗?”长者怒视着胖子。心中怒火燃烧,眼看就要追到了,他竟然停了下来,还说不应该追。

    “帮主在穹州,而且他这个方向去的正好是古井村。我们若是直接冲进去抓他,暴露了怎么办?我们失败不要紧,帮主若是失败我们会死的更惨。”胖子紧皱眉头,望着越来越远的吴雨只能暗自握了握拳头。

    长者听后也是一阵咬牙切齿,最后微微的叹了口气,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怎么不追了?吴雨有些疑惑,自己刚刚想到将他们两人引进村子,而后让村民将他们抓住,他们到好,不追了。

    “帮主,也在穹州。”吴雨一边往白冰家中走,一边想着刚刚胖子说的话。

    “吴雨哥哥,你回来啦?”白冰见到吴雨脸上一喜。

    “程瑶家在哪?”吴雨见到白冰后紧忙问道。

    “她家在村子里呀,怎么了?”白冰疑惑的问答。

    这里不是村子吗?吴雨嘟囔一句,随后道:“有人要抓他,快点去告诉她一声,让她最近小心一点。”

    “什么?”白冰一惊,连忙放下手里的活,拉着吴雨就跑。

    “不是,我没说我去,你别拽着我啊。”刚刚自己跑了那么远,还没有缓过来,现在又要跑。

    “吴雨哥哥很快就到了。”白冰说话间速度更快了。

    “我去还不行吗,你慢一点,我鞋要掉了。”吴雨哀嚎。

    是的,很近,很近。

    吴雨心里都有骂娘的冲动,这都跑了有十分钟了,才看到房屋。

    不过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都说唐朝好了,看着这些房屋确实是还可以,他终于知道白冰家里才是最差的,一直以为所有的百姓都是一样呢,看来是自己片面了。

    木篱茅屋,简单三合院,布局比较紧凑,甚至还有几户以房屋围铙,构成平面狭长的四合院,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比白冰家中的单独一个木篱茅屋强很多,而且白冰的茅屋看样子也很有年头了。

    “这户便是程瑶的家。”白冰指着一户四合院,正准备敲门,手还未落下,门便被里面打开。

    开门人是一个麻衣黑发的中年人,吴雨估计他大约也就三十多岁,中年人见到白冰后一愣,不禁疑惑的问道:“丫头?你怎么来了?”

    说完见到白冰身后的吴雨,面露疑惑。

    “叔叔,这是吴雨哥哥。”白冰指了指吴雨介绍道。

    “吴雨哥哥,这是程瑶的父亲,程虎。”

    “叔叔好。”吴雨伸出手,不过程虎并没有与吴雨握手,而是皱着眉望着吴雨的手,不明白吴雨这是想做什么。

    不过吴雨却不以为意,直接拉住程虎的手握了握。

    “叔叔真是一表人才,老当益壮。”

    程虎一头雾水,不过还是和蔼的笑了笑,不知是不是因为白冰的原因。

    “叔叔,今日吴雨哥哥上山采石无意中听到有人要抓程瑶,冰儿特意前来告知叔叔。”白冰急切的说道。

    “什么?里面请。”程虎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说完将大门打开,自己率先的往里面走,白冰与吴雨紧随其后。

    不过当吴雨与白冰进来之后发现,这里不只有程虎一人,还有几位年轻的壮汉,手里那些木制的工具。有锹,镐,之类的。

    白冰显然是认识他们,挨个打了声招呼,随后为吴雨介绍。

    经过介绍吴雨才知他们是程虎的左邻右舍,正准备跟着程虎去白冰家修理房屋,他们却很巧合的这个时候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