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正文 三六二章 你打一下,我开一枪!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等下我帮你去放水。”

    穿着玫红色长款丝绸睡衣的孟菀青开门把宋天耀迎了进来之后,蹲下身帮对方换上了家居鞋,然后又起身取下宋天耀身上披着的风衣。

    宋天耀对孟菀青有些疲倦的笑笑:“是不是你都已经休息了,我把你吵了起来。”

    “还没有,沏了一壶莲子花茶,正在看书,想着把茶水喝完才休息。”孟菀青把风衣挂到衣架上再转头时,宋天耀已经先坐去了客厅的沙发上,闭着眼睛,用手指轻轻的揉捏着眉心。

    “菀青小姐,我就在外面的车上,有事随时招呼我。”门外的黄六等宋天耀进去之后,这才对孟菀青微笑着说了一句。

    孟菀青朝黄六露出个微笑,礼貌的说道:“辛苦了,六哥。”

    “老板看起来比我辛苦。”黄六对孟菀青说完,转身朝着外面的轿车上走去。

    把房门关闭,孟菀青的身体轻轻倚在门上,目光温柔的望着沙发上的宋天耀。

    如果两个人整日腻在一起,彼此之间有什么变化,很难察觉,可是孟菀青与宋天耀却一个月也见不到五六次,这也让她感受到宋天耀越来越明显的变化,两个人当日初遇时,宋天耀还是个笑容灿烂的气盛青年,但是短短一年多时间,此时坐在沙发上,眉心微微簇起的宋天耀,却给她一种比自己更成熟的感觉,这种成熟感觉并不是孟菀青的心理作用,而是宋天耀无论此刻流露出的气质,还是微微开始蓄须的样貌,都越来越让人忽略他的年纪。

    古板的西装,单调的衬衫,深色的领带,严肃的面容,孟菀青觉得现在的宋天耀给人的感觉,比褚孝信年纪还要大些。

    坐着揉捏眉心一会儿,没有听到孟菀青的声音,宋天耀放下手睁开双眼,看到孟菀青正倚着门静静的望向自己,他笑了笑:

    “怎么?不认识我了?”

    “就快不认识了。”孟菀青走过去帮宋天耀倒了杯茶,然后拿起茶几上的一面小镜递给宋天耀:“你比起我们刚相识时,变得成熟了很多。”

    宋天耀接过来看了下镜中的自己,笑着说道:“难怪比利仔今天见到我,第一句话是说看起来老了很多。”

    他把镜子放下,探手轻轻搂住孟菀青,孟菀青把头轻轻依靠在宋天耀的肩膀上:“芸姐也做生意,我父亲也做生意,可是他们看起来似乎都没有像你这样辛苦,忙碌。”

    “生意有不同,我做的生意,就是能让他们轻松的做生意,有人轻松,自然就有人需要累。”宋天耀有些自嘲的说了一句:“天生贱命,偷不得闲。”

    “我去帮你向浴缸里放水,你泡一泡热水澡,能睡的更香甜些。”孟菀青从沙发上起身,先在客厅角落的檀香炉里点了支助眠的檀香,然后才朝着浴室走去。

    宋天耀也起身,松掉领带朝卧室走去,孟菀青的卧室床头处放着一本书,旁边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壶茶,看起来刚刚孟菀青说没有被宋天耀打扰到睡觉是真的,宋天耀走过去拿起那本书,是一本中华书局出版的《浮生六记》,随手翻开书页,宋天耀恰好翻到《闺房记乐》中沈复初遇“一泓秋水照人寒”的冷艳美人温憨园那一段。

    随手又翻了两页,在《闺房记乐》结尾处看到书页中有几点水痕留下的痕迹,倒像是之前孟菀青读书时落泪造成,泪痕早已经干了,只是在纸上留下了淡淡的水渍。

    多半是孟菀青把自己代入书中温憨园的角色一时有些唏嘘。

    书中的温憨园最终没能嫁给沈复,而是被有钱有势的人夺走,想起孟菀青当初如果不是遇到自己,多半也是被柴花超霸占的下场,也难怪孟菀青读到这里会潸然泪下。

    “晚上入睡前看这种书,当然不会有睡意。”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宋天耀拿着书籍,转回身对孟菀青说道。

    孟菀青走过来立在宋天耀的面前,面容平静的帮宋天耀解着衬衫的纽扣,嘴里轻声说道:

    “每次读到温憨园,都忍不住想起当日的自己。”

    “女人有时总……”

    “咚咚。”宋天耀的话还没说完,房门在外面被敲响:“菀青小姐,我是黄六。”

    宋天耀把孟菀青帮自己解开的钮扣又一颗颗扣好,自己走到客厅打开房门,门外的黄六身后跟着颜雄的手下阿跃,看到宋天耀来开门,黄六压低声音说道:“老板,刚刚颜雄让他来送消息,李就胜被枪杀了,如今无头正在中环差馆被狠狠收拾,黎民佑赶过去坐镇,一副无头不招供就不罢休的模样。”

    “死就死了。”宋天耀最初听到李就胜被枪杀时,愣了片刻,不过随后语气淡淡的说道:“李就胜死掉关我什么事,不过刘福也好,黎民佑也好,借机动我的人当然不行,让颜雄去安排,他擅长干这种事。”

    阿跃之前没有见过宋天耀,这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大佬颜雄口中时常提起的宋先生,听到宋天耀只是说让颜雄去处理,阿跃忍不住砸旁边插嘴:

    “宋先生,雄爷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是以和为贵赶去化解,还是与黎民佑撕破脸……”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如果这种小事都要我去想,我要颜雄做什么用,如果事事都需要我亲力亲为,我干嘛要给别人机会。”宋天耀侧过脸,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对阿跃说道。

    阿跃顿时语塞。

    宋天耀伸手去摸口袋摸了个空,对面的黄六已经把香烟递过来,宋天耀接过来借着黄六的打火机点燃,对阿跃说道:“李就胜都已经死了,颜雄赶过去无论做什么,都只会落了面子,随便打发个小角色赶过去传话,把无头保住就可以,我看就是你去好了,打了我的人,仲想我以和为贵,告诉钟意替人出头的黎民佑,洗干净屁股等着俾人出头捅他,去吧。”

    “我去?”阿跃用手指指了一下自己,不确定的问道。

    宋天耀已经转身回房,嘴里冷淡的说道:“你如果觉得自己连小角色都算不上,那就让颜雄换个人去。”

    ……

    “想清楚未有呀无头,都知道你是宋天耀的人,只要你开口讲是宋天耀让你雇凶杀了龙爷,就让你起身。”黎民佑坐在审讯房的办公桌上,借着头顶呼啦啦转动的吊扇,敞开汗衫吹着风说道。

    地上的蓝刚已经不成人形,满脸满身血污,蜷在地上慢慢的扭动着身体,嘴边不时冒出大大小小的血沫证明他还活着,十只手指的指甲都已经被剥掉,嗓子的声带也已经因为疼痛惨叫而喊到撕裂,后脑处还有一处伤口,干涸的黑色血迹从伤口一直连绵到后背上,看起来触目惊心,那是蓝刚忍不住痛时,用后脑猛撞桌角撞出来的。

    此时听到黎民佑的问话,蓝刚嘴角抖动着,整个人吃力的从蜷缩一团变成跪坐在地上,上半身歪斜踉跄,却努力坐直,用已经被打裂眼角,青紫一片的双眼望向黎民佑,沙哑的咆哮道:

    “我……我挑……挑你老母,你阿……阿爸运气不如……颜雄,可……可是讲卖狠,不会丢了……潮州人的脸,够胆……够胆就继续来呀!来呀!”

    “继续打。”黎民佑把头扭过去不看蓝刚凶戾的眼神,开口继续说道。

    这次换成李就胜的几个嫡系手下都有些迟疑,不敢上前继续动手,一名便衣探目走到黎民佑身旁,压低声音说道:“黎sir,肋骨都不知道断了几根,再打很容易出人命……”

    黎民佑低头看了一下腕表,心中其实也颇为交集,宋天耀方面的人怎么还没有露面,蓝刚都已经被他收拾的这么惨,再不来,他很难找到台阶脱身。

    “再打一轮,刘老总这次震怒,龙爷是警队榜样,被这种扑街雇凶杀掉,不搞出些动静出来,以后边个仲会怕我们这班差人!再打一轮,我先来!”

    他嘴里说着话,身体从办公桌上跳下来,手里抄起一根已经被打折的木棍,走到蓝刚身前:“无头,怨就怨你不识时务,我挑!”

    手里木棍扬起,朝着蓝刚的后心处狠狠横抡而去!

    一棍下去,打的蓝刚胸腔里都穿出了闷音!

    好不容易跪坐起来的蓝刚被这一下打的再度扑倒在地。

    “我看边个再动无头哥一下!”审讯室的木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

    便衣阿跃从外面带着几个江湖人冲了进来,看到黎民佑提着木棍仍要再打蓝刚,阿跃拔出腰间手枪,挂着细密汗珠的脸上满是紧张表情,双手握着手枪指向正中的黎民佑,声音急促尖锐的吼道:“今晚已经死了个总探长!再死个探长也没什么稀奇!来呀!你打一下,我开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