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四零二章 头奖马票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三位女士看起来聊的很开心。”宋天耀亲自帮对面的石智益续了杯茶,开口说道。

    对面的石智益最近显然颇为意气风发,就任香港工商管理处处长一职之后,凭借着假发制造业在香港的出现,他政绩报表上的数字不仅没有滑落,反而有不错的逆升,似乎伦敦海外殖民部也终于记起了他这位为大英帝国在海外服务多年的干才,一些在伦敦政府部门工作的朋友在与他联络感情时偶尔提起,如果战争结束前,香港工商业不会出现大问题大麻烦,那么海外殖民部考虑把石智益调往其他殖民地进一步高升的事,可以说已经板上钉钉。

    石智益没有正式卷入宋天耀与林家这次的事态中,不过通过他的关系,为一些政府官员和汇丰系商人与宋天耀完成了牵线搭桥。

    他无所谓站队,之所以选择继续帮宋天耀,是在石智益看来,哪怕林家没有被宋天耀斗垮,或者说赢了宋天耀一局,也没办法真正吃掉宋天耀,因为宋天耀的资产实际持有人,是英国人安吉-佩莉丝。

    林家想吞掉英国人在港持有的资产?就算香港法律允许,汇丰银行都不可能袖手旁观。

    既然宋天耀怎么看都立于不败,那石智益就不介意和他坐在一起偶尔喝喝茶。

    “英国女人之间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不像英国男人,除了天气问题,似乎都找不到寒暄的话题。”

    “这是这期的头奖马票,奖金有些少,不过也有七十四万。”宋天耀说着话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一张马会发行的马票,递给对面的石智益:“持票去马会兑奖,见票即兑港币七十四万元。”

    石智益把这张马票接过来打量了一下:“其实我也会偶尔下注买些马票,但是从未中过奖,更不用说头等奖,这张头等奖马票,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买到这张马票,你用了多少现金?”

    “加价十万,从获奖者手里买下来的,连同搜刮这位幸运儿的花费,前后大概花费了八十七万。”宋天耀对石智益耸耸肩:“你没中过奖,不如下次我安排你也中一次头奖?”

    “不需要,我与麦景陶不同,麦景陶十几年来都在大马和新加坡工作,从一个小小的吉隆坡警司,坐到新加坡邦警务处长,靠的是斗争,他一路扳倒太多对手,得罪太多人,不习惯留给人把柄,因为一旦被捉住,他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只能努力干练并且廉洁,私下收钱也要收的无法让伦敦和港府任何人指摘出问题,你这张马票可能是他最近收的唯一一个中国人礼物。”石智益把这张宋天耀特意为麦景陶准备的马票收起来:“你想什么时候打给他电话?”

    “今晚十二点之前,我给他打电话,让这位麦处长等我的消息。”

    石智益端起纯银的茶具尝了一口:“那我现在让我的秘书先把这张马票送给他?”

    “不急,等下还有一点点东西,与马票一起转交给他。”宋天耀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明天股票开市后,记得让贝斯夫人把手里的股票全都抛出去,我想,那应该足够石处长你又添置一艘新的游艇了。”

    石智益脸上浮现出微笑,对宋天耀说道:“还要多谢你的股票顾问向我的妻子提供股市建议。”

    两个人在客厅沙发上谈话,安吉-佩莉丝,贝斯夫人,朱丽安娜-艾贝三个人则在阳台上享受着纯正的伦敦下午茶,时间不长,高佬成陪着康利修赶到,康利修打量了一眼石智益,想要凑过来,却被赵文业暂时拦住,接过他手里装着刚刚冲洗出来的几张照片的纸袋,亲自交给宋天耀,宋天耀抽出纸袋翻看了一下,然后放回去,把整个纸袋交给石智益。

    石智益没有去看纸袋内的照片,接过照片就顺势起身,温柔的招呼自己的妻子:“亲爱的,我们要回去了,我约了麦处长在山顶餐厅聊聊海关与水警联手打击走私活动的事,回去要换一身运动装,因为晚餐后他可能想要和我在山顶球场打打羽毛球。”

    贝斯夫人与安吉-佩莉丝两人优雅告辞,经过宋天耀时特意停步,等宋天耀轻轻拥抱自己与自己告别时,压低声音在宋天耀耳边说道:

    “不要听这位老夫人的话,不要打妹仔这个问题的主意。”

    “我知道,等有时间我会带安吉去拜访您,尝尝您做的饼干,夫人。”宋天耀笑着后撤,礼貌又不失亲热的说道。

    石智益与妻子离去之后,宋天耀朝康利修招招手:“过来坐,修哥。”

    “阿耀,按你吩咐的,新闻稿都已经准备好,不过虽然同我关系不错的报馆有十几家,但是全都是小报,真正能放到那些英国佬书桌前的英文报纸,一份都没有。”康利修坐到宋天耀身旁的沙发空位上说道。

    自从宋天耀给他和安乐三十余人在大马被枪决的消息后,他这几日就一直在忙着帮宋天耀奔走在各个熟识的报馆间。

    他也知道和安乐那些人不是什么爱国义士,宋天耀对他没有隐瞒那些人去大马的真正原因是想要做大毒品生意,可是却需要让康利修这些文化人故意给和安乐已经死掉的那些人招魂,咬死他们是爱国义士,为了中国崛起而壮烈牺牲。

    甚至康利修也知道,宋天耀想要的是把和安乐与林家捆在一起,和安乐这么多年一直惟林家马首是瞻,充当林家爪牙,和安乐如今帮中国大陆私运战略物资,背后无论有没有林家指使,林家都脱不掉干系。

    “我知道,所以才让你把照片送到我这里一份。”宋天耀对康利修说道。

    “刚刚的鬼佬?”

    “工商管理处的石处长,按照职务来说,与警务处长平级。”宋天耀递给康利修一支香烟,帮对方点燃。

    康利修眼前一亮:“如果你在警队高层有关系,何必费这么多心思,轻松就能坏掉林家的名声,第一,警队进行全港扫毒,第二,警队高调宣布重启林希振被杀的悬案调查,第三,各大报馆刊文把林家过往重新介绍一下,把和安乐与林家过去的事统统翻出来,我保证林家人再出席上流晚宴之类时头都抬不起来,就算林家人再想交际,对方都要考虑最近的林家敏感度,暂时冷却一下与林家的关系,林家没了人脉关系,你再动手就很容易。”

    “都说文化人心思最毒,果然如此,喂,开报馆历练了没多久,你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贪财好色嗜酒爱国的康利修,简直坏到流脓。”宋天耀调侃了一下康利修:“不过你当警队鬼佬是白痴咩,现在警队麦景陶能和我保持联系,收下我送给他的照片和马票,是因为他已经能自己判断林家没有翻身的可能,香港这些鬼佬,别的本领厉害与否我不清楚,不过我打过交道的几个,说起察言观色,观风望气的本领却是一等一。就像刚刚闲聊时,石智益同我闲聊时讲起,他准备为他儿子买一条狗,然后宠物商人带去了四条狗让他选,他用了三个多小时,去查四条狗的族谱,最后选了一条爷爷曾经住在白金汉宫,父亲如今在一座英国古堡被豢养,样貌很难看但是血统高贵价值三万一千港币的丑狗,因为这样他下次带家人回伦敦,能带上那条狗去与那座古堡的主人见见面,这就是在香港的英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