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第10章第九章 夜总会冲突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第九章夜总会冲突

    舅少团有点像宋天耀上一世见过的那些歌星的歌迷组织,舅少二字,在粤语里指新娘的兄弟,风月场上的歌伶往往都是年轻女性,这些追捧歌伶的歌迷往往都是富家公子哥,也就被香港报纸戏称为舅少,当然,这个词没有任何贬低成分。

    相反,如果能成为某位当红歌伶的舅少团成员,那绝对是会得到大多数人艳羡的目光。

    宋天耀,褚孝信,吴金良三个人坐车赶来北角丽池花园所在的七姊妹道时,已经晚上九点四十分,但是整条七姊妹道却被路灯车灯照的亮如白昼,各式汽车,黄包车把街道堵的死死,虽然有十几个穿着马甲佩带着领结的年轻服务生走出来疏导交通,但从街口到夜总会正门,褚孝信这辆车仍然走了将近十分钟。

    一名服务生快步走过来,欠身帮这辆福特49打开车门,本以为会看到每晚风雨不误赶来捧场的褚家二少走下车,结果却是穿着长袍的吴金良走下来,吴金良快步绕到汽车另一侧打开车门,褚孝信才走了下来,而宋天耀则从副驾驶上走了下来。

    “信少,欢迎光临。”服务生朝褚孝信礼貌的躬身行礼。最新最快更新

    褚孝信嘴里咬着一支三五香烟,正眼都不看这个服务生一下,与之前酒席上与吴金良和宋天耀谈笑风生时判若两人,只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茱蒂今晚几点钟登场。”

    “十点钟,不过凯少和荣少几个人已经提前来了,现在正在后台陪着茱蒂小姐。”服务生犹豫了一下,对褚孝信说道。

    褚孝信的一张俊脸顿时沉了下来:“你是怎么办事的,嗯?废柴!”

    说完之后,迈步朝着夜总会正门里走去。

    宋天耀走在最后,从钱包里取出十块钱扔给这个被褚孝信一句话吓的脸色惨败的服务生:“这是信少赏你的。”

    刚好褚孝信扭头想要招呼宋天耀,见到宋天耀给了那个服务生小费,语带怒气的对走来的宋天耀说道:“阿耀给他小费做什么?那种人蠢到死!吩咐一点事给他做都做不好!”

    “他是夜总会的服务生,又不是信少家的下人,当然不可能只听你一个人的吩咐,何必因为这种人生气。”宋天耀对褚孝信笑笑:“信少来这里是开心,没必要因为一点小事就动肝火。”

    褚孝信不再说话,只是瞪了那名服务生一眼,进了大厅。

    丽池花园的正门大厅,更像是一个中枢,在这里,前往丽池花园的各路客人分道扬镳,比如宋天耀褚孝信三人是来捧舞女歌伶的场,就要从这里前往夜总会,其他客人有想要用餐的,就去中餐厅西餐厅,有想要打牌的,则前往棋牌馆。

    “信少。”一名穿着夜总会礼服的中年人看到褚孝信三人进入大厅,马上满脸堆笑的跑过来:“信少真是守信用,昨天讲好今天要继续来捧茱蒂的场,果然就赶来,不愧是茱蒂舅少团团长。”

    “这是夜总会的一个经理,姓金,叫他大头阿金就可以,是丽池老板李裁法特意高薪从上海请来的,当初上海滩,他就是十里洋场百乐门夜总会的经理。”褚孝信对宋天耀介绍面前这个有一颗显眼大头的中年人。

    转过头又对金经理介绍宋天耀:“这是宋天耀,我新请的秘书,以后我如果有事不能赶过来,可能他会帮我来为茱蒂送礼物。”

    “信少的秘书,哇,只看这外表就觉得十足犀利,年少有为,一表人才,你好你好,宋先生以后来夜总会,任何事都可以找我阿金。”金经理和宋天耀握了一下手,热络的说道。

    褚孝信没有介绍吴金良,金经理自然也就没有追问,在他看来,褚孝信和宋天耀都一副富贵打扮,这才是丽池花园需要的贵宾,穿着长衫双手有茧的吴金良,看表情明显是第一次进这种场所,可能是褚家的下人。

    “信少,宋先生,请跟我来。”金经理在前面引路,朝着夜总会走去。

    三人跟着金经理穿过一处富丽堂皇的廊桥,到达了舞池夜总会,有服务生帮忙推开装饰着镀银纹饰的大门,入眼就是正前方一处奢华舞台,当然,奢华二字在宋天耀看来,不值一提,无非就是一些亮片装饰,配合各色灯光营造出来,前世随便一家乡镇级ktv的灯光都比这处舞台的奢华。

    此时舞台中央,一名穿着华丽晚装的年轻歌伶,正在一群舞女的伴舞下唱着上海滩七大歌后之一姚莉的经典曲目《玫瑰玫瑰我爱你》。

    舞台两侧,则设有两个舞池,此时两个舞池中有十几个男人正拥着夜总会的舞女随着歌声跳舞。

    正对着舞台的前方,则是沙发茶座,大部分茶座都已经坐满了客人和陪酒的舞女,穿着白衬衫的服务生不时托着托盘穿梭于一个个茶座之间,送上客人点的酒水或是鲜果。

    褚孝信脸上虽然没有之前在大门处时的怒气,但是也并不见笑容,此时进入夜总会,看着舞台上的歌女,开口对旁边正要请三人去前排茶座入座的金经理说道:

    “给我送十个玫瑰花篮上去,就说是我褚孝信送给顾媚的。”

    金经理脸上的笑容凝了一下,不过随即点头答应:“好,好,信少的吩咐,我马上就安排。”

    说着话,金经理招手叫来一个服务生:“现在送十个玫瑰花篮上去,信少吩咐的。”

    “信少,不如你先入座?您的老座位可一直帮您留着。”金经理在旁边小声说道。

    “不用,我就在这里等。”褚孝信站在大厅最外层临近门口的位置,面无表情的说道。

    宋天耀不动声色的看着金经理,发现金经理低下头,轻轻的叹了口气,似乎褚孝信这句话让他非常为难。

    服务生的效率非常快,台上叫做顾媚的歌女刚唱完这一曲,十个服务生就每人抱着一个半人高插满玫瑰的花篮登上舞台,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十个花篮整齐的摆在了舞台前端,鲜红的十篮玫瑰如同十团火焰,让台上的歌女不知所措。

    然后宋天耀就看到,最靠近舞台的十几个沙发茶座上顿时站起了二十几个年轻富家公子,各个脸上怒气冲冲,其中一个更是直接站起身对着身后其他茶座上的客人粗暴吼道:

    “蒲你阿母!哪个够胆,刚刚调戏阿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