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第37章第三十六章 不能打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第三十六章不能打

    金牙雷一双眼睛瞪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娄凤芸,几乎冒出火来。最新最快更新

    本来坐在他旁边的颜雄,此时也已经站起身,脸色惨白,额头鬓角之间,已经能看到一颗颗汗珠渗了出来。

    “老顶,宋家欠了赌档两百块,我男人按规矩登门讨债……”黑心华的女人娄凤芸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都说了出来,没有任何隐瞒,也不敢添油加醋,这个时候可不是洗清自己夫妻责任的好时候,最重要是要让老顶清楚发生的一切,让对方能更好的想出周旋对策。

    如果没有今日颜雄对金牙雷说的褚家准备开口,让福义兴进码头这件事,金牙雷知道黑心华不小心威胁了褚家秘书,一定站出来帮黑心华说一句,不知者无罪。

    大不了照规矩赔钱,摆和头酒。

    反正福义兴在褚家面前赔礼认错,所有人都认为天经地义,不算丢脸,只要自己态度放得低,褚家一定大人大量,不会追究。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福义兴红棍差佬雄用自己前程帮褚家二少爷扛了这一次,才换来褚家稍稍的示好,让秘书宋天耀在太白海鲜舫今晚摆酒为颜雄践行顺便约谈自己。

    偏偏这时候,自己社团的草鞋黑心华得罪了宋天耀,而且已经不是威胁,差一点点就把宋天耀的亲妹妹绑去九龙城寨卖掉?

    金牙雷只觉得福义兴那块还未见过的码头地盘,已经飞走了,他皱着眉瞪着眼,只感觉一股心火朝头顶撞来,手里捏着一个青瓷茶盏猛然举起来就想要暴怒摔下,突然,整个人又定在那里,举着那个茶盏看向地上跪着的娄凤芸:

    “你刚刚讲,烂命驹斩人时,你在场?”

    “是,我在场,几个兄弟护住我退开,才没有被伤到。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娄凤芸不敢去看此时房间的任何一个人,头垂的极低,只露出雪白一段脖颈从旗袍领口处探出来。

    一双露在旗袍开叉外的长腿,一段曲润白皙脖颈,旗袍水滴领扣里隐约可见的一小片胸肉,如果在平日,也许金牙雷,颜雄可能还会多看两眼女人的姿色,可是今天,却都没了心情。

    金牙雷重重吐了一口气,不再理会地上跪的娄凤芸,对自己的贴身心腹阿乐叫道:“阿乐!马上帮我叫几辆黄包车过来,拉上两位夫人,带些贵重礼物,算啦,不要礼物,直接让夫人准备四条黄鱼(金条),把这个女人塞上一辆车,同我一起赶去嘉林边道宋秘书家里!快呀!再晚饭就要煮焦!”

    阿乐推开门冲了出去,金牙雷站到娄凤芸面前,努力深呼吸几下,让语气尽可能放缓:“这里是我家,我说些不是老顶的真话俾你听,能不能保住你男人,保住你自己,就看今晚你两夫妻的运气,吃些苦不要怪我,如果最后你哋两个撑不住,我担保你家人平安,不是社团不撑你,是你两夫妻闯下大镬,福义兴实在撑不住呀!阎王好打点,小鬼最难缠,你现在得罪的,就是褚家的一只难缠小鬼。”

    娄凤芸抬头想要看向金牙雷,旁边的颜雄却已经忍不住,一脚狠狠踢在女人的下巴处,直接将娄凤芸踢的朝后仰去,翻了个跟头!嘴唇都被颜雄这一脚踢裂!鲜血沿着嘴角淌了下来!

    “扑街!我叼你全家祖宗十八代!”颜雄指着娄凤芸,脸色从最初的惨白已经变成铁青,声音中满是毫不克制的杀气:“你仲想活过今晚?我警告你,如果我的前途毁在你们这对烂赌公婆手上!我宁可五祖神像面前受帮规三刀六洞,五雷诛灭!今晚也送你全家归西!”

    颜雄从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想找个天后庙跪在地上问一问天后娘娘,自己是不是今年天后庙前少烧了几注香火,不然运气怎么这么衰!

    丢了探目的位置不说,现在福义兴居然又有人得罪了宋天耀?把宋天耀的亲妹妹差点带走卖去九龙城寨?那自己与宋天耀这点儿交情岂不是全都作废?就凭宋天耀那个谈笑间把自己剥皮扒骨,自己还要帮忙数钱的脑子?想要让褚孝信对自己产生点儿坏印象岂不是比吃饭还简单?

    没有褚孝信的帮衬……颜雄已经不敢再想下去,沙头角,全香港警队最惨的驻地,熬一世?

    越想越气的颜雄还想要继续追踢跌坐在地上捂着下巴的娄凤芸,毫无怜香惜玉的男人风度,却被金牙雷一手拉住衣服。

    颜雄看向金牙雷,此时眼中血丝涌现,他平日就不怎么卖这个大佬的面子,不过是各取所需,此时看到金牙雷拦住自己,颜雄瞪着眼睛说道:“怎么?大佬,你要护住她?我是福义兴红棍,教训一个帮中四九不犯规矩吧?”

    “不能打!”金牙雷是从四九—红棍—双花红棍—坐馆一路走来的,虽然年纪不小,但是手上功夫还在,此时叼住颜雄手腕微微发力,就让颜雄半边身子发麻:“不是我要护住她,这个女人,是宋天耀留给我们的台阶,如果他要想动手,这女人不会出现在这里,早就躺在烂命驹的刀下。”

    说完之后,他甩开颜雄的手腕,颜雄揉着自己的肩骨,恨恨的盯着娄凤芸,但是大脑已经开始快速转动。

    金牙雷讲的没有错,宋天耀完全可以当场做掉这个女人,给福义兴整个字头乃至金牙雷和自己一个措手不及和难堪,可是宋天耀却偏偏没有?

    这扑街在茶楼时,还能眼睛不眨一下坑潮勇义的陈阿十,一副做事要做绝的态度,这么快就懂得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

    又或者,宋天耀已经想好了坑人的新目标? △≧△≧

    想到这,颜雄看了一眼还在沉着脸的金牙雷。

    不可能坑自己,自己已经是一坨狗屎,人人躲都来及,不会再踩自己,那么目标很显然,应该就是自己这位大佬,福义兴坐馆金牙雷。

    再想想自己的惨痛经历,颜雄愈发肯定宋天耀有这种想法,宋天耀留了这条线,不是不想做绝,而是诱惑着自己这位大佬认为事情还有挽回余地,主动靠上去示好。

    这路数颜雄很熟悉,昨晚宋天耀就是扔出个鱼饵,勾着自己一直朝前走,到最后直到躺在砧板上,才知道死的是自己。

    就是不知道,自己这位大佬,此时急切的想要补救,会落个什么下场。

    不过颜雄已经不准备提醒自己大佬,打定主意,只要事情还有转机,得到宋天耀肯定马上就离开油尖旺,去沙头角上任,这段时间先离对方越远越好,自己三十多年经历,在对方面前,看起来就像是个笑话。

    “大佬,车来了!”外面,阿乐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