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第38章第三十七章 来人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第三十七章来人

    潮勇义的陈阿十自认为昨晚到今天的事情,都已经办的稳妥,让烂命驹带着赵文业去太白海鲜舫请宋天耀饮酒,再送上两千块,请对方在褚孝信面前多说几句好话,大家都是为褚家做事,这点情面,宋天耀应该不会不给自己。最新最快更新

    其实陈阿十也知道自己昨晚做的不对,直到褚孝信喊出口,自己才带着人站起身拦下那几个差佬。

    可惜没办法,褚家现在的家主是褚耀宗,将来的家主是褚孝忠,这位褚孝信褚二公子现在还威风凛凛,不知道什么时候褚耀宗一闭眼,就该被那位同父异母的哥哥褚孝忠玩死。

    更何况褚孝忠已经见过自己多次,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确,自己的弟弟在外面惹是生非,潮勇义的人看到,能避开就避开,能不吭声就不吭声,任由褚孝信把事情闹大,闯祸,好在褚耀宗面前越发显得他褚孝信纨绔无能,胸无大器。

    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潮勇义现在不止褚家的货船,自己答应下来的那一日,褚孝忠就已经介绍了其他三家商行的码头生意给了潮勇义。

    所以,陈阿十明知道褚孝信对自己不满,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就算褚孝信对自己有再大火气,无非就是当面嘲讽几句而已,褚家还轮不到他作主。

    一个纨绔少爷,让烂命驹去打点好他的秘书,让他秘书帮忙哄一哄,消了火气,自然也就没关系了。

    觉得自己想的没有纰漏,陈阿十带着几名小弟去了九龙城寨吃狗肉火锅补一补,准备晚上好好补偿一下昨晚没能服侍自己的小妾。

    可是新鲜宰杀的狗肉刚刚切好盛在火锅里端上来,还没等火锅里的汤真正沸腾,一个烂命驹的心腹小弟就满头大汗的沿着寨城道跑来,不顾一切从吃狗肉火锅的其他桌位前挤过来,惹得诸多食客骂脏话问候他老母,陈阿十皱皱眉,不满的看着这名小弟:

    “你怎么做事的?整日毛手毛脚?天塌了咩?”

    这名小弟不顾陈阿十对自己的不满,直接俯身附到陈阿十的耳边说道:“老顶,驹哥让我跑来传句话,信少准备把他利康商行在码头的生意交给福义兴打理,今晚已经让宋秘书在太白海鲜舫招待福义兴老顶金牙雷和红棍差佬雄,还好驹哥在场,最主要的是,驹哥救了宋秘书。”

    “我挑!”陈阿十激动之下单手掀翻了桌面!一锅热气腾腾的狗肉火锅泼到了他正对面一个小弟的胸口和手臂上,那名小弟被烫的惨叫一声,胸口手臂处马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起大片红色!

    这一项让其他桌位的食客纷纷朝这里打量,陈阿十站起身就朝外走,狗肉火锅摊位的老板凑过来没敢提结账两个字,只是故意大声说着十哥慢走,陈阿十从口袋里取出五十块扔到对方面前,也不等对方找钱,就快步带着人出了九龙城寨。

    没了嘈杂喧嚣,陈阿十静了静心,先吩咐让人去带着那名被烫伤的小弟去医馆抹红油,又对其他几名心腹说道:

    “你们去两个人回赌档,取三千块现金出来,然后直接去太白海鲜舫,我带阿驹的小弟现在就赶去太白海鲜舫,无论如何,这次阿驹走运救了宋秘书,老福想踩进潮勇义的地盘?我挑,怪他们不走运,居然想动宋秘书的家人,今晚,老福进码头成败都在宋秘书身上,他的态度决定一切,就是抬座银山出来,也要买他在信少面前说些福义兴的坏话!”

    ……

    烂命驹,赵文业两个人陪着宋天耀去了太白海鲜舫,此时已经陆续有食客登船准备用餐,宋天耀对烂命驹说道:“还不到六点钟,这么早就有人来食饭咩?”

    烂命驹从口袋里取出之前陈阿十交给他,让他转交给宋天耀的两千块:“宋秘书,这里是两千块,昨晚你大方借钱给我和阿坤两兄弟,今天揾到钱还给你。”

    “哇,借钱的利息这么高咩?昨晚是你们陪我过海,风大浪大,我都说是辛苦费啦,不用还的,就拿这笔钱包下整栋海鲜舫好了,算我请大家食饭。”宋天耀手里摸了摸这沓二十张百元港币,抛还给烂命驹说道。

    烂命驹顿时语塞,这么大一条海鲜舫,两千块就想全部包下来?单单只是第三层一层,包下来的费用就要五百块,第一层,第二层的桌位那么多,只会比第三层更贵,而且再加上酒席,陪酒那些费用……

    可是宋天耀既然让自己办这件事,烂命驹又不敢拒绝,陪着宋天耀登上了第三层之后,他就急急的下楼,找到了海鲜舫经理,把这沓两千块先拍到对方手里:“经理是吧?我是潮勇义烂命驹,今晚太白这条船,三层的宋秘书全部包下了。”

    大人物包下整只船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经理倒也没有惊讶,只是低头看看手里这沓钞票:“驹哥,两千块不够啊,你包下整条船,那船上三四十个歌伶就闲了下来,哪怕按每个人一晚只接一个客人陪酒,都有五十块赏钱,她们的费用加在一起,都要快两千块啦?数目差的太多,我不敢接。”

    “我不会欠你的钱,我马上让人送钱过来,你讲多少数目我就付你多少,现在,麻烦你把已经上船的客人请走。”烂命驹也有些尴尬,他是堂堂江湖大佬,从来都不屑少给对方费用占别人便宜,可是今天身上真的是带的钱不够。

    “驹哥,我知道你一言九鼎,可是我也是帮人打工的,规矩就是规矩,一向是收到钱才清人。”经理抹着额头的汗水,小心翼翼的对烂命驹说道。

    他知道这些话会让烂命驹不爽,可是又不能不说,说出来无非自己被人打一顿,可是如果不说万一真的收不到钱,老板让他这个经理填数,他全家都要跳海。

    烂命驹咬咬牙,把脖子上那条小拇指粗的蛇皮纹金链扯了下来,放到经理手上:“这条链子随便拿去金铺融掉也能换一两千块,我押在你这里,你收好,这是我烂命驹的脸面!等下钱送来,我再从你手上拿回来。”

    经理连连抱歉,但是却双手把金链收了起来,这才擦擦汗,去清已经登船的散客。

    烂命驹刚准备踩着楼梯回第三层,一条小舢板已经从远处码头方向飘飘荡荡赶来,舢板前方站着一个人影,他认了出来,那是褚孝信那辆福特车的司机。

    此时司机对着烂命驹晃着双手:“喂!宋秘书是不是在太白?信少让我先接他去褚府,稍后再送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