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正文 第64章第六十三章 名媛茶室的构想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第六十三章名媛茶室的构想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远去,宋天耀看向一副伤心欲绝的娄凤芸:“看不出你同黑心华感情这么深厚?听他花名就知道那扑街不是善类,黑心华,黑心华,整天出千杀街坊的钱,你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老实讲,当初我是有些意外金牙雷居然会搞死了黑心华帮我消气,不然我都决定对金牙雷讲,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你们想绑我妹妹,那就把你两夫妻找机会卖去澳门妓寨和大马矿场,让你们体验一下被人绑架卖掉的滋味,就当为民除害。

    听到宋天耀的话,娄凤芸抓着毯子的手有些颤抖,这个此时脸上云淡风轻的青年,此时说出的话让娄凤芸这个在江湖上赌档里打滚数年,自认见过各色人等的女人,心中不由自主的发寒。

    澳门妓寨,不是九龙城寨,九龙城寨在香港,自己和黑心华如果被卖去九龙城寨,多少还有希望靠钱财或者人脉解脱出来,但是澳门妓寨里的女人只有一种可能从里面出来,那就是被蹂躏折磨死掉,被妓寨的人抬出来。真的被卖去澳门妓寨,不要说她一个福义兴的老四九,当初香港有个字头大佬的小妾,被姑爷仔骗去澳门转手卖给妓寨,那位大佬威胁恐吓,拿钱打点,想方设法准备把人救出来,可是最后下场却是那位小妾在澳门妓寨消失,下落不明,据说是妓寨为了避免麻烦,二次转卖把人卖去了东南亚。

    至于后面的大马矿场,更是人间地狱,连死都走不出矿山,累死之后,就地掩埋。

    “华哥对我很好,我当初十七岁随家人因为战乱逃来香港,身无分文,父亲是个小学教员,来港后找不到工作,只能去码头开工,那时候我们一家都不懂那些码头圈套,父亲被人骗去签了份三年契约,去了印尼做华工,多年都再无音讯,后来我跟了华哥才知道,登船第三天父亲就水土不服,上吐下泻,被船上的蛇头直接抛下了海,母亲和我最初住在大勘村木屋区,靠帮人浆洗衣服糊口,后来母亲生病,冇钱医治,我就想去做舞女,可是等去了夜总会才知道,像我这种不懂陪客人跳舞只懂陪酒的女人,做舞女都不够格,那时候华哥已经在大勘村开了个小赌坊,虽然没有现在这样大,但是也已经一天进账上百块,我走投无路,就跑去了他的赌坊想要用自己赌一次,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生意好,他忙不过来,所以没有让我上台开赌,而是取出二十块,随手塞进我胸口里顺便捏了一下,对我说刚刚他占了我便宜,二十块就当赏钱。娄凤芸低下头轻轻说起了自己和黑心华的往事。

    “二十块,我买药治好了母亲的病,也打定主意把自己卖给了他,我同父亲学过写字,懂账目,而他老婆前几年难产死掉,一尸两命,所以那间赌坊一点点被我们做成了夫妻档,两年前我母亲去世,他忙前忙后,披麻戴孝,帮我把母亲入土送终,他不嫖娼,不去烟馆,所有赚来的钱都如数交给我,现在他死了,我要帮他照顾好他父母亲人,所以,宋秘书,真的只能带走五分之一,能不能再多一点?”

    宋天耀像是完全没听到娄凤芸的话,而是加快速度把那碗白饭全都吃下去,这才轻轻拍了拍腹部,对娄凤芸说道:

    “你希望能带走多少?”

    娄凤芸像是心中早就计算好,听到宋天耀开口,马上说道:“一半,能拿到一半,我愿意送给宋秘书一半的两成。”

    “你自己说的,我没有逼你。”宋天耀看着娄凤芸,眼神中仿佛总是带着调侃:

    “你们两公婆相敬如宾也好,青梅竹马也好,不关我事,我帮你也不是看你孝顺,等下了了这件事之后,你愿意照顾黑心华父母,就找个地方老老实实住下去,我最多两年时间,可能会开一个好像名媛茶室的场所,到时候……”

    娄凤芸眼睛一亮,抬起头热切的看向宋天耀。

    不过宋天耀注意到她的目光之后,马上又照她的头泼了一桶冷水:“不用那样看我,你觉得做了几年赌档老板娘就能去茶室当主理人呀?现在那些名媛茶室主理人的三个卖点你占几个?”

    所谓名媛茶室,是从女子茶楼改良而来的一种分支,名媛茶室并不是说去那里的客人只能是女人,而是整个茶楼上至主理人下至侍应,全都是女人。

    名媛茶室和女子茶楼不同在于,茶楼一般开在上环,西环这些市井商业区,而名媛茶室却只会开在太平山,跑马地这种高级住宅区,而且布置格调也较高,最大的特点就是,强调主理人身份的高贵,三个卖点分别是名门遗孀,外国贵妇,英文书院出身。

    一个女人,有这三个卖点中的一个,才有资格去名媛茶室当一名主理人。

    按照娄凤芸现在的小寡妇身份,可能只够第一个名门遗孀的遗孀二字。

    “宋秘书是想让我去做茶花?”娄凤芸用牙齿轻轻咬了下嘴唇,对宋天耀问道。

    宋天耀摇摇头:“没那么轻贱你,到时你如果有兴趣,自然会知道。”  ⑧☆⑧☆.$.

    坐在赌档里近一个小时,外面走廊里才响起了脚步声,虽然脚步声急促,但是到门外时,却停下礼貌的敲了敲,高佬成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宋秘书,我是高佬成。”

    “进来。”宋天耀开口说道。

    高佬成和上次见面时一样,穿着一件汗衫,从外面走了进来,看都不看旁边那位靠坐在担架上的娄凤芸,面向宋天耀露出个笑脸:“宋秘书,你揾我?”

    “坐。”宋天耀指了指旁边的空位,高佬成答应一声,没有推辞,直接就坐了过来,眼睛看着宋天耀,等他开口。

    宋天耀的目光在高佬成和娄凤芸两人的脸上巡梭了几次,这才定在高佬成身上:“这女人的事你知不知道?”

    “知道。”高佬成对宋天耀说道。

    宋天耀点燃一支香烟,侧过脸对高佬成问道:“那你这么久才赶来,应该也已经去见过金牙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