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第八十二章 奸臣与牌坊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回到杜理士酒店的餐厅时,安吉-佩莉丝正优雅的与褚孝信坐在餐桌前对话,看褚孝信都已经拿起手帕擦额头,宋天耀就猜到自己这位老板应付鬼妹律师不是太轻松。

    果然,他刚一出现在餐厅里,褚孝信正在四下乱瞄的眼睛就发现了他,朝他挥挥手:“阿耀,这里。”

    餐桌上除了两杯咖啡之外,什么都没点,宋天耀挨着褚孝信坐下,朝对面的安吉-佩莉丝微微点头,头已经朝褚孝信的方向稍稍侧了一下,褚孝信已经开口用粤语对宋天耀说道:“你真是福星,我正想你怎么还不来救驾你就突然出现。喂,这个鬼妹冇情趣,聊天全都是生意上的事,还好你赶来的够快,不然我就快坐不住,准备用尿遁。”

    “用不用这么高的待遇,公司的法务部主管和老板一起等我这个小小秘书开餐?”宋天耀听完褚孝信的话,眼睛望向对面的安吉-佩莉丝,嘴角朝上翘了翘,歪过头对褚孝信压低声音说道:“那你就换个话题好啦,聊聊电影和音乐,这些不是你最擅长的咩?”

    “我擅长,但是鬼妹不擅长,我换了几次,都被她又绕回生意上。”褚孝信对宋天耀说道。

    宋天耀开口用英文对安吉-佩莉丝说道:“喂,以后少问我老板生意上的事,他按时付你佣金就可以啦?”

    安吉-佩莉丝笑笑,没有与宋天耀一样用英语对话,而是用有些怪异腔调的粤语说道:“我总要了解一些公司的情况。”

    等宋天耀落座之后,褚孝信才招呼侍应生过来点餐,宋天耀好奇的看着自己这位老板:“信少,你是不是有事想对我讲?不然怎么会这么夸张,鬼妹讲生意上的事都没能把你烦走,让你一直留下来等我出现?我话讲在先,如果想从我手里拿钱,免开尊口。”

    “当然不会。”褚孝信搓了搓手:“放心,绝对不是从你手里拿钱,是茱蒂有个弟弟,一直在街上卖水果,日子很难过,所以想要进利康做工,我想反正你也在准备招工,不如……”

    “是不是你答应下来之后,今晚茱蒂小姐用些特别姿势感谢你呀?”宋天耀朝褚孝信翻了一下眼睛问道。

    褚孝信则递给宋天耀个“大家都是男人,你懂得”的眼神。

    对面的安吉-佩莉丝很好的扮演着英国淑女,一副我看不懂你们在说什么的表情,端着咖啡等着自己的晚餐。

    “你希望我做奸臣仲是忠臣?”宋天耀从口袋里摸出褚孝信昨晚扔给自己的登喜路香烟,递给褚孝信一支,自己点了一支,对褚孝信笑嘻嘻的问道。

    褚孝信把香烟点着,也笑了起来,问道:“奸臣点做?忠臣点做?”

    “奸臣嘛,戏文里唱的那样,逢迎拍马,谗言媚上,那自然是拍你的马屁,表示安插人手无所谓,多一个人而已,而且自己还能对他多关照些,与陈茱蒂小姐这位你的女性朋友搞好关系,双方合作分取你信少的财富。”宋天耀等服务生送上自己那杯咖啡之后,搅动了两下说道。

    褚孝信居然难得思索了两秒:“忠臣点做?”

    “忠臣自然就是开口拒绝,公司又不缺苦力,要个废材水果佬进来做咩呀,叫他死远点啦?”

    褚孝信听宋天耀这句话的调侃语气,就知道这家伙已经有了决定,所以干脆主动开口问道:“那你是想做忠臣仲是做奸臣?”

    “我?我当然是同意他进来,而且我仲认为公司人手严重不足,不如让信少你问问陈茱蒂小姐,家里有没有三亲六故其他人想要来利康做工,全部高薪聘用,你猜陈茱蒂小姐会不会很高兴呢?然后当然是安排那些人出海,哇,不小心,遇到海盗,全部扔下去喂鲨鱼。全家死光你以后就不用求人咯?乖乖做我老板的金丝雀,又有钱拿,仲不用再操心家人生计,几完美,对不对?”宋天耀转过脸,眼神无辜的看着褚孝信,语气慢慢的说道。

    褚孝信被宋天耀这番话吓了一跳,看着宋天耀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宋天耀洒然一笑:“你说我这样做,是忠臣还是奸臣?我开玩笑的,不用这个样子看我吧?我是个秘书,又不是杀人狂,你都已经答应了茱蒂小姐,那我就随便安排个轻松的工作让他做好了,比如开车,公司以后也是要用车的,让她弟弟去考个驾照。”

    “扑街,差点被你刚才的语气吓到。”褚孝信拍了一下宋天耀的肩膀:“那你记得帮茱蒂那个弟弟在公司留个位置,我以为你招工的事已经做的差不多,怕你难做所以特意跑来餐厅等你,早知道你这么快点头,我早上就该随口问一句,你陪鬼妹慢慢食,我去丽池见茱蒂。”

    得到宋天耀的同意,褚孝信就不准备再留下与二人共进晚餐,干脆的出门坐车去了丽池夜总会。

    等褚孝信离席之后,安吉-佩莉丝看向对面低头为咖啡放入糖粉的宋天耀:“你刚刚那些话的语气可不像是开玩笑。”

    宋天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嘴角稍稍翘了翘:“让我老板当成笑话对那位陈茱蒂小姐讲出来,就不会让我与那个不知所谓的女人表面上太难堪,也让她认清楚自己那个金丝雀的身份,不要生出太多的心思,不然有一天我老板喜新厌旧,参与生意太多却又没能力没靠山的她,那就不止是难堪了。”

    “你就没想过与那个女人保持良好关系?我在刚刚与这位褚先生聊天时发现,他对生意上的事……”安吉-佩莉丝话说了一半就停口。

    显然是刚才在与褚孝信的聊天中,发现这位利康真正的老板,对经商兴致缺缺,或者说对生意上的事连略通一二都谈不上,按照宋天耀与她认识这两日的表现来看,如果宋天耀以后想从利康公司悄悄拿走大部分利益,完全不是什么难事,甚至与那个陈茱蒂保持好关系,更能彻底把褚孝信蒙蔽在其中。

    “我从来不认为男人该靠女人去……不,我觉得面前的安吉-佩莉丝小姐是个例外,你愿意的话,我想请你一支红酒,然后我们慢慢聊聊今天你见那位石副处长夫人的事。仲有,看在红酒的面上,以后少与我玩这种话术游戏,你对看我在你面前出丑似乎有些特殊的兴趣。”宋天耀本来想干脆的说一句,他不认为男人该靠女人去做些见不得光的事,可是一看对面的鬼妹律师已经眼睛睁圆,身体也稍稍直了一下,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口误,话锋干脆突兀的转折,然后对安吉-佩莉丝有些无语的摊了下手。

    以这个女人的智商和反应能力,是不应该问那句“你就没想过与那个女人保持良好关系?”的,但是宋天耀反应过来时,有些迟了。

    这个鬼妹似乎很喜欢用一些话语间的小圈套来逗自己,喜欢看自己往往话出口一半就突然意识到落入陷阱的样子

    对面的安吉-佩莉丝笑了起来,天然白皙的皮肤,配合此时稍显得意的笑容,坐在宋天耀的对面,胸挺腰直,比起宋天耀见多了的那些在男人面前缺乏足够自信的女人,更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

    “麻烦,帮我们开一支巴顿酒庄的利奥维利。”安吉-佩莉丝在与宋天耀的小游戏中再次获胜之后,对远处的侍应生说道。

    宋天耀对安吉-佩莉丝眨了一下眼睛:“虽然又被你的小圈套戏耍了一下,但是我仍然要说,女士,你可真会挑选红酒。”

    等侍应生送来那支从波尔多运来的红酒之后,安吉-佩莉丝这才在等待酒醒的时间,开始说起自己白天去见那位石智益夫人的情况。

    这位石夫人全名叫做贝斯-曼纳令-汤普森,来自澳洲维多利亚省墨尔本的圣基达,今年三十六岁,比起大多数香港殖民政府高官那些最多只有女子中学学历,最多学学历史或者植物学的夫人们,这位贝斯夫人绝对算是高学历,她毕业于墨尔本大学环境学院水文科学专业,毕业后先是在墨尔本一家化学公司担任秘书,后来又成为维多利亚省一名高官夫人的私人园艺教师,42年前往英国伦敦,开始在伦敦圣公会普仁医院担任行政工作,43年与同为基督教圣公会信徒的石智益交往并结婚至今。

    对安吉-佩莉丝这种籍着园艺交流的借口来接近自己的人,这位贝斯夫人并不排斥,安吉-佩莉丝很轻松就说出了宋天耀对她的叮嘱。

    说到这里时,安吉-佩莉丝停口尝了一口红酒,用眼睛瞄着对面的宋天耀,她开口说话时,宋天耀很安静的垂着头望着杯中的红酒,她停口时,宋天耀恰到好处的抬起头望向她,像是自言自语的开口:

    “她不是不排斥你,是不排斥任何人,按照你之前得到的消息,这对夫妻加入香港会,就已经让他们大半积蓄变成了香港会发行的内部债券,他们是在待价而沽还是吃相这么难看?……不,吃相这么难看他就不会到这个位置,而待价而沽的话,他工商业管理处副处长的位置不止华商,英国公司商人恐怕也排好队等着喂饱他们这对夫妻,那甚至不需要接触我们这种看似背景强大但是实力不堪的小角色。”

    “有什么是你不会思考的?你可以等我说出答案的。”安吉-佩莉丝望着面前这个年轻的中国青年,语气好像带着小小抱怨,抱怨宋天耀不给她亲自揭晓谜底的机会,但是一双眼睛中却有着藏不住的欣赏。

    她不是没见过头脑反应快的男人,但是至少要在男人的巅峰期,这种表现才会非常明显,比如她法学院毕业的那些男性学长们,在三十岁之后,开始爆发出让女人心跳加速的工作能力和头脑反应,配合积累的经验,很难有女人抵挡住那样的男性魅力。

    这种反应出现在一个十八周岁的青年身上?而且是一个,在英国殖民地长大的中国青年身上?太反常了。

    “如果这位石副处长不是搞拍卖,那我就只想到了一个可能,难怪你点这么贵的红酒,是觉得我能省下一笔对他的投资?中国有句老话,能准确的形容这对夫妻现在的想法,既想做裱-子又想立牌坊。”宋天耀端起红酒抿了一口:“这比直接给他现金更让我肉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