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正文 第九十章 不会做汉奸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褚孝信这句话问出口之后,褚孝忠脸色难看的敷衍两句也就不再开口,这对兄弟之间陷入氛围浓重的沉默,好在安吉-佩莉丝适时的在旁边对褚孝信问起了在香港大会堂最新上映的电影《夜阑人未静》,算是勉强突兀的把之前对话遮掩过去。

    而与宋天耀相邻而坐的那位女秘书江泳恩,把刚才褚家两兄弟之间短暂的对话都看在眼中,侧过脸对宋天耀说道:“这位一定是宋秘书,我听褚先生提过你很多次,你好,我是香港特许秘书工会的江泳恩,现在担任褚孝信的公司秘书,宋先生之前在哪里高就?”

    “江小姐既然从忠少口中听过我,应该知道我之前是个无处高就的木屋区穷小子,香港特许秘书工会,我倒是第一次听说,就好像纺织工人工会或者船坞工人工会那样?”宋天耀对江泳恩笑笑,他对这个女人第一印象不太好,看起来二十五六岁左右的江泳恩脸部线条微微显得硬朗了些,少了女人该有的柔美,虽然看起来给人感觉精明强干不让须眉,可是开口说话,哪怕是带着微笑,配合那张脸,都给人一种强势感觉。

    其实宋天耀知道香港特许秘书工会,大概就是香港职业经理人工会的早期原型组织,此时还没有职业经理人这个职业,香港各个华商家族,也还都保持着生意家族化的传统规矩,不会雇佣一个外人去主持家族生意大局,所以往往聘任时,也只会按月薪雇佣一名专业性强的秘书来帮自己打理手上工作,香港特许秘书工会也就应此而生。

    并不是好像宋天耀这样随便一个在商行挂着秘书头衔的人,就能加入香港特许秘书工会,虽然香港特许秘书工会与英国特许秘书及行政人员公会如今没有太多关联,但是就吸收成员的标准上,却还和英国特许秘书工会保持高度一致,无论男女,必须都是大学毕业生,对公司管理,公司行政,秘书实务,英国及香港公司法,税务等等专业有过系统学习。

    不过现在这种专业秘书的局面还很尴尬,往往进入一家大公司成为老板秘书之后得不到真正的信任,那些家族生意更信任已经跟随自己多年,忠心耿耿打天下的元老,哪怕那些元老能力不足,但是在老板眼中,忠心胜过一切,包括能力。

    所以这些专业秘书在华商老板身边大多是客串翻译,文件整理和跟班,涉及到生意核心比如账目,财务,生意人脉交际这些,很少有人会让这些秘书参与其中。

    这也逼迫这些得不到信重的真正未来商界精英人士,在五六十年代,纷纷去加入那些在香港的英国公司,为英国人服务。

    而之所以宋天耀这么了解这个工会,是因为上一世翻看一些人物传记时看到过,被很多港人称为“香港华人一姐”,“香港撒切尔夫人”的太古集团董事,汇丰银行董事兼副主席邓莲如,在美国读完大学返港后,也曾短暂加入过这个工会。

    半路出家打着秘书招牌行事的宋天耀,与这种专业秘书比起来,就是江湖草莽与玉堂人物的区别,不过幸运的是,在五十年代的香港,无论桀骜草莽,还是风流玉堂,只要不低头认命,都有直入碧霄中的可能。

    看褚孝忠来见石智益,都带着这个叫江泳恩的秘书,又听对方自报身份,宋天耀就猜到应该是褚孝忠受了自己和褚孝信这对组合的刺激,高价从香港特许秘书工会聘来江泳恩帮忙处理公司事务。

    江泳恩似乎有些不识情趣,已经听到宋天耀把秘书工会已经与船工工会和纺织工会放在一起调侃,居然还想开口:“宋先生看起来很年轻,特许秘书工会……。”

    “如果我看起来同你一般年纪,仲只是个四处打工一事无成的秘书,那就糟了,江小姐,你冇睇见你老板同我老板之间有些冷淡,我们彼此之间保持和他们相同的态度就可以,不好太亲近,如果私下你约我食饭睇电影,我应该可能会有时间,但是现在真的不是你搭讪我这个靓仔的好时机。”宋天耀把头扭向江泳恩,之前的微笑已经褪个干净,眼睛与江泳恩对视着说道。

    ……

    八分钟的缆车车程,就在安吉-佩莉丝绞尽脑汁与褚孝信聊电影和歌曲,而其他三人神色各异的沉默倾听中结束。

    等缆车抵达山顶车站,车厢门打开之后,褚孝忠就黑着脸起身快步走了出去,被宋天耀板着脸调戏一句勾靓仔的江泳恩倒是下车前扭头回望了一眼对方,似乎有些疑惑这样一对智商堪忧言语莽撞的老板与秘书,是怎么让褚孝忠感觉到会被威胁到自己家族内地位的?

    太平山顶除了餐厅,英式酒吧,风景广场之外,在香港沦陷之前,还有八十多栋独立别墅分布其中,最显眼的自然是港督山顶别墅,不过日军占领香港之后,这里多遭战火破坏,风光最好的港督别墅也只剩下零散几处断壁残垣,新任港督还未安排人进行修复,自从太平山通行缆车之后,英国官员都习惯把自己的住处搬到太平山,所以虽然战后港督的山顶别墅没有修复处于荒置状态,但是山顶到半山区的其他英国别墅已经高达九十多栋,超出战前的别墅数量。

    原因无非是太平山顶风景出众,站在风景台上,可以俯瞰港岛及维多利亚湾的景色,体会那种城市踩在脚下的快感,另一个则是香港殖民政府1902年颁布条例,明确规定禁止华人在太平山顶及半山区居住,太平山顶及半山区是驻港英国人定居点。这种明确歧视殖民地种族的条例,让风景优美的太平山基本沦为了在港英国人的秘密花园。

    战后1947年,虽然因为英国在亚洲多个殖民地已经独立脱离殖民统治,为了缓和香港人反对殖民统治的情绪,港督府已经撤销了这条不准华人定居太平山的条例,但是太平山上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合适地段建造新别墅,都已经被英国人占满,而那些英国人又不会把自己的别墅卖给中国人,就算回伦敦也只会把别墅转卖给接任自己职务的英国人,所以到现在,太平山依然没有什么华人出没。

    唯一的一点好处就是,现在华人可以搭缆车去山顶看看风景,尝尝山顶餐厅的西餐。放在战前,除了缆车工人在英国工程师的带领下可以出现在山顶,其他华人出现在山顶,会被印度警察当成小偷定罪。

    安吉-佩莉丝与石智益夫人约好的顺序在最后一个,所以褚孝信宋天耀三人也就没有急着进山顶餐厅,而是去了远处的风景台,欣赏被夕阳度上一层金色的港岛和维多利亚湾,几名中国工人在远处的山顶餐厅门外正爬着梯子帮忙检查煤气灯柱。

    “阿耀,你不是讲你有安排的嘛?等下我要点做。”褚孝信望着远处风景对宋天耀问了一句。

    宋天耀从口袋里取出香烟,递给对方一支,又笼着手点燃火柴,两个人凑在一起把香烟点燃:“等下你准备救人就可以,带着你救的人搭缆车下山,然后大家晚上丽池见。”

    “你到底搞乜鬼呀?救人?仲有,你无端端提起那三十万的药品,又讲要用这些药品与石智益谈合作,是不是准备把这些带毒的药品贩去内地?喂,大家都是中国人,内地又在打韩战,不好做的这么伤天害理,当心被骂汉奸。那些药有毒就不要害自家中国人,卖去越南,缅甸,大马,菲律宾就无所谓,最好卖去日本,如果看到那些日本人上吐下泻最好,揾少些我都开心。”褚孝信吐了口烟雾,看着烟雾被晚风卷散,对宋天耀开口说道。

    宋天耀望向褚孝信,突然感觉自己这位老板真的不是普通人,虽然对生意无所谓,贪恋欢场酒色,父兄眼中纨绔不堪,但是大是大非之前,却颇有男儿担当:“信少,如果我是个女人,现在一定芳心可可准备投怀送抱,真是有魅力,这几句话讲的无可挑剔,说不定我自己都想付房费和你去开房间。”

    “你旁边的鬼妹我又不见她投怀送抱?马屁都拍不好,我都不知点会拣你这个不懂拍马屁又大手大脚的家伙做秘书。”褚孝信被宋天耀的话逗了笑了起来。

    “鬼妹英国人来的,当然不懂堂堂中国男儿的家国情怀嘛,下次你想沟女,就带靓女来山顶,我来配合你,把刚才的话再讲一次,保证晚上抱回酒店大床。”宋天耀夹着香烟,望着山下港岛说道。

    此时他开始明白为什么英国人,香港的官员,商人,发达之后为什么都钟意买下山顶豪宅居住,站在此地临风俯瞰,谈笑风生,哪个男人不会生出想要把这座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自由港握于掌中的豪情?

    “我是认真的,不准把那些药卖去内地毒中国人。”褚孝信又叮嘱了一句。

    宋天耀点点头,把脸上的笑容敛了起来,与褚孝信一起望着远处风景,慢慢说道:“放心,信少,我也是中国人来的,宋天耀乜鬼都会做,就是不会做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