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第一零八章 礼云子好不好吃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丽池上海餐厅大堂正中,意大利进口来的大盏水晶吊灯下方,摆了一张巨大的二十六人位双层玻璃旋转圆桌,往日里与褚孝信称兄道弟的一干纨绔子弟,都围坐在圆桌前,或拥着女伴,或搂着歌伶,每个人酒都已经饮了几杯,此时脸色红润酒兴正浓,正与坐在主位上的褚孝信闲聊,反倒是这些丽池的歌女伶人,全都眼巴巴盯着圆桌上送上来的菜肴看呆了眼。

    往日燕鲍翅参的席面,在她们眼中就是富贵人家的盛宴,可是此时桌上,鲍鱼海参只是被做成了几样点缀的冷菜,热肴更是穿山甲,金环蛇,七间果子狸,水律乌鸡,虫草花胶,瑶柱鱼唇这些顶级食材,让往日也算见过市面的几位红歌女都有些咋舌,打起精神等着看最后的押席菜。

    宋天耀,高佬成,陈兴福,以及其他富家公子带来的司机跟班,则被安置在了大堂左右两个角落,置了两桌酒席,菜品自然比不上正中大台的丰盛,但是鸡鸭鱼肉堆了满桌,人人面前也都摆着一碗鱼翅。

    宋天耀手里捏着茶盏,眼睛有意无意的落在坐在褚孝信右手位置的章玉良身上,章玉良从进餐厅到入席饮酒,表现无可挑剔,在场每一个舅少团成员,章玉良都能熟稔的叫出对方名字,随口攀谈几句就能与对方同时发出意会笑声,此时更是成了酒席上的中心人物,连褚孝信都端着酒杯望着章玉良,正听他在讲自己去美国留学时遇到的风流趣事。

    圆滑,精明,好出风头,这是宋天耀看到的章玉良此时表现出来的状态,如果这家伙真的是这种性格,那么联手和福忠商贸宰利康一刀,再耍滑头占了大半好处那件事,倒也符合他的风格。

    “信少,各位大少,不知今晚这一席用的可还满意?我特意叫了今晚负责为各位烹制这一席的师傅出来打声招呼。”金经理笑嘻嘻的从餐厅外走进来,热络的朝席上的众人说道。

    他身后跟着一名穿着白底麻布短衫的中年人,再后面则是三个着雪白厨师服,手捧银罩托盘的年轻人。

    席上的人都停杯落筷,知道这是餐厅要上最后一道负责押席的菜肴,褚孝信坐在主位上对金德明说道:“阿金,前面这些菜,我这些朋友都觉得不错,能入口,就等这最后一道菜,做得好,有赏,做不好,他们就等着掀桌。”

    金德明哈哈笑着凑到褚孝信的身旁:“信少,猴脑熊掌那些,餐厅也有师傅做得,可是北方味浓了些,怕不合各位胃口,所以今晚特意请了广州太史第大厨李师傅来做这一席,我也未见过,特意来开开眼界。”

    那位李师傅朝席上的众人拱拱手,指使着身后三个厨师把托盘放到酒席正中,然后亲自揭掉银罩,露出这最后一道菜。

    “搞乜鬼呀?”席上的其他人不好开口,褚孝信却最先沉了脸:“鱼子?蟹黄?”

    此时桌上三个银盘内,左边一个银盘内叠着一摞小巧云丝薄饼,正中一个银盘盛着朱红圆润的一份热气腾腾貌似鱼子蟹黄的小颗粒,还有右边一个则盛着鸡丝,肉丝,冬菇丝,笋丝,鲜虾茸,蟹肉,蛋皮丝等等辅料。

    “信少,这盘虽然是蟹卵,却不叫蟹黄,而是叫做礼云子,”李师傅等把菜揭开之后开口介绍了一句。

    一个褚孝信的舅少团成员此时撇撇嘴:“还不是螃蟹肚里的蟹黄?”

    “信少席上这一份礼云子,足够各位在上海餐厅一日三餐餐餐食蟹,食足一周。”李师傅看向开口的那位舅少团成员,不软不硬的说了一句。

    “这种蟹叫做蟛蜞,也被广州老饕称为礼云,大者如棋子,小者如指盖,多生于水田,五六月份,蟛蜞此时体内蟹卵,味最鲜美,取这一盘礼云子,就最少三四千只蟛蜞母蟹,即便如此,这一碟礼云子也只够各位客人两张云丝饼之量。另,蟹卵不能久存,取出后避免坏了鲜味,只能置于银器内,外用滚水烫熟。如今各个酒楼所用鱼子,三文鱼子大而腥臭,就算是西洋鱼子和日本名贵的柳叶鱼子和飞鱼籽,经过处理,也微带咸,腥,甘的味道,都及不上五六月份礼云子的鲜,过了这两个月份,礼云子也就不值提起。先请信少一尝。”

    李师傅一番话就让桌上人包括褚孝信都听的呆了,这一盘蟹黄,三四千只母蟹?而且还限量供应,只够一个人最多卷两张云丝饼?

    李师傅亲自帮褚孝信取了一份薄饼,也没有去选取辅料,就是用勺舀了一些礼云子卷在饼内,放到褚孝信面前餐具内,陈茱蒂帮褚孝信朝嘴里喂去,褚孝信张嘴咬了一口,品了品咽下去之后顿时叫了一声好:

    “好鲜的礼云子!该赏!” -重生之出人头地

    他一开口,再加上听刚才李师傅的话,众人也都纷纷尝鲜,入口果然鲜美无伦,顿时赞叹声再起。

    那边李师傅介绍完这道大菜,拱拱手就和金德明一起退了出去,这边众人把礼云子尝过,又都向褚孝信举杯,多谢褚孝信的盛情款待,几个歌伶望着在褚孝信怀中卖弄风情的陈茱蒂,一双眼都恨不得冒出火来,自己样貌才艺都不逊陈茱蒂,怎么就没有入了褚二少的法眼,反倒是这个爱慕虚荣的浪蹄子被褚二少这散财童子一般的风流人物情有独钟。

    酒残樽空,褚孝信朝其他舅少团成员摆摆手,单单叫住了章玉良:“都去舞厅再饮过!阿良留一步,我有话对你讲。”

    其他舅少团成员各自拥着女伴起身朝餐厅外走去,角落里这两席的跟班随从也都起身外出,只剩下宋天耀,高佬成,还有另外一桌一名穿着西装的年轻人,像是章玉良的司机。

    “阿信,有什么好关照?搞这么神秘?”章玉良站起身,侧过脸对褚孝信笑着问道。

    此时那些舅少团成员人都还未走出餐厅,这边褚孝信已经抓起自己手边的茶杯,把里面的半杯残茶朝章玉良脸上泼去:“蒲你阿姆!同福忠商行联手骗我的钱?想不到我褚孝信今次靠你那些狗屁驱虫药能翻身,一周揾足七十万吧?礼云子好不好食?蒲你阿姆!正扑街!我拿你当兄弟,你拿我当白痴?”

    褚孝信嘴里酒气熏天的骂着,还要踉跄抬腿去踢章玉良,那名章玉良的司机手脚灵活的从角落冲出来,一个漂亮的单手撑桌动作,身体凌空从餐厅正中这台二十六人圆桌上方翻过,挡在褚孝信和章玉良的中间,抬手就要去架褚孝信的腿,身在角落的高佬成已经把后腰的短柄斧头拽了出来,斧刃泛着寒光,直朝对方的脑袋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