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正文 第一二二章 总会有机会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仪式结束后自然是启程前往九龙地区的几个木屋区赠送药物,路线是宋天耀和安吉-佩莉丝早就安排好的,从中环用货车载着药物,搭客货两用的渡轮先过海到达九龙码头,第一站是战后英国人在九龙地区做慈善的必选之地,九龙塘老人院。

    何明光,葛慕莲,石智益这三位也没有等仪式结束就先行告退,而是一起过海抵达了九龙塘老人院,等第一站九龙塘老人院这里的捐赠结束后再离开。

    九龙塘老人院,听名字似乎和那些新界乡下清茶淡饭,两餐一宿的自费养老院没有区别,但是实际上,这里是整个香港唯一一家殖民政府建立的免费性质老人院,香港殖民政府用纳税人血汗钱在九龙塘修建了占地数十亩,设备现代化的花园式洋房老人院,拥有小型医院,餐厅,花园,每位入住者都能独自拥有一间设备齐全,二十四小时供电,配备收音机的大型套房,除了一日三餐,还会额外供应下午茶点及宵夜,每个入住者都有一名管家和三名专职菲律宾女佣负责陪护,房间打扫,衣服洗熨,食物烹煮,住客起居,各司其职。最主要的是,入住这里的住客,对享受到的任何服务,都不需要支付哪怕一分钱,全部由香港殖民政府来买单。

    这处老人院建立之后,英国政府特意让bbc的记者来香港报道过,写就报道来向世界展示英国对海外殖民地的社会福利如何优秀,西方几个国家也都在各自媒体上赞扬英国,很多英国本土公民看到香港这间老人院也都赞叹,简直比他们在英国这些有儿女照顾的老人的生活还要优渥。

    事实上,除了建成让bbc过来拍照片时,香港殖民政府找了些中国老人进来摆摆样子演戏,等记者一走,那些中国老人就被带离老人院,由各个在政府任职的中国职员把自己父母领回家,全部都是假的。

    这间老人院,的确像香港殖民政府宣布的那样,入住者不需要花一分钱,但是前提是,这间老人院只接受外国无依老人,本港纳税华人免开尊口。

    所以这间用中国人出钱建起来的老人院里,如今住着三十多个英国老人,十几个美国老人,白俄人,荷兰人,葡萄牙人甚至有两个是印度人,但是就是没有一个中国老人。

    而就在老人院外不足千米,就是九龙区笔架山木屋区,很多人战乱中没了亲人,自己卖光了劳力,只剩一把年纪,只能龟缩在木屋区里等死,连一个生养死葬的小小愿望都不可实现,不足千米距离,却是一世都难跃过的天堑。

    看着葛慕莲,何明光,石智益,安吉-佩莉丝,贝斯夫人乃至褚孝信等人带着亲切的笑容在闪光灯的闪烁中走进九龙塘老人院时,走在最后的宋天耀不知为什么,望着这处老人院富丽堂皇的正门,忽然想起了孤伶伶守着龙津义学的祖父,想起了义学正门处,那副虽历百年风刀霜剑,却不改书剑锋芒的楹联:

    尽洗蛮烟蜑雨,平分苏海韩潮。

    他在迈进老人院之前,扭过头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笔架山,用连身边师爷辉都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一句:“总会有机会。”

    再回首,已经又是那个满脸带笑,人群中毫不起眼的利康商贸公司秘书,宋天耀。

    ……

    湾仔太和街,足有二三百个街坊妇女围在宋天耀一家居住的唐楼下,人数之多,把街道都已经堵的水泄不通,一些喜欢看热闹的货车司机或者没有客人的黄包车夫也都停下来,朝人群里挤去,想要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珍嫂!到底是不是真的?”

    “你家新搬来,不是不信你,珍嫂,你不如拿钱出来给大家看下!”

    “我家现在就有三个人!是不是三十块!”

    “算我一个!珍嫂!”

    赵美珍站在楼下,双手叉腰,冷脸看着围在自己四周的这些街坊妇女,沉默运气,等这些声音稍稍出现低落瞬间,迅速开口:

    “闭嘴!一个个三八!再敢开口我就把好处便宜隔壁街的街坊!”

    她在九龙嘉林边道木屋区时,就是与十几人对吵不落下风的厉害人物,舌战经验丰富,湾仔这些生活还算过得去的街坊妇女,论舌尖嘴利,比起木屋区的女人来差了太多,此时她把握时机一开口,就让这些女人顿时落了下方,大部分人都闭上了嘴巴!

    看到这些女人因为自己一嗓子就闭了嘴,赵美珍脸色更显倨傲,一手叉腰,一手戟指:“冇见过市面!我再讲一遍,下午四时,从我家楼下出发,徒步去太平山半山区鬼佬的别墅前献花,有人带队,愿意去的,付十元车资,献花时哭出声,落泪的,有人会记住,到时多给一袋酱油!只要一千人!别想占老娘便宜,动些先付钱或者多报人头的念头,你去工厂做工,也要做完才付账!前几日有人吃过师爷辉派去的药糖,话俾你们听,那就是鬼佬免费送你们的!肚子里虫都排出去,去对鬼佬道声谢也是应该的,又有钱拿。不过话说在前,不准随便提起你们是收了钱嘅,全部是自愿!懂了咩!如果有鬼佬问起,也不要说自己是住在太和街,可以是九龙城,油麻地,旺角,铜锣湾,总之,不能全部是一个地方!如果有人搞砸这件事,差佬上门拉人唔好怪我!嘴都紧一点,不要比街上那几个勾男人的三味鸡腰带仲要松!”

    她一番话吼完,大多数街坊妇女都陷入沉默,或者小声嘀咕,但是总有些性格强势的女人不是那么容易被吼下去,一个妇女在人群里叫道:“珍嫂!你一家是新来嘅!如果我们做完回来,你全家搬走或者不认账,我们揾边个?难道有人够胆找鬼佬咩?”

    有第一个人开口,就有第二个:“就是!说的好听,每人十元,如果不认账怎么办?一千人,一人十元就是一万块,你有一万块便宜街坊,仲会住这种旧楼?早就去租千尺洋房啦!”

    “珍嫂,你拿钱出来让大家看下,我们也安心,十几里路过去仲要爬山,年纪大的,简直是用老命赚这十元钱呀。”

    三楼上,娄凤芸正帮宋雯雯梳头,师爷辉被宋天耀借去跑腿,娄凤芸自己出行不便,虽然赵美珍不钟意寡妇,但是现在终归住的是娄凤芸买下的唐楼,而且师爷辉又是去帮儿子跑腿,所以打发宋雯雯上去照顾娄凤芸,这两日,宋雯雯倒是被娄凤芸给笼络住,小吃,女儿家的小饰品,广生行的花露水,胭脂粉轮番贿赂,让宋雯雯都觉得最好师爷辉与自己哥哥私奔再不回来才好。

    楼下的争吵声,坐在卧室床边的娄凤芸听的一清二楚,尤其赵美珍那彪悍的嗓音,简直是在街头喊一声,站在街尾公厕里方便的人都能吓的尿不出。

    “雯雯,帮我把拐杖拿来。”娄凤芸帮宋雯雯把头发梳了个漂亮的侧编麻花辫之后,对宋雯雯说道。

    宋雯雯把拐杖取来,动手扶着娄凤芸想要朝卫生间走去,娄凤芸摆摆手:“不用,扶我到床尾。”

    到了床尾,娄凤芸略微吃力的俯下身,从木床床尾处取出个多宝盒打开,里面是几沓新旧不一的港币,娄凤芸看了一眼,把多宝盒合上递给身边的宋雯雯:“拿好,陪我下楼,珍嫂口气大但是底气虚,她现在拿不出钱给街坊看。”

    宋雯雯虽然年纪小,可是也是在女子茶楼上过工的,贫寒人家的女儿,懂事的早,看到这些钱宋雯雯第一反应是:“芸姐,这么多钱露出来,可能会被有心人抢走,街坊也不会全都是好人。”

    “没关系,走吧。”娄凤芸拄着拐笑笑,在宋雯雯的陪同下走下楼。

    赵美珍被那些质疑她拿不出钱来的妇女们追问的连连哑口,额头鬓角已然见汗,宋天耀虽然让她帮忙叫些街坊去献花,却没有先把钱给她,眼下这些八婆各个只懂看眼前,一定要先见到她有本钱才舍得出力,倒让她非常为难,正在思索是不是先去找个银号借些利钱出来时,娄凤芸自己拄着双股,一身小袄唐裙,高跟木屐的扮相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双手紧紧抱住多宝盒的宋雯雯。

    “边个再同珍嫂顶嘴,我即刻让人砍死她全家。”娄凤芸慢慢走到赵美珍身边,一张俏脸冷如冰霜,环视身前众人,语气狠厉的对面前众人说了一句。

    连身后宋雯雯,身旁赵美珍,都被这句话吓的打了个哆嗦,这小寡妇最近几日对赵美珍宋雯雯等人柔声细语,小心翼翼,让她们两个几乎忘了,这个可是当初宋天耀身边有两个警察用枪护着,都敢直接开口让人砍死宋天耀的女人。

    前福义兴老四九,嘉林边道木屋区华云麻雀档老板娘,娄凤芸。

    只一句话,一个眼神,唐楼前所有街坊全部朝后退了几步,垂下头去,鸦雀无声!

    娄凤芸打量了周边众人的动作,沉默几秒后才继续说道:“雯雯,把盒子打开,给这些没见过钱的人看清楚,等她们看清楚后就让她们滚远点,换批人来做事,香港穷人多的是,没必要把珍嫂的好心浪费给一些不识抬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