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第一三二章 思虑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我来向褚会长问一句话,褚家最后时,肯不肯帮章家的忙。”宋天耀双眼平视着褚耀宗,慢慢开口。

    褚耀宗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扩大,到最后更是爽朗的笑出声:“问的好,褚家当然要帮,你如果想含怒出招,尽管去做,现在大家就算全都明白你是装疯卖傻,也只能无话可说,先兵后礼,也好让鬼佬,五邑人,章家见识一下我们潮州人的手段和气度。”

    得到褚耀宗这句答复,宋天耀从书房的座椅上站起身:“多谢褚会长,我走先。”

    看褚耀宗点点头,宋天耀转身出了书房,朝褚家大宅外走去,等走出大门,才发现潮勇义的烂命驹带着十几个手下,正站在褚家门外十几米的地方等候,恩叔则看在大门外,看到宋天耀出来,对宋天耀笑笑,转身回了褚家。

    “宋秘书。”烂命驹带着十几个手下迎上来,对宋天耀开口打招呼。

    宋天耀心中一动:“你们来负责保护我?”

    “恩叔打电话到码头货栈,让十哥安排人这段时间护住宋秘书。”烂命驹脸色有些复杂的对宋天耀说道。

    这位宋秘书,当初大佬陈阿十满心以为褚孝忠能轻松解决他,没想到最后反而是陈阿十灰头土脸,不仅没能扳倒宋秘书,在褚会长面前也失了亲密,最严重的是,码头居然让出位置被福义兴插了一根旗。

    宋天耀却在佩服恩叔,不愧是褚家这位褚会长一刻不能离的大管家,褚耀宗都没有吩咐叮嘱他为自己安排人,这位大管家就已经想到找些懂拳脚的人保护自己,在这种大家族里服侍人,眼光心思恐怕不比自己这个外面跑腿的秘书差多少,甚至可能还要强上几分。

    “那就辛苦驹哥你们几位兄弟。”宋天耀对烂命驹笑笑:“我这几日的确有些不太平,有人想要我的命。我这几日,就把命交到驹哥和几位手上。”

    烂命驹认真的点点头:“宋秘书,我们这些人就是靠命揾钱,不敢说打遍港九,但是只要不是军队架好机枪扫射子弹,只是江湖人找你的麻烦,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总不会让人伤到你。”

    “谢谢。”宋天耀对烂命驹说声谢谢,就打量褚家左右,想看看那个赚了自己两百车费的车夫到底走了没有,烂命驹把手指衔在嘴里吹了个响哨,两辆黄包车被人拉着从远处山下跑了上来。

    两辆黄包车停在宋天耀面前,烂命驹身后一名小弟亲自站到黄包车车头前准备拉车,烂命驹对宋天耀说道:“恩叔说宋秘书出行不方便,我特意搞来两辆黄包车,不用车夫,由我的兄弟们负责轮换为宋秘书拉车,不知道宋秘书准备去哪?”

    “去见陈阿十。”宋天耀听到烂命驹的话,干脆的上了车。

    “去码头见十哥。”烂命驹上了另一辆黄包车,十几名手下跟在车旁一起下山。

    两辆黄包车赶到中环码头时,陈阿十正坐在一处堆积如山待运走的米袋上叼着香烟出神,看到烂命驹和宋天耀赶过来,陈阿十皱皱眉,烂命驹和手下十几个功夫不错的人被恩叔叫走这两日去照顾宋天耀,他是知道的,但是宋天耀带着烂命驹这些人又跑回码头见自己是为什么?想要炫耀在褚家得宠?

    他脑袋里胡思乱想,黄包车已经跑了过来,陈阿十一个漂亮的腾空翻,从米袋上上跳下来,稳稳站到地面上,黄包车恰好停到他面前。

    “十哥。”宋天耀面无表情的从黄包车上走下来,向远处望了望海面,这才看向对面的陈阿十:“我有事想请你做。”

    “阿驹冇问题嘅,十几个兄弟各个都学过拳,又带了家伙,就算对面有几十人也不会敬嘅。”陈阿十听到宋天耀说有事拜托自己,马上以为宋天耀是不是认为自己安排跟着他的人太少,所以不耐烦的开口解释了一句。

    宋天耀慢慢站到陈阿十的面前,把头凑到陈阿十的耳边低声说道:“雷疍仔,能不能帮我揾他出来。”

    “雷疍仔?”陈阿十朝后退了一步,与宋天耀拉开距离,慢慢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他为褚家在码头开工多年,现在又开始做禁运品贩运,自然听过这个人:“我能揾到,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你收了福义兴十四根黄鱼……”

    宋天耀没等陈阿十说完,就淡淡的开口打断他:“十哥,我不是让你帮我,我是有事让你去做,你不做?用不用我现在打电话给褚会长,让他对你讲?”

    陈阿十被宋天耀这句话顶的呃了一下,哑口无言,宋天耀继续说道:“你其实清楚,那十四根黄鱼,我没有自己藏下,老盯着这一点开口,咬不到我嘅,不如等下次找个新的理由去告状?今次你帮我揾雷疍仔出来,信少自然会关照你。”

    说完宋天耀转身想离开,不过马上就再度转回头,对脸色复杂的陈阿十说道:“揾到之后,话我会在陆羽茶楼二楼包厢等他,只等到晚上八点,过期不候,话俾他听,全港的盘尼西林和pas肺片这些救命药品,全都在利康的手上。”

    这句话叮嘱完,宋天耀上了黄包车:“中环差馆,我去取东西。”

    ……

    章玉良没有敢直接回章家,先是去了欧洲海岸公司,章玉麟没有在公司,章玉良又打电话去尖沙咀的私人会馆给潘律师,想让潘律师拿钱去中环差馆把工厂老板和工人,想办法保释出来,可是会馆电话一直没人接听,章玉良皱皱眉,自己一离开,那些上海人就偷懒下班?当自己不是老板明日就收拾不了他们么?

    章玉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揉着自己的眉心开始分析自己杀了宋天耀之后的反应。

    代锋不会自己去动手杀人,当然,就算代锋亲自动手,也没有关系,无非杀完人之后低调一段时间,安排人顶罪,等与利康这件事尘埃落定,再让他出来。

    至于代锋会不会失手,章玉良从没有想过,代锋的功夫他见识过,就算信不过代锋,章玉良也信得过他那位合作伙伴,代锋是那位合作伙伴的贴身保镖,一向可靠。

    “铃铃铃”手边的电话铃响了起来,章玉良神色平静的拿起电话听筒:“喂,欧洲海岸公司,我是章玉良,哪位?”

    “我是你三哥,阿良,你今日是不是搞事?”电话那边,章玉麟的声音传来,有些愠怒。

    章玉良好像做贼心虚般嘿嘿笑了两声:“又让三哥你知道?我得知利康的褚孝信今日居然成立个乜鬼乐施会,又让鬼佬的老婆当着港督夫人的面,陷害欧洲海岸公司,就小小教训对方一下啦?”

    “你让人去找褚孝信的麻烦?”对面刚刚赶回章家的章玉麟屁股还没坐稳,就又站了起来。

    章玉良急忙否认:“不,不会,我点会那么不懂事,是褚孝信的秘书,整件事都是他那个秘书想出来的,我让人收拾他一下出口气,不算犯错吧?”

    章玉麟松了一口气:“真的冇搞褚孝信?只是找人教训他秘书。”

    “褚家二公子,我头坏掉咩?他泼我一杯茶我都忍下,当然不会不识时务,就是随便在码头找了几个苦力,麻袋套头,教训那个秘书一下。”章玉良语气诚恳的在电话中说道。

    章玉麟在电话里叮嘱道:“各大报馆我都已经让其他药业公司的叔伯去登门打招呼,应该能压下,利康到现在都冇后续动作,我看无非是想坐下谈,你这两日不要私下搞事,你知不知我刚刚去见蔡会长时,被在场的褚耀宗得到个消息后,突然瞪了一眼,那气势,吓的我以为你找人打坏了褚孝信。下次有事先同家人打招呼,你年纪也不小,麻烦你,在做事之前能不能不要那么冲动,为家人考虑下?”

    “知道啦三哥,我如果不为家人考虑,我点会忍褚孝信那杯茶,我大哥二哥三哥各个威风,比褚家也不差太多,我早就翻脸,就是听你们的话我才忍下嘛,下次保证不会再发生。”章玉良听到章玉麟说褚耀宗得到了一个消息突然对章玉麟翻脸,眉宇间的那最后一丝忧虑都消失不见,笑吟吟的说道。

    章玉麟说道:“晚上你准时回家吃饭,陪母亲上香,让她不要担心,我晚上去见药业协会那几家叔伯,让大家先安心,章家一定把整件事处理干净。”

    “知道。”

    两兄弟挂断电话,章玉良打了个响指,褚耀宗看自己三哥的那个眼神,很明显是得到了宋天耀被代锋杀死的消息,宋天耀一死,再把包装厂老板和工人从差馆带出来,自己稍稍暴露出来的首尾,就可以继续藏匿。

    为家人考虑下?

    章玉良从座位上站起来,嘴里慢慢重复了一下自己三哥在电话里说的那句话,走到办公室窗前朝外望去,夕阳西下,已近黄昏,整座城市连同周边的海水,都如同被镀上了一层黄金,如同传说中古印加的黄金之城。

    他慢慢拉下窗帘,转身出门,今晚回家做个孝顺儿子,陪母亲吃饭,上香。

    章家这次的风潮,有三位哥哥在,轮不到他指手画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