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正文 第一六三章 兰香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在麻雀馆外立了不足两分钟,那个进去送消息的伙计就急匆匆跑了回来,嘴里对宋天耀说道:“光叔请您进去,宋先生请。”

    他引着宋天耀进了麻雀馆,沿着楼梯上了二楼,此时二楼楼梯处,一个穿着唐装的老头已经满脸带笑站在那里,正望着扶梯而上的宋天耀。

    跟在宋天耀背后的烂命驹轻轻提醒了一下宋天耀:“那就是大眼光。”

    “光叔。”宋天耀脸上露出熟稔的笑容,等站到二楼之上,穿着西装有些不伦不类的朝祝旭光拱拱手:“我……”

    “阿耀,早就听你阿爷讲过你,果然一表人才。”祝旭光伸手表示亲热的拍拍宋天耀后背,揽着宋天耀朝他的雅间包厢里走去:“后生可畏,来,进房间再聊。”

    两个人完全没有第一次见面的生疏和尴尬。

    宋天耀没有注意二楼的环境,但是烂命驹却注意到远处大厅供人休息的几处散座上却坐着人,他微微朝宋天耀身边走了几步:“宋秘书,那几个是条四的人。”

    宋天耀扫了一眼,又看看身边的祝旭光,祝旭光脸上带着笑轻声说道:“你来的正好,不然我也要去见你阿爷,进房间你就清楚。”

    宋天耀对烂命驹说道:“留在外面等我。”

    “知道,宋秘书。”烂命驹朝后退去,看着宋天耀和祝旭光进了包厢。

    宋天耀与祝旭光进了包厢,一眼就看到正面色平静,临窗而坐嗅着窗边一株建兰花香的齐玮文。

    此时齐玮文倚在窗台旁,侧身对着包厢的门,在那件紧身碎花小袄的衬托下,她玲珑有致的上身完全暴露在宋天耀眼中,尤其那个轻嗅兰花香味瞬间,脸上流露的刹那欣喜,让宋天耀随着齐玮文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心中一动,只是随着她转过头来,脸上那欣喜也就蓦然消散,再度换上了荣辱不惊的淡然表情。

    “宋秘书。”没等祝旭光介绍,齐玮文就从座位前站起身,大大方方的走过来,对宋天耀伸出手:“没想到昨晚之后,这么快就再次见面。”

    宋秘书伸出手与对方白皙嫩长的手指略握了一下就松开,坐到旁边的一处座位上,淡淡笑道:“齐堂主今次不再叫一声宋世侄了么?”

    他想看看这女人微微尴尬的表情,可是齐玮文只是笑笑:“昨晚是我鲁莽,宋秘书既然不是江湖人,我那声宋世侄倒是让人见笑了。”

    “那个人的手指都接好了吗?”宋天耀等对方说完之后,就突然又抛出个问题。

    这次齐玮文脸上表情顿了一下,不过随即说道:“有劳宋秘书关心,已经请了正骨师傅。”

    “让他小心点,下次再惹我家人,就只能让正骨师傅先去海里帮他捞回手手脚脚再去接。”宋天耀冷冷的说完之后,转身看向祝旭光,微笑着开口:“光叔,我今日冒昧登门,不是为了十四号的事,是有件事想请你看在和勇义与我阿爷交往多年的面上,帮我个忙。”

    “哦,阿耀你讲。”祝旭光脸色变了变。

    祝旭光是洪门天宝山黑骨仁在世时,收的最后的一个门人弟子,比宋成蹊小了两岁而已,可是宋成蹊当初来港时,与黑骨仁是平辈论交,黑骨仁下面的弟子徒孙,哪怕比宋成蹊年纪大的,也要称一声宋师叔或者宋山主,祝旭光年轻时与宋成蹊见过几面,后来随着在江湖上逐渐崭露头角,就少了来往,毕竟没有谁愿意自己已经成名多年,被人前呼后拥,却要看到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还要去乖乖行礼叫师叔,失了面子。

    东梁山与和勇义之间,虽然的确是正宗洪门同门,但是已经很多年没有来往,而且宋成蹊那种性子,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求过人哪怕一次。

    倒是没想到他这个孙子,第一次见面就开口,要求自己帮忙?

    “听说和字头与李裁法的清帮准备开战?”宋天耀对祝旭光开口问道。

    祝旭光点点头,这种事已经在江湖上不算是什么秘密,也无所谓要瞒任何人:“是和胜义与清帮打了起来,大家都挂着和字头的招牌,当然要同和胜义站到一起,说起来,李裁法今日还约了我和其他六位和字头老一辈,去丽池的茶舍把这件事拿到桌面上聊聊。”

    “光叔,您江湖经验丰富,比我阿爷见的江湖阵仗要多太多,这种事如果谈,您认为有没有可能谈的妥?”宋天耀继续问道。

    被宋天耀捧了一句,虽然不至于让祝旭光脸上带笑,但是心里却颇为受用:“这种事怎么可能一次就谈妥,现在双方各自不退让,总要打过几次,分出胜负,让一方主动开口服软才可能真正坐下谈清楚。”

    “那就是说,仍然要打?”

    祝旭光肯定的说道:“今日和字头叔伯与李裁法坐在一起,就是准备按江湖规矩,定下时间地点,双方带齐人马打一场,不打一场,怎么谈?”

    “光叔,有没有可能,我拿钱出来,让和字头与清帮定下今晚在中环码头打一场?”宋天耀说完之后,还瞥了齐玮文一眼。

    祝旭光愣住,低头不去看宋天耀,手里把茶水朝嘴边送去慢慢啜着掩饰疑惑:“这种事,按理说,是和胜义和李裁法作主,不过和字头其他叔伯如果开口,也不算坏了规矩,几位叔伯一起开口,就算是和胜义坐馆烂面楠,也会同意,只是……”

    “每位见李裁法的和字头叔伯,十万块港币,光叔十五万港币,只要能定下今晚在中环码头开打,光叔的十五万,我可以现在就让人先取来,其他叔伯的六十万,明日一早也送来光叔这里交给光叔安排,出来混,就是为了生财嘛。”宋天耀干脆的说道。

    祝旭光喝茶的动作停住,十几秒之后才开口:“阿耀,虽然你不在江湖上行走,但是我一样当你是我子侄,你的事,能帮我一定帮,只是无端端,干嘛一定要选在今晚的中环码头开打?”

    “都讲了是生财嘛,我老板今晚有大量的货,准备在西环码头出海,和字头和清帮如果在中环码头动手,能把西环码头那些水警也吸引过去,你也知道,最近走私查的很紧,和字头和清帮打起来,吸引大部分注意力,我在西环码头的货船,出海就能更安全一些。”宋天耀朝祝旭光露出个笑容,把手里的五五五香烟让给对方一支,又帮对方点燃。

    祝旭光心中盘算一下,宋天耀这番话说的倒也值得相信,而且开出的价钱也不菲,只是收买七个叔伯,就开出七十五万港币的价码,绝对已经算是高价,和字头和清帮在哪里开打都无所谓,既然有钱收,这个忙的确可以帮他。

    倒是没想到,穷酸刻板的宋成蹊,居然有个身价富贵捞偏门的孙子。

    不过他心中答应,面上却不会流露出来,而是望向旁边始终没有开口的齐玮文,再对宋天耀说道:“阿耀,你要我帮忙的事我可以去帮你和其他几个人谈谈,可是齐堂主找到我,对我讲昨晚的事……”

    “昨晚有什么事?光叔开口,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宋天耀也看向齐玮文,随后对祝旭光笑了起来,豪爽说道:“无论昨晚发生咩事,只要光叔你帮我这次,我就全都忘掉,大家和气生财的嘛。”

    祝旭光听到宋天耀这番话,脸上才露出笑容,本来齐玮文来见他,是希望他能出面一起去见宋成蹊,为昨晚十四号与宋成蹊宋天耀发生的误会做个和事佬,没想到刚好宋天耀居然今日也来见他求他帮忙,两件事合成一件事,宋天耀求他帮忙,他就让宋天耀对十四号的事既往不咎。

    如今宋天耀点头,只要今晚和字头与清帮在中环码头开打,除了自己收一份钱之外,对十四号让自己帮忙的事,自己也算是做到,而且十四号开出的好处并不比宋天耀的十万块差多少。

    “那好,话不多说,已经就快中午,我先去丽池的日升茶舍赴会,提前和几个老家伙打好招呼,帮阿耀你安排好这件事,你可以在这里等消息。”祝旭光说着话起身准备离开,出门前又对齐玮文说道:“齐堂主就帮忙替我招呼一下阿耀,既然阿耀已经决定既往不咎,你们双方把话讲清楚就是。”

    “让祝山主您费心了。”齐玮文笑着将祝旭光送出包厢,这才回过身望向宋天耀:“宋秘书,昨晚的事是陈香主做的不光彩,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十四号能做得到的,一定做好赔罪,清帮那里,十四号也能说上话,如果十四号表面答应李裁法与他联手,我想李裁法可能会更有信心,也能更痛快的答应今晚与和字头打一场分胜负。”

    “说来说去,还是要让东梁山答应十四号,对清帮动手?”宋天耀对齐玮文问道。

    齐玮文轻轻点点头:“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您觉得呢,宋秘书?”

    “只剩两个人的东梁山,居然还能被人求,有时我真的是搞不懂你们这些江湖规矩,不过我做生意,最关心的是,我答应你,有什么好处?十万块打发掉我阿爷,也许可以,但是想喂饱我,未必够呀。”宋天耀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对齐玮文笑着说道:“对不对?”

    “不知宋秘书想要什么好处?”齐玮文看向宋天耀,微微沉吟一下再度开口。

    宋天耀盯着齐玮文看了一会儿,微笑着摇摇头站起身,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不过迈步出门之前,他望向面上不解的齐玮文,开口说道:“我答应了,至于好处?齐姑姑就替我再去嗅一次兰花罢。”

    说完之后,宋天耀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只留下齐玮文怔了片刻,把目光投向窗台处那株静静开着的建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