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第一九一章 不复昨日(为彼此彼此加更)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这几日,江湖上被流传最盛的两条消息,第一条,福义兴坐馆金牙雷约了江湖同道宣布,福义兴叔伯林满,谭长山,白春亭等人,香港沦陷期间勾结日寇,为虎作伥,犯了帮会规矩,已经被他亲自作主,按帮规把三人就地正法,清除出福义兴门户。

    第二个消息则是刘福在接受报馆采访时表示,旺角差馆探目黄云超私贩鸦片案,是由他亲自着手制定并签署的行动方案,警方在黄云超家中起获大量烟枪,鸦片,警方在抓捕过程中,黄云超持枪抵抗,被抓捕警员迫于无奈才开枪击毙,探目空缺经九龙区探长张荣锦建议,由前油麻地警署探目颜雄接任,并因颜雄多年来工作兢兢业业,屡次在侦破行动中表现出色,晋升为刑事侦缉高级探目。

    这两个消息的共同点在于,让颜雄在警队与江湖上的声望迅速高涨,警队内都知道是颜雄亲自开枪杀了黄云超,但是刘福也好,黎民佑也好,张荣锦也好,就这样捏着鼻子认下了颜雄的功劳,并且张荣锦亲自建议,由颜雄顶替了旺角警署黄云超空出的探目位置,又提升一级,成为旺角警署刑事侦缉高级探目。而江湖上更在意的是,颜雄杀了九龙十八虎中的老鼠祥,柴花超,以及江湖大捞家谭长山,可是无论是福义兴还是柴花超所属的和胜和,乃至是九龙十八虎的其他那些人,目前都没有人站出来敢对颜雄提为死者复仇的事。

    这种沉默江湖上开始盛传颜雄背靠太平绅士,是奉旨杀人。甚至还有人活灵活现的对外宣称那位大人物拿出了上百万港币,一心捧颜雄出头,成为潮州人在警队内的探长级人物。

    除了颜雄之外,整件事中还有一个人的名字被传开,是个叫晚晴女人。

    带走她的老鼠祥,被颜雄杀了,想要占她便宜的黄云超,被颜雄杀了,对她示好的谭长山,被颜雄杀了,原因只有一个,这个女人天姿国色,美艳绝伦,最重要的是,她是颜雄身后那位大人物的女人,颜雄能讨得大人物欢心,也是因为帮这个叫晚晴的女人杀人,才入了对方法眼。

    无论外界如何传言,颜雄杀完人短短两日内,就已经穿回便衣到旺角差馆上任,而且出手极为豪爽,包下了整座凤如酒楼,宴请旺角差馆除了鬼佬之外的所有同僚,上至探长,下至最低级的军装散仔,全都亲自邀请,探长除了正式的邀请柬之外,还有一份金器首饰做见面礼,普通便衣,探目之类也有燕鲍翅参之类的名贵补品,就连下面的军装,颜雄也亲自每人发了两条三五香烟。

    被调到他手下的那一组兄弟,除了他自己带来的阿伟和阿跃,所有新人,不仅不需要向他道贺行贿,而且还为每人发了两百块的红封,凭借这些表现,让颜雄马上就成为旺角差馆风头堪比探长邵会宁的大佬级人物,其他几个探目手下的便衣,都开始琢磨心思,想要调到颜雄手下当差。

    “雄爷,这是旺角的师爷谭为您下的帖子,请您晚上赴宴。”一名颜雄的手下敲开颜雄办公室的门,对里面正靠在办公椅上翻看电话薄的颜雄说道。

    颜雄把电话薄扔到桌面上,接过对方递来的精美请柬扫了一眼,随手丢到旁边,脸上哪有杀人当夜的狠厉,笑眯眯如同笑面佛一般:“收了多少好处替师爷谭送信?”

    便衣摸摸头,尴尬的笑笑:“他心腹小弟给了我十块,让我帮忙给雄爷送上来。”

    “我挑他老母,十块钱就打发我兄弟跑腿?”颜雄瞪起眼睛说道:“等下去楼下军装部和其他沙展手下打招呼,今晚出警,出警的兄弟每人我私人补贴一百块,抄了师爷谭所有的场子,或者让师爷谭滚来这里亲自见我,想为死掉的柴花超出头,我在这里等他。”

    这个便衣愣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雄爷,师爷谭在旺角势力不小,就连探长那里……探长也分润师爷谭那些生意的好处。”

    “好处?他给探长好处,我也可以给,抢了他的,做些证据栽赃到他头上关他十年八年,把他生意找听话的江湖人接手,按月把属于探长的那份多一倍交给探长,再拿出一部分犒劳差馆内的所有兄弟,不是更好?差佬干嘛要怕那些字头中人?你手里的枪是用来掏耳朵的?”颜雄说到这里,更是直接开口喊了一声:“阿跃!”

    外面一名穿着崭新花格衬衣的青年走了进来:“雄爷,你揾我?”

    阿跃就是当晚开枪打了鹅颈豪一枪的那个军装,颜雄对他印象深刻,自己的高级探目位置由宋天耀安排妥当之后,组建他自己的侦缉队人手时,第一件事就是把阿伟与这个军装抽到了手下。

    那一晚愣愣呆呆的小军装,一跃成为刑事侦缉队便衣,颜雄的心腹。

    “知不知道师爷谭?”颜雄把两条腿搭到办公桌上抖动着,对阿跃问道。

    阿跃点点头:“知道。”

    “你去替我送个信给他,他请我,我没时间,想谈,下午四点钟到五点钟之间来我的办公室,如果五点钟之前没见到人,他不要说与探长的交情,他与张荣锦的交情我都不记得,十块钱,我蒲你阿姆,拿我兄弟当乞丐?你记得送信时丢二十块还给他,让他替我赏给路边乞丐。”颜雄开口说道。

    “是,雄爷。”阿跃答应一声,转身就要出门。

    就在这时,外面的阿伟快步走了进来,对正瞪着双眼摆出一副嚣张气度的颜雄叫道:“雄爷,晚晴小姐来了。”

    颜雄靠在办公椅上,双腿正翘在桌上抖着,随着阿伟嘴里的这句话,差点一个趔趄摔下去。

    “在哪?快请进来!不!我亲自去接晚晴小姐!”颜雄扶稳座椅后马上站起身,连声说着话,手里把敞着的衬衫钮扣麻利扣好,朝门外快步走去。

    果然,刚出了办公室,就看到已经换上一身寻常的淡蓝碎花小袄,可是仍然别有一番娴静气质的孟晚晴正沿着楼梯上走来,颜雄满脸堆笑的迎上去:“晚晴小姐,您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打发人过来讲一句,我去见您也可以。”

    孟晚晴朝颜雄稍稍欠身之后,这才抬起头对面前的颜雄说道:“颜警官,我来报案,是你身后那位警官在楼下时,让我来上面见你。”

    “进我办公室谈,哪个这么大胆,敢惹晚晴小姐您?”颜雄丝毫高级探目的架子都没有,如同公仆一般在前面引路,把孟晚晴引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又亲自把办公室的门反锁,让孟晚晴落座,帮孟晚晴倒水沏茶,最后忙完才毕恭毕敬的回到孟晚晴对面的办公桌后落座。

    等颜雄落座之后,孟晚晴有些失神的望着颜雄,颜雄也尴尬的望着孟晚晴,这是两人自从那一夜奔波之后,第一次见面,似乎一夜之后,两个身处风暴中心的男女,都再不是当晚模样。

    颜雄成了高级探目的事,孟晚晴并不知道,她今日来旺角差馆报案,遇到了颜雄的心腹阿伟,阿伟把她引了上来,她才知道这个把自己带到宋秘书面前的矮胖中年,已经成了警队内比黄云超更高一级的警官。

    至于孟晚晴,这段时间,感觉自己好像已经不认识这座城市,和这座城市里的人,那位宋秘书的确就是当初打赏给自己金条的青年,他也并没有如同黄云超或者其他别有用心的人一样,对自己威逼利诱,哄自己上床,甚至天光大亮之后,陪着自己的那些姐妹离开杜理士酒店时,自己也就与她们一起离开,离开时甚至那位宋秘书还在卧室睡觉,他那个跟班与颜雄也没有阻止自己。

    只是走出酒店之后,世界变了,自己回家见父母,街坊神神秘秘的在背后对自己指指点点,去海鲜舫准备开工赚钱还债,太白海鲜舫经理为自己结算了六个月的薪水,只说不敢再请自己去船上弹琵琶。

    失业回家还没等与父母对话,家中欠债的债主跟在自己身后登门,要把家中欠下的债务一笔勾销,只求自己不要找他的麻烦,自己稍稍客气推辞,据说也是在江湖中行走的债主就吓的要磕头下跪,痛哭流涕的说不想和九龙十八虎老鼠祥与柴花超一个下场,死的不明不白。

    好容易把债主劝走,父母又眼神怪异的打量自己,做贼一样压低声音问自己昨晚陪过夜的大人物到底是什么来头,得了多少过夜资。

    父母那炙热的眼神让孟晚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该在父母期冀的目光中撒谎说自己陪那位青年睡了一夜,还是如实说,那晚自己身边只有两个舫船姐妹同床共枕。

    在家里藏了几天缓和心绪,她的弟弟一直都没有回家,往常虽然他吸食鸦片,但是每日最少也要回家露次面,连续几日不见人的时候一次也没出现过,父母慌了手脚,让孟晚晴帮忙去差馆报案,请差人打听下她弟弟的下落。

    “晚晴小姐,你弟弟……的确有他的消息,你出事当晚,被柴花超带出插花公寓,你弟弟就被老鼠祥指使人打死,沉尸到了鱼尾石。”听到孟晚晴想让差馆查她弟弟的下落,颜雄脸色一凝,开口说道:“尸体还未打捞上来,但是老鼠祥的手下已经认罪被关押,老鼠祥也已经被当晚击毙。晚晴小姐,节哀。”

    孟晚晴出神的愣了一会儿,对她弟弟,她已经没有太多感情,整日吸食鸦片,流落街头,对他的死,孟晚晴可以说早就有心理准备,听到弟弟的死讯,除了最初时瞬间流露的哀伤,之后的感觉更像是解脱,她慢慢从座位上站起身,对颜雄得体的说道:“谢谢颜警官。”

    “那一晚,是那位宋秘书,救了我吗?”她扭过头,把自己的目光定在一处水仙上,轻轻的开口问道。

    颜雄没有冒然开口,也站起身,斟酌着语句说道:“晚晴小姐,今日宋秘书家里的店面开张,我要中午之前赶去捧场,不如我陪您一起去见见宋秘书,有些话,还是当面听宋秘书说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