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第一九三章 孟菀青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与宋天耀一起下车的自然是褚孝忠的秘书江泳恩,来这里也不单纯是为了祝贺宋天耀的药行开业,而是有些事物由她接手,此时宋天耀正边走边对她说道:

    “我注册在纸面上那家叫冠亚的二级分销公司,这两日偷懒,关于冠亚利润分配的账目和名单只拟了大概三分之二,回头我把名单和数目交给你,你自己补充全,每个月转到那些人的账户上就可以。”

    “你真的不打算自己再做褚先生的秘书?我听忠少讲,褚先生与他母亲都开口挽留过你,再说,就算不做秘书,这间叫冠亚的医药公司也能让你快速积蓄财富,为什么不自己打理,而是交给忠少?”江泳恩侧着脸,望向身边的宋天耀,好奇的问道。

    自己作为褚孝忠的秘书,无论如何都暂时比不上身边这位褚孝信秘书在褚家的风头,她并没有过多嫉妒,两人身份地位不同,褚孝忠独立自主,是事必躬亲的年轻商海才俊,自己只需要在旁边更多的为老板处理琐碎杂务。而褚孝信则更像是个不理朝政的阿斗,大权和信任全都交给了面前这个青年,所有利康的事都是这个青年一言而决,这种事不是纯靠嫉妒和羡慕就能得到。

    江泳恩只是不清楚为什么明明宋天耀如今在褚家地位炙手可热时,居然要淡出褚家的事物,甚至连褚耀宗都已经默认允许他注册成立的二级分销公司冠亚,都只留下公司注册人的名头,把公司事务全都转给了褚孝忠,褚孝忠就是为此才安排自己来和宋天耀做交接。

    “你真以为冠亚是我的一个人的?”宋天耀对江泳恩笑了笑:“海关的鬼佬,负责在香港海域缉私的英军,水警,那些工商业管理处的各个官员,全都要打理的,好处都需要由冠亚账目上的利润支付,至于冠亚之所以要挂我宋天耀的名字,是我用来为褚先生做招牌,让所有人都看到,我宋天耀一个小小秘书,只要做的好,褚先生就能让出五个分销公司中的一个给我,千金买马骨的故事而已,这些是做给外人看的,褚会长当然会同意,难道我傻乎乎的真把冠亚的利润独占?想想也不可能嘛,自己知自己事,稍稍赚一点就足够,想要出人头地,仍然需要靠自己努力……哇,两个美女在面前一动不动被人欣赏的机会真的很少。”

    宋天耀与江泳恩走到店面外的风雨廊处,才注意到娄凤芸,金牙雷站在门口,颜雄,孟晚晴站在街边,此时泾渭分明的正望着自己与江泳恩,所以最后才笑着在聊天最后转移了话题。

    “宋秘书。”

    “宋秘书。”

    “宋秘书。”

    “耀哥。”

    他在打量着门外的孟晚晴和娄凤芸,这些人也都纷纷开口同他打招呼,江泳恩看着两组人,半转过头,发丝甚至轻轻擦过宋天耀的耳廓,低声说道:“两个女人好像都比你看起来大些,真的是你的……"qing ren"?大房二房碰面呀?”

    “你年纪比我也大些,阿姑,今年有没有三十岁?你一把年纪还不是被我压了一头,不过我不会给你找回来的机会,多说一句,不聊工作时,你同其他女人也没有什么区别,一样八卦。”宋天耀没有回答江泳恩的问题,而是调侃了对方一下,然后神色自然的走到店铺外,朝两班人先介绍了一下江泳恩:“这是忠少的秘书,江泳恩小姐,有事来见我。”

    又指向娄凤芸,对江泳恩和孟晚晴说道:“这是芸姐,一直在我家楼上独居,我还未得手,不过以后有机会。”

    再转过身介绍孟晚晴给娄凤芸和江泳恩:“这是晚晴姑娘,不肯同我出街,所以我也仲未得手,所以大家不用太尴尬。”

    江泳恩的介绍还好些,可是介绍娄凤芸和孟晚晴时,宋天耀说自己未得手时语气平淡却轻浮的样子,让江泳恩忍不住瞪圆了眼睛,虽然现在一夫多妻制的确还未废除,但是女性独立和男女平等这种思想在她这种留过学,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脑海中已经深深根植,第一反应就是想看两个女人对宋天耀这种自大的男人有什么反应,会不会泼辣的骂几句。

    出乎她意料的事,孟晚晴只是听完宋天耀的话,好奇的望了下娄凤芸,没有出声,而娄凤芸则是胸部轻轻起伏了一下,明显是松了口气。

    “宋秘书,我开车载晚晴小姐过来的,她想亲自对你讲句谢谢。”颜雄看到宋天耀伸手去拿口袋里的香烟,先一步把自己的香烟已经递过来,帮宋天耀点上。

    “晚晴小姐有心了,请进。”宋天耀夹着香烟,朝孟晚晴露出一排白牙礼貌的笑道。

    然后就看向躲在金牙雷背后,刚刚开口叫自己耀哥,此时却有些畏缩嗫嚅的陈泰,笑眯眯的说道:

    “你又不欠我,又救过我,干嘛仍然这幅表情?”

    又与金牙雷微笑打过招呼,这才招呼众人一起进了西药店。

    孟晚晴本来有些迟疑,想要转身离开,可是她想走,颜雄哪能同意,一团心思就盼孟晚晴斗败寡妇芸,看到宋天耀,江泳恩等人朝店面里先走去,他在后面压低声音对孟晚晴说道:“晚晴小姐,宋秘书对你真是冇话讲,为了救你他那一晚付出不知几多,这种道谢的话还是要您自己讲给他听。”

    其实那一晚,颜雄自己豁了出去,至于宋天耀,什么都没做过倒是真的,脏活累活都是他颜雄一个人做的。

    孟晚晴微微摇头,她对宋天耀很有好感,不然当初绝望之际也不会脑中闪过对方的影子,可是等真的要与对方对话时,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留在了原地。

    “晚晴小姐,你就算不考虑自己,也考虑帮下我,看在我那晚舍命救你的面上,你半路离开,我颜雄哪里还有面子在,帮帮忙啦?”颜雄眼看宋天耀金牙雷等人都已经进了店内,有些焦急的说道。

    孟晚晴犹豫一下,最后在心中告诉自己,再见那位宋秘书一次,亲口对他讲过谢谢之后,就再也不见。

    等进了药店,却又没了与宋天耀开口的机会,很多街坊朋友本来就是想要与宋天耀攀交情才会特意登门,此时宋天耀出现,更是团团把他围住,让孟晚晴挤都挤不到宋天耀附近,更不要说开口道谢。

    店里街坊旧邻再加上江湖人,只有三十多人,等宋天耀的老豆宋春良在吉时点燃鞭炮炸响,所有人恭祝过生意兴隆之后,就被宋家请去隔壁街的酒楼就餐。

    街坊和其他女人由宋春良和赵美珍,芬嫂,娄凤芸等人去其他包厢招呼,宋天耀的包厢内,则只有金牙雷,高佬成,盲公石,陈泰,陈泰的小弟铁头苏,颜雄和他的两个手下阿伟,阿跃以及褚孝忠的秘书江泳恩。

    席上的客套寒暄敬酒之后,宋天耀放下酒杯,对金牙雷开口说道:

    “以后利康在码头上的事,雄哥为褚先生打理,这件事褚先生也已经点头同意,雷哥你的人以后听雄哥安排就是,如果有搞不定的事,也只需要去揾雄哥,他会决定是不是要通知褚先生。”

    即便心中早已经知道答案,但是等宋天耀亲口讲出来,金牙雷仍然心中忍不住一阵失落,慢一步就步步慢,颜雄那一晚心狠手辣,恰好又等到机会,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居然硬是被他一夜之间翻身,从一个军装成为了便衣探目,最主要的是成为了利康公司在码头事物的主理人。

    金牙雷心中失落脸上却笑容不变,对宋天耀说道:“阿雄做事无可挑剔,又是老福自己人,能被褚先生信重也是老福的机会。”

    旁边颜雄已经举起酒杯,朝金牙雷敬酒:“也要多谢大佬你给我机会,我敬你。”

    颜雄在酒桌上活络气氛颇有一套,两杯酒之后,就已经笑着询问陈泰,金牙雷有没有兴趣去他现在旺角的辖区内做些生意,他替宋天耀招呼这些江湖人,宋天耀倒是得到与江泳恩交谈的机会,江泳恩喝了一口竹蔗水,收起正在看的那份宋天耀刚刚在吃饭前用钢笔在纸上记下的名字和数目名单,对已经被敬过四五杯酒,脸上稍显酒红的宋天耀问道:

    “你以后不帮褚家做事,准备自己做什么生意?”

    宋天耀放下筷子,看着面前的残酒说道:“让家里人先做些小生意,等过几日我帮褚先生把生产驱虫药的制药厂事宜安排好,准备去香港大学图书馆读几个月的书。”

    “读书?你英文不是很好吗?做生意又有一套,对章家的布局更是让忠少都赞不绝口,好端端去读书做什么?”江泳恩听到宋天耀的话,怔了一下。

    宋天耀侧过头看看江泳恩,又收回目光摇摇头:“不同的,自己做生意与为别人做秘书不同,勉强跑跑腿肚子里的东西也许还够用,但是做生意,我连香港,日本,东南亚目前的商业形势都不了解,好像盲人一样,当然需要系统的学习,而且很多生意,你想找到合适的切入点,必然也要了解香港对这个行业的法律条文,行业规定。香港各行业专业书籍最多的地方在哪?当然是香港大学图书馆,所以我就去香港大学读书喽?禁运令不解除,进口的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出口商品又碍于原材料价格,无法降价与日本产品对抗,这段时间任何生意都会很难做,我干嘛要急着抢在这种时候去做生意?让家人搞些小生意糊口就蛮好。”

    “什么样的小生意?在你眼里算糊口?”江泳恩听完宋天耀的话,思考了几秒钟开口问道:“什么样的生意,又是值得你去做的?”

    “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生意值得做,不过有一点我知道,无论做什么,我得先有些筹码,有资格入场才行。至于糊口的小生意,遍地都是,骤然大富有些难,但是养几十口人吃饭穿衣应该足够。”

    “就是你的西药店?”

    “当然不是,那是用来让我老豆老妈养老,同街坊吹水用的。”宋天耀把杯中残酒喝掉:“慢慢来,时间还很充裕。”

    江泳恩还想问下去,赵美珍此时已经在外面推开包厢的门:“阿耀,过来同街坊讲句话,他们都已经吃好准备回家。”

    宋天耀起身离席,朝外去陪父母送客,礼貌的送走大部分街坊后,才发现孟晚晴也从包厢内走了出来,对宋天耀欠欠身,话语虽然清冷,但是低头欠身前那一抹眼神却满是依恋,她从自己手腕上挎着的手包里取出一个布袋,递到宋天耀的手里,轻声说道:“宋秘书,多谢您救了我,这是我的一点谢意,不成敬意。”

    把书本大小的布袋递到宋天耀手里,孟晚晴说完之后,低着头从宋天耀身边走过,朝楼梯处走去,宋天耀想着女人低头前看自己最后一眼的眼神,手里惦着布袋转过身,声音没有了之前的轻佻,而是难得认真的开口:

    “如果我现在陪你下楼同你聊聊,你愿不愿意聊完之后同我一起走走,孟菀青小姐?还是继续和那一晚一样,想对我讲,恨死我了?”

    孟晚晴听到宋天耀叫出自己真正的名字,错愕的转过身望向宋天耀,宋天耀微笑着朝她问道:“愿意,还是恨?”

    “愿意。”孟晚晴脸上虽然仍然淡淡的,但是却脸颊处稍稍泛起些晕红。

    宋天耀手里拿着布袋,走过去自然的牵起孟晚晴的手朝楼下走去,头也不回的对二楼楼梯口还未回过神的师爷辉说道:“让我老妈不要叫我,不要找我,我已经成年人,要去做些男人该做的事,忍了近二十年,很伤身嘅。”

    说完他用手轻轻握了握孟晚晴的手指,轻笑着说道:“想对我讲完再见就不见人?那种占你便宜的扑街容易打发,我这种貌似君子的色狼才最危险,现在再想不见人,太迟啦,菀青,《九叹-忧苦》云,菀彼青青,好名字。”

    “你知道我名字的来历?读过楚辞?”孟菀青听到宋天耀连自己名字的来历都知道,压下被对方握着手的羞意,惊讶的看向宋天耀。

    宋天耀坦诚的摇摇头:“没有读过,我特意请人向你父亲问的,顺便连你家住址也一并问了,就在你去海鲜舫上工被辞退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