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正文 第二一零章 晚餐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亲爱的,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贝斯夫人在女佣的帮助下,对着更衣镜换上了一身简约大气的纯棉长裙,这才亲自走到石智益的面前,帮丈夫整理着衬衫下摆,温柔的问道。

    石智益把自己的腕表戴到手上:“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们没必要再去见那个叫宋天耀的年轻人。”

    “为什么?”贝斯夫人直起身:“如果你不想去,我们可以推掉。”

    “不,并没有必须要拒绝的理由,这只是我自己的一种感觉,毕竟那个年轻人,很难让人猜到他在想做什么,换成普通人和他交谈会很吃力,这种人……感觉就像是我在伦敦读大学被邀请加入安塞会那个学生社团时,为我面试的那个学长,你能读懂他话语间隐藏的意思,就代表着他会认为你有资格成为他的朋友,他的社友,或者说足够被他重视的聪明人,如果我还有当年大学时一样的闲暇,倒不介意与这样一个年轻人聊聊天,但是现在我没什么心情去在意他想什么。”石智益转过身,把自己的后背对着镜子,方便妻子帮他把后背上的一丝压痕抹平,嘴里说道。

    比起自己丈夫对宋天耀的不置可否,贝斯夫人对宋天耀相对而言要更有好感,如果没有这个年轻人的帮忙,她不会是慈善家,水文科学家,仍然只是那些伦敦家族出身的官员夫人嘴中一个来自澳洲圣基达罪囚之地的土著女人。

    她前段时间返回伦敦,受聘成为了伦敦水文科学研究馆的高级研究员,并且在回伦敦之前,因为那份关于香港的水源水域调查报告,成为了香港大学的客座教授,出席伦敦圣公会座堂的慈善晚宴时,宴会上那些官员夫人眼中的嫉妒与羡慕几乎已经藏不住,她们仍然要依靠丈夫或者父辈的身份来收获请柬,请柬上的名字也必然需要先写上丈夫的名字或者头衔,而贝斯夫人已经可以不需要石智益的陪同,自己单独出席这种晚宴,而且请柬上也不会是英国海外殖民部香港殖民政府工商业管理处处长夫人这种又拗口又难听并且只会让人感觉地位低下的名字,伦敦圣公会用一个短短的称呼为她在伦敦的地位做了结论,上帝的虔诚信徒,水文科学家,慈善家贝斯-梅森。

    “亲爱的,我觉得那个年轻人很优秀,他把乐施会三位发起人其中一个身份给了安吉小姐,理由只是因为安吉小姐有了这样一个身份,能光明正大的返回伦敦。这点我觉得他和你年轻时有些相似,一样具有绅士风范。”贝斯夫人亲手帮石智益取过西装外套,微笑着说道。

    石智益把西装外套穿好,望着自己的妻子摊开双手,露出个夸张的震惊表情:“和我相似?和我年轻时相似?贝斯,亲爱的,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不,现在看来还是差你太多,你是我这一生见过的最英俊,最具绅士风范的男人。”贝斯夫人上前一步,动作自然的亲吻了一下丈夫,微笑着说道。

    “我得承认这个家伙的确让我妻子很有好感,去见见他吧,看看他准备对我们说些什么,有没有可能再如同我们第一次见到他那样,给我们个惊喜。”石智益轻轻拥着妻子,朝家门外走去,嘴里说道。

    但是心里,他却对今晚的见面没有任何期待。

    等两人到达太平山山顶餐厅时,宋天耀已经衣衫整洁风度翩翩的立在餐厅门外等着他们的到来,见到他们出现,礼貌的开口问候。

    宋天耀亲自陪着石智益和贝斯夫人一起进入餐厅入座之后,宋天耀朝侍者招招手,侍者带上来一份精致的礼盒,放到桌面上,宋天耀对贝斯夫人说道:

    “我前不久去了美国,今天上午才返来,特意带回些美国的纪念品当成小礼物送给贝斯夫人,多谢您在伦敦期间对安吉-佩莉丝的照顾,我给她打过电话,她让我再一次对您邀请她陪您出席伦敦圣公会慈善晚宴表示感谢。”

    “谢谢。”贝斯夫人看了自己丈夫一眼,微笑得体的朝宋天耀道谢,然后当面拆开了这份礼盒的外包装,里面是一套带有精美花纹的纯银茶具:“非常漂亮的纹饰。”

    “美国蒂凡尼生产的优雅女性下午茶专用纯银茶具,在美国上流女性之间很流行,听说很多美国女明星都用这种茶具喝下午茶,我在美国报纸上看到,连美国现在的总统夫人都要让佣人去排队购买一套,说来也很巧,美国总统夫人也叫做贝丝。”宋天耀对贝斯夫人说道。

    和英国人打交道与中国人不同,如果对面是中国人,宋天耀说不定还要讲些小小礼物不成敬意的谦虚词,但是对英国人这种鬼佬,你如果说小礼物不值钱,他们会当真,你必须要直接告诉他们,自己送的礼物贵重在哪里,方便他们和自己的朋友去吹嘘介绍。

    “我非常喜欢,谢谢你,宋。”贝斯夫人对宋天耀说道:“我上次返回伦敦时,见到了安吉小姐,她现在在伦敦高伟绅律师事务所完成她最后的实习期。《泰晤士报》的首席法律顾问,伦敦圣公会的虔诚信徒,朱丽安娜-艾贝女士得知安吉小姐在香港进行的善举之后,主动提出担任她的实习导师。”贝斯夫人对宋天耀说起了安吉-佩莉丝在伦敦的情况。

    鬼妹律师安吉-佩莉丝,宋天耀完全不担心她会缺少远大的前程,那种头脑就算是之前暂时被困在香港,也只是短期困顿而已,比起褚孝信,颜雄,金牙雷那些人,实际上只有鬼妹律师是陪宋天耀从一个要担心明天会不会被人抛弃,然后横死街头的小人物,完成了到如今能平稳借势换来不高不低一个位置的小生意人的转变,也见证了宋天耀的起步并深深参与其中,某种意义上,安吉-佩莉丝在整件事中提供给宋天耀的帮助,不亚于褚孝信,所以宋天耀觉得轻轻在后面帮她推动一下,让这个帮了自己的英国妞,能有机会进入伦敦五大律师事务所之一,并且跟随英国顶尖事务律师学习一段时间,非常有必要,做人要懂得感恩才行。

    “你应该不会只想约我和我妻子聊聊伦敦的天气,说说吧,去美国让你见识到了什么。”石智益等自己的妻子与宋天耀聊了一会儿无关紧要的话题之后,才用有些沙哑暗沉的嗓音,对宋天耀说道。

    宋天耀对石智益笑笑:“我做了两个月的功课,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我想要做些合法的小生意,哪怕香港是中国领土,现在是英国殖民地,却要按照美国的规则来进行,老实说,我发现这个问题时,石处长,我第一个感觉就是你现在坐的位置似乎不太舒服。”

    “美国的规则就是,你是想要赚美国人的钱,必须也要让美国人也赚钱,而且不少于你赚到的钱。”石智益认同的点点头:“因为整个世界现在都不能忽视美国,就像很多年前,整个世界无法忽视大不列颠日不落帝国一样。”

    宋天耀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巧的记事本,递给石智益:“我的一点点想法,希望石处长能给我一点点意见,我并不认为好处就该一个人独享,自私的人是没有朋友的,他需要有社会责任感,努力让更多人因此获益,比如帮助那些因为生意不景气却又不知道该干什么的人。”

    “你这番话倒是让我想起件往事,上次对我说出和你类似的这番话的还是个伦敦的政客,他的讲话让我昏昏欲睡。”石智益调侃了宋天耀一句,接过那个记事本打开,上面是宋天耀用钢笔写下的漂亮汉字,不过对石智益这个中国通而言,阅读汉字并没有什么难度。

    映入他眼帘的第一句话,就让石智益双眼瞳孔微微一缩:

    “禁运令与旧金山对日合约双重打击之下,香港制造业该何去何从。”

    这是一个说着只想要做些合法小生意的年轻人该考虑的问题?最少也要是一个行业协会的魁首,才有资格有心思去做这种文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