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第二五零章 高手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我接你搬去港岛住吧,之前你同跛明阿爷仲能相互照应,如今只剩你自己……”宋天耀站立良久之后,才开口说道。

    宋成蹊把自己对面那杯酒洒在地上之后,才摇头说道:“不去。”

    “安老院我帮你想办法挂在乐施会名下,总不会饿死他们,龙津义学我每月也自己掏腰包拿出一千块港币,找个懂教书的替你为那些孩子上课。”宋天耀看向宋成蹊:“老了就安心养老嘛,你中意清静,我帮你在东林寺里包下一处客房常住,让你同大师高僧们坐而论道行不行?”

    “走吧。”宋成蹊转过头,朝宋天耀露出个微笑:“你阿爷我见惯生死,你阿嬷,三叔死去都未击垮我,今日更不会因为跛明先走一步,我就撑不住。”

    “一辈子犟的都像头牛。”宋天耀无奈的说了一句,然后又开口说道:“算啦,以后龙津义学,安老院的粮食蔬菜钱,让师爷辉记到我的账上,我付给他。不过,只准现在这么多人,安老院如果再添人进口,不要说我,财神爷都养不起。”

    “不用你出钱。”宋成蹊把木桌的抽屉打开,在里面取出一沓钞票:“一万四千七百二十六块港币,杀完人之后,阿龙从鬼佬的办公室保险柜里搜出来的,省着点用,足够安老院那些老家伙吃很久。”

    “花光之后怎么办?”宋天耀无语的吐出一口气:“总不能你这么大年纪,准备重出江湖做大贼吧?杀富济贫呀?”

    “我愿意做善事,是为我年轻时犯的错赎罪,今日再杀人,是为了死掉那些中国人报仇,钱是不义之财,顺手拿了,怎么可能再去做贼?”宋成蹊看着桌面上的钞票:“这笔钱,除了拿出一点去庙里帮跛明买个牌位之外,再留出一部分做安老院这段时间的菜金,剩下的,我准备带安老院那些能动的老家伙们做做小生意,不能再让他们白白吃住,如果不是太多人白吃白喝,也不会搞到跛明要带一部分人跑去那家福利院,就是因为我的烂好心,才害死跛明。”

    “一万块,做生意?”宋天耀皱皱眉,他一时半会想不到一万块能帮自己祖父做什么生意赚到钱,安老院的老家伙们也不太可能做些重体力活。

    “不如开间酒楼,老人们可以帮忙洗碗洗菜,年轻些的少年可以帮忙跑跑腿送送菜,客人剩下的饭菜能分给穷人,也不至于浪费掉,而且客人方面……”齐玮文在旁边听着爷孙二人开口对话,一直没有开口,直到宋成蹊说准备做小生意,宋天耀又没有想到门路时,她才说道。

    说话说了一半,她就没有再开口,而是看向宋天耀,眼神中带着探询。

    宋天耀眼睛一亮,齐玮文这个略带江湖气的美艳女人,倒是有一颗反应灵敏的头脑。老实说,宋天耀之前就没正眼看过江湖人,那些江湖人的头脑也就只配在黄赌毒这些有钱人或者大人物不屑的偏门行当里蝇营狗苟,把这些自诩白纸扇,红棍,元帅之类的狗屁江湖人丢到商场上,不用说宋天耀,就算是之前章家四少随便拽出一个,都能阴掉这些江湖人的所有积蓄,逼他们自己砍死自己。

    如果齐玮文开口说些不切实际的行当,宋天耀反而不奇怪,倒是齐玮文说开一间酒楼,宋天耀觉得倒算是一种稳妥方法,酒楼这种生意无非就是讲客源,她眼睛瞥向自己的含义,无非就是想说,把酒楼有宋天耀参与的消息传出去,福义兴也好,颜雄那些警队差佬也好,潮勇义也好,自然就会看在宋天耀的面子上登门捧场。

    “开间小酒楼也不错,不如就叫九龙饭店。”宋天耀点点头,看向宋成蹊说道:“夜深了,我走先,等阿爷你想好做什么,告诉我一声,我让人帮你安排。”

    “走吧。”宋成蹊朝宋天耀摆摆手:“我再想想看。”

    宋天耀转身迈步踩着楼梯下楼,齐玮文也跟在宋天耀的身后走了出来,九纹龙丢掉嘴里的烟蒂从台阶上站起身,看着走出来的两人。

    宋天耀拍拍九纹龙的肩膀,笑了笑:“今天也多谢你,双腿都好了?”

    “早就好了。”九纹龙抬了抬脚,对宋天耀笑容灿烂的说道。

    不过宋天耀下一句话,就让九纹龙再度苦了脸。

    宋天耀坏笑着对九纹龙说道:“那不如再去一次西贡码头,我想很多西贡船娘说不定正等着排队嫁给你。”

    “呃……”九纹龙低着头不再出声,宋天耀看向齐玮文:“齐堂主,你住哪里?我开车送你回去?今次辛苦你帮我照顾我阿爷,也多谢你的人帮颜雄收拾福利院里的局面。”

    “我就在龙津大道上租了套房,沿着路一直朝前走就到了,距离这里很近。”齐玮文对宋天耀微笑着说道。

    之前宋天耀为她披的风衣此时还裹在她身上,只是为她披风衣的人,似乎没有她想象中对自己别有心思,语气客气却又有些许生疏。

    “刚好,我的车也停在城寨外,阿龙,你晚上去哪里,我开车送你。”宋天耀对跟在身后的九纹龙问道。

    九纹龙说道:“去芬嫂的杂货店,我帮秀儿买了长……”

    他话说到一半就双手抱头,好像抓狂一样忍不住叫道:“扑街!四百多块买来的长笛!被我丢在了福利院!”

    “明天记得再去买一支就是了。”宋天耀取出自己的钱包,数出五百块递给九纹龙说道。

    三个人沿着龙津大道朝九龙城寨外走,此时龙津大道上正是灯红酒绿的时刻,赌档,酒帘,妓寨,鸦片馆,乌烟瘴气,不过倒是没有人不开眼,凑上来对三人揽客,就在即将到齐玮文租住的楼下时,还没等宋天耀九纹龙与齐玮文告别,齐玮文也还没来得及把风衣脱下来还给宋天耀,一个桀骜不驯的声音已经在楼道内响起:

    “齐堂主,你勾结潮州帮的人?”

    齐玮文听到这个声音皱皱眉,本来要离开的宋天耀和九纹龙也都停下脚步,黑漆漆的楼道里,十四号少山主葛志雄,带着师爷谭和三四个手下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什么时候勾结潮州帮的人?再说,我做什么也是你管的么?”齐玮文眼神复杂的先从葛志雄身边的师爷谭脸上略过,然后才语气冷淡的对葛志雄说道。

    十四号少山主葛志雄,短短几个月,已经在江湖上有了自己的花名,太子哥。

    而且他也确实在与争夺大权的尤春华和解之后,干了几件让十四号成员认同的事,带着手下亲自冲锋陷阵,与粤东帮,潮州帮打了几次,葛志雄虽然顽劣,但是胆色还是有的,十几岁时就在广州闹市开枪杀人,如今在十四号一班手下护卫下提刀砍人,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堂堂少山主能冲锋陷阵,他也算是聚拢了一部分人心,如今的十四号,太子葛志雄与外八堂大总管黄德鸿的势力一分为二,而且葛志雄的势力已经压过之前展露风头的黄德鸿。

    “你敢说这两个家伙不是潮州帮的人?师爷谭都对我讲过,那家伙是十四号的蓝灯笼,结果被你和潮州帮的差佬雄出面救下。”葛志雄也披着一件风衣,此时用手指着宋天耀和九纹龙对齐玮文说道:“这段时间,你躲在九龙城寨帮老家伙们教书,之前真是没看到,原来你居然懂得敬老!九龙城寨,潮州帮的地盘,你如果不勾结潮州帮,十四号内堂堂主一个人能在这种地方常住?我不能管?我现在是十四号少山主,不能管你?”

    “不打扰你们叙旧。”宋天耀对这些倒灶的所谓江湖事完全不感兴趣,既然来人是十四号的人,那就让他们自己慢慢聊。

    他转身准备走,葛志雄已经开口叫道:“站住!蒲你老母!你是不是潮州帮的人?”

    宋天耀皱皱眉,对身边的九纹龙开口问道:“我记得你讲过,你能一个打十个?”

    “对呀?”九纹龙点点头,对宋天耀说道:“肚饿时能打十个,吃饱之后,能打的更多。”

    “把这几个讲粗口的扑街打倒,我带你去食宵夜。”宋天耀取出香烟点了一支,对九纹龙说道:“快一点,给你一根烟的时间,我赶时间回去睡觉。”

    九纹龙等宋天耀这番话说完,已经一个纵步跳到师爷谭的面前,甚至没有虚引对方视线,右拳一拳砸在对方的金丝眼镜上,玻璃镜片被打碎直接扎破了眼皮!

    没等师爷谭惨叫出口,九纹龙已经抬腿朝着对方小腹重重补了一脚!

    旁边的葛志雄开口想要喊人动手,嘴巴刚刚张开,九纹龙已经拧腰左拳一记横抡,拳头重重打在对方的面颊骨上,葛志雄被打的朝旁边踉跄几步,歪倒在路边。

    葛志雄身后的三个跟班在九纹龙出手对付师爷谭时,已经去摸腰间的武器,此时葛志雄被打倒后,他们已经亮出了西瓜刀,朝着九纹龙扑上。

    九纹龙甩下自己的外套极快的缠在左臂上,用左臂厚厚的衣服格下对方的出刀,极快出腿蹬中对方的胸口!

    眨眼间,三个跟班就被九纹龙踹的倒地不起,把被砍破的外套套回自己身上,九纹龙看向宋天耀:“是不是去吃宵夜,大佬?”

    “动我黄纸兄弟师爷谭?斩死他!”远处,陪着师爷谭一起来九龙城寨的和胜义黑仔杰,看到对方率先出手发难,伤了结拜兄弟师爷谭,他亮出两把笔架叉,带着十几个人气势汹汹的朝这里快步冲过来!

    黑仔杰手握两把笔架叉一马当先朝着宋天耀九纹龙二人扑来,齐玮文此时迈步挡到了两人面前,似乎想要开口喝住对方,宋天耀则已经眼疾手快的捡起一把西瓜刀,把刀锋卡到葛志雄的脖颈处,也准备威胁对方。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大汉从旁边的小巷里斜刺冲出来,左手握着一把快刀,出刀如电,雪亮刀锋朝着黑仔杰的手腕削去!

    黑仔杰朝后急退一步,两把笔架叉架住这把刀,刀叉碰在一起爆出几点火星,没等黑仔杰再有动作,大汉的右手已经举起手枪顶在他的太阳穴上,声音懒散无力的说道:“香港江湖人是不是全都是你们这种只拿刀叉就敢在晚上出门逛街的小孩子?”

    “拿短狗出来吓人?”黑仔杰被枪口指住,不敢再动,不过嘴里却硬气的说道。

    年轻大汉正是黄六,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看向宋天耀,宋天耀虽然不知道黄六怎么出现在这里,不过却朝他微微摇摇头,示意对方最好不要开枪,今天已经有过枪案,再爆出枪杀案,很容易刺激到英国人的神经。

    黄六慢慢把手枪撤回来放回枪套,把刀与黑仔杰的笔架叉分开:“吓你不用短狗。”

    黑仔杰双手笔架叉一支护胸,另一支被反握,垫布腾身想要朝着黄六的胸口刺来。

    黄六朝旁边侧身躲过,快刀反握在左手,在侧身的同时,刀锋小幅度极快的从黑仔杰小腹处如风般划过!

    “和人交手摆出这么大动作?是想自杀咩?”黄六一刀得手,朝后退开,对此刻顿在原地,满脸痛苦以及不可思议表情,整个小腹几乎被一刀横剖开,此时鲜血淋漓的黑仔杰打了个哈欠说道:“快点去医院,让医生把肠子肚皮缝好,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我记得边个对我讲过,那个拿两把粪叉的家伙是双花红棍?”宋天耀看到黄六动作利落一刀就帮黑仔杰完成了剖腹,惊讶的对九纹龙问道。

    九纹龙此时脸色凝重:“这个家伙是个高手,就算我吃两只烧鹅都打不过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