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正文 第二六零章 除夕之日,蛇吞巨象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第二六零章 除夕之日,蛇吞巨象

    1952年1月26日,除夕。

    中国人的春节情结根深蒂固,无论富有或者贫穷,此时都已经在脸上带出了喜色,有钱的人家在门前挂起灯笼,贴起年画,没钱的木屋区人家,也都会去找一块红纸写上“出入平安”“万事如意”之类的挥春贴在门上,期冀新的一年为家中带来好运。

    鞭炮声也早早就响了起来,多是儿童们用长辈给的红封利是,送到杂货店换成了鞭炮,此时乒乒乓乓响作一团,偶尔也有人会放些比起普通鞭炮更粗更大的震天雷,爆炸声震耳欲聋。

    虽然香港并不禁止燃放鞭炮,但是除了除夕,春节,元宵节之外,其他日期,如果要操办喜事,或者店面开张想要放鞭炮庆祝,都需要去警署缴费领取一张当日燃放鞭炮的许可证,不然没有许可证私自燃放鞭炮,那就等着差佬上门罚款提诉。

    大多数穷困人家,就算是结婚都舍不得花钱买许可证放鞭炮,好不容易到了不受限制放鞭炮的日子,憋足一年的孩子们自然要把积攒的期盼全部释放出来。

    所以,除夕早晨的香港,从港岛到九龙,从街头到街尾,空气中都充斥着火药燃烧后散发的味道。

    一大早,太和街上,换了一身新衣服的宋春良用竹竿在楼顶天台高高挑起改动过的鞭炮,长长的几串鞭炮,一端从四楼天台的竹竿上悬挂着,另一端一直垂到了街上的青石板上,足足十余米长,九纹龙和师爷辉,以及从警校毕业,发配到旺角差馆的赵文业,此时叼着香烟,正仰着头望向宋春良,等他把竹竿架好,随时准备点火。

    周秀儿被傅妡娘,书娮诗茵三个女孩领着远远站到街对面,几个人的身子因为紧张,恨不得缩进墙里去,但是眼睛却又怕又盼的望着那几串鞭炮,等着被赵文业,九纹龙和师爷辉点燃,还有街坊的很多小孩子和大人也都站到对面,都眼巴巴的望着鞭炮,等着看这几串长长的鞭炮炸响。

    “好啦!”宋春良把几根竹竿都一一固定架好,站在天台顶上朝下挥挥手,开口叫道。

    赵文业,九纹龙和师爷辉分头去用香烟去凑鞭炮的引信,等噼啪声炸响,三个人也抱着头窜进了药店躲避。

    “过年啦。”

    听到外面震耳的鞭炮声响起,赵美珍感慨的说了一句,去年春节时,赵美珍还记得全家一家四口人,只包了素馅的饺子,除夕主菜是一小块腊肉,鞭炮也只是象征性的买了小小一包,木屋区门外贴的挥春,都没舍得花钱请人去写,是让儿子宋天耀写的。

    可是今年,赵美珍手里忙碌着分装糖果蜜饯,眼睛却朝客厅里望去,娄凤芸,芬嫂,孟菀青,宋雯雯,以及身边和自己一起动手的妹妹赵美珠,再算上外面放鞭炮的几个男人,孩子,足足十几个人。

    去年时除了宋雯雯买了一件新衣服,自己夫妻和宋天耀都没有添置衣服,但是今年,赵美珍低头看看身上穿着的这件絮棉狐皮镶边团花袄,又看看客厅里正帮娄凤芸朝红封利是里放零钱的孟菀青,今年十几个人的新衣服,全都是孟菀青送来的。

    这位孟小姐早在半月前就让裁缝过来量了尺寸,今天一大早就特意赶来,每个人都是由里到外连鞋在内的两套新衣,也不知道这个孟小姐家里到底赚了多少钱,自己穿的这件小袄,领边和袖口都是用狐狸皮镶了边的,据说和那些上海裁缝店里的名贵衣服用了同样的面料。

    娄凤芸好像也赚了很多钱,此时客厅桌上几沓特意准备的崭新零钞都是她带来的,正被她和孟菀青,宋雯雯,芬嫂几个人朝红封里装着,这些红封是留着她赵美珍和宋春良给登门拜年的街坊晚辈准备的,每个红封里面,五张崭新的一元纸币,看那几沓,加在一起怕不是得有五六百块?

    外面炸响的鞭炮,此时手里的蜜饯糖果,是咸鱼栓的妻子芬嫂从杂货店带来的,家里这几天的粮油蔬菜,鸡鸭鱼肉,是师爷辉让天明公司的工人开货车送来的。

    从近年尾之后,赵美珍才发现,自己一家似乎都没有出钱买过年货,想买时,全都有人已经准备好。

    “还好你家这栋楼有四层,不然这么多人,一层房间可招呼不下。”赵美珠在旁边帮姐姐把最后一点糖果收入喜袋装好,在旁边也感慨的说了一句:“这大大小小几个姑娘,都是阿耀的女朋友?”

    赵美珍摇摇头,想起当初儿子离家时表现出的一些疏远,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也不知,阿耀大了,不像过去一样听话,我和他老豆又不敢再管,之前未发现阿耀花心,记不记得当初木屋区的素贞?那时阿耀整天就黏着素贞,眼里只有素贞一个人,如今倒好,听阿芸对我说,阿耀还有个鬼妹女朋友,头发都是红色嘅。”

    外面的赵文业,九纹龙,师爷辉等人放过了鞭炮,此时有说有笑的回到了二楼,赵文业如今脸上已经微微有了些胡茬冒出来,双眼也比之前做苦力时更有神,走到赵美珍身后开口问道:“珍姨,耀哥呢?”

    他一开口,客厅里的孟菀青和娄凤芸马上就把眼睛望了过来,她们一早过来就没有看到宋天耀露面,只是两人对坐,谁也不好意思主动问起。

    “看他阿爷和三婶去了。”赵美珍听到赵文业问起儿子,气呼呼的说道:“一大早就自己开车出了门,在后面叫他,他都装听不到,以为我不让他去?我是想让他装些年货送过去!”

    ……

    宋天耀的确除夕早早就起床开车先去了九龙城寨看宋成蹊,宋成蹊没了跛明做伴,如今带着几个还有些力气的孤老,与齐玮文一起,正忙着装修盘兑下来的一处二层木楼,看样子春节后,这处木楼就能挂起招牌对外营业。

    留下昨天就已经买好放在车上的年货,又悄悄为宋成蹊送上两千块港币用来给安老院的老人孩子们过春节之后,宋天耀这才又开车赶向鹅头山看望林逾静和冯允之。

    宋天耀本来想接两人去太和街过春节,可是打电话过去问时,林逾静却推辞了,稍稍一想,宋天耀也就知道,林家规矩大,多半除夕春节是要一大家人聚在一起,所以宋天耀才赶在除夕早晨先为三婶林逾静送年货,免得晚了扑空。

    在山下,又是先被林家的老仆温敬元给拦住,他自己先不急不缓的步行到林逾静的小楼外送信,得到林逾静的答复之后,这才让宋天耀开车上去。

    对这个林家仆人,宋天耀不敢摆架子,他听三婶说过,这是当初林希振海上贩鸦片时的手下,与林家几十年关系,枪法,胆色都是被海盗和其他鸦片贩子淬过火的,别看年纪大,等闲几个年轻人都不是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对手。

    “天耀哥!”冯允之穿着一套女式猎装朝下车的宋天耀蹦蹦跳跳的走过来,长长的靴筒几乎快到膝盖处,头发也束成了利落的马尾甩在脑后,一身黑色山羊皮外套,外翻着白色毛领,只不过冯允之是乖乖女,穿着这种野性服装,也没有那种野性味道,反而更因为反差而显得可爱。

    “你自己挑的?”宋天耀下车打开后备箱,从里面取出一些准备的年货,拎在手里与冯允之一起朝小楼走去:“三婶在干嘛?”

    “我妈在抄佛经,香嫂在收拾等中午时回大宅给其他孩子的红封利是,这是我自己选的,不错吧。”冯允之帮宋天耀拎着一袋干鲍,跟在宋天耀身后说道。

    等进了小楼,林逾静也已经停下笔,从二楼自己的房间走了下来,这段时间林逾静气色看起来已经好了很多,人也显得精神了些,看到宋天耀,林逾静扶着台阶边朝下走边说道:

    “过年你家里也一定很多事,何必早晨要先跑来这里一次,吃过早餐没有?香嫂,早餐好了没有?”

    宋天耀与林逾静,冯允之坐到餐桌前一起吃早餐,林逾静望着宋天耀只是微笑,旁边的冯允之却一边吃饭一边瞄着宋天耀,等把自己那份早餐急急的吃完,擦过嘴角就朝宋天耀发问:“天耀哥,几时能搬去九龙城寨见阿爷,我不想过年去林家大宅,大宅很闷,人又多又吵,我想和阿爷一起过春节。”

    “快了,快了。”宋天耀把嘴里的早餐咽下去,对冯允之笑着说道:“正在想办法让你以后再去林家大宅不会闷。”

    林逾静观察着宋天耀的表情,轻声开口:“阿耀,你是不是有事要对三婶讲?”

    “三婶,我安排了人,在股市一点点的购买希振置业的股票,允之不是觉得闷咩?等买到一定数目,到我能作主希振置业这家公司时,就把林家大宅帮允之改成游乐场,这样再去就不闷啦?上次见过你之后,我想过,林家当初怎么把你打发出门,我们就要怎么把它还回去,本来想瞒着三婶你,但是怕你以后知道会伤心,所以,不如老实讲清楚,而且我想问一句,三婶,你帮不帮我?”宋天耀侧过脸,看向林逾静,笑眯眯的说道。

    只是这句话,却惊的林逾静瞪圆了眼睛,她虽然不做生意,但是也知道希振置业是她父亲林希振在世时创立的公司,是鸦片生意之外林家的根本,在三十年代上市初期,市值就已经值四五百万港币,如今发展到现在,恐怕几千万港币都已经不止了吧?

    宋天耀居然想要蛇吞巨象?鹊巢鸠占?还想自己帮他?自己帮他什么?帮他看着自己如何贪心不足被撑破肚皮?还是事情被林家察觉后,林家对他出手时,替他向兄长们求情?

    “我……我帮你做什么?阿耀你不要赚到一些钱就做傻事,你斗不过林家嘅!”林逾静一瞬间骤然觉得空气都紧张了起来,对宋天耀语气急促的说道。

    宋天耀伸手轻轻拍拍林逾静扶着桌沿,已经因为用力而凸显出淡淡青筋的手背:“三婶,我有分寸,不会现在就同林家作对,我要你帮我,就是想让你和允之暂时留在林家,继续住在这里,等我接你和允之离开,在那之前,你不能同林家断绝关系。”

    “就这样?”林逾静望着宋天耀的双眼,反问道。

    宋天耀点点头:“就这样,我输了,大家当什么都未发生过,我赢了,就得提醒他们,林家大宅该换个人住了。”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