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正文 第五零五章 在夜中,在雨中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鱼栏明努力让自己脸色看起来平静些,甚至能多出些逃出生天的欣喜,可是勉强撑着双腿坐回到座位上,看着对面那个和合图单眼旗的小弟,此时正整个人抖成一团,脸色比中枪死掉的单眼旗还难看。

    鱼栏明抖着手点燃香烟,把火柴放下时,双手虽然不抖,但是嘴上的香烟却还在颤着。“

    鱼栏明……”“

    是,芸姐!”鱼栏明听到楼凤芸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站起身,看向楼凤芸。楼

    凤芸露出个笑容:“不用害怕,从那叠纸上找出你那份,交给书妍。”“

    是。”鱼栏明急忙抓起被孖七那些人弃之不顾的文件,一张张看过去,找到自己那张,这才细细看了一下,虽然鱼栏明没读过什么书,但是差馆却进过十几次,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份自己的罪证档案,上面有自己的照片,身份信息,最主要是罪名那一列,上面写了多次蓄意谋杀,贩卖毒品,qiāng xiè,禁运品,非法禁锢他人,非法开设赌场,非法组织sè qíng交易等等。

    鱼栏明拿着自己那份,朝楼凤芸身后的书妍递去:“xiao jie……麻烦你。”

    书妍抿嘴一笑,走过来接过鱼栏明那份档案,一旁诗茵则乖巧的把其他人的档案全都收起来,楼凤芸说道:“让无头的人拿走,等英国兵打完了招呼,榨光了他们身家后,再让差佬们榨一轮。”“

    知道了,芸姐。”诗茵把文件拢好答应了一声。

    “我刚才说以后这些ài éi赌马场交给你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楼凤芸看向那个枪杀了自己老大的和合图小弟,问道。小

    弟看向楼凤芸:“我……我叫阿川,臭口川。”

    “场子交给鱼栏明打理,他场子里的钱你和你的兄弟负责收,老规矩,鱼栏明抽两成,你做带家,抽一成。”楼凤芸开口说道。宋

    天耀让她负责警察俱乐部,当然并不真的只是要帮英国人做福利,大把的钱白白便宜鬼佬,宋天耀对警察俱乐部的构想很明确,钱最后还是要从英国人手里赚回来,康利修一方负责的《香港马经》中文版,自己的警察俱乐部,以及现在的二十多个ài éi赌马档,是联合运营模式,最终是要把香港那些赌马的赌客大把钞票,从下注给英国人的马会,到半路截胡,投到宋天耀的私庄内,用这笔钱,再与香港警队,驻港英军搞好关系,这些在马会眼中不够资格的英国人,被宋天耀喂饱,无法再摆脱之后,会主动维护这个利益群体。这

    也是为什么楼凤芸一个电话,就能让驻港英军抓了二十几个江湖大佬去军营度假,也能让香港警队早早准备好这些人身上的罪证档案,全部都是绞刑下场。想

    起当初宋天耀说让她去打理一个女子茶室,楼凤芸还曾经以为宋天耀是要让自己做个陪酒卖笑被人揩油的茶花,但是谁能想到,这个女子茶室,拥有英军军官妻子,警队英国佬妻子,海关官员妻子等等会员,她是这些人的大姐头,为她们和她们的丈夫分配利润。

    自己再也不是那个守着小赌档,担心字头随时抢走一切的寡妇芸,现在,自己是香港最大的ài éi赌马庄家,过手的财富足够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累了,放首歌来听。”楼凤芸闭上眼睛,学着宋天耀的模样,轻轻捏着自己的眉心,靠在椅背上说道。唱

    片机,唱针开始在黑胶唱片上滑动,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鱼栏明与臭口川还在惊魂未定,可是楼凤芸却已经收起了之前谈笑杀人的凌厉彪悍,慵懒的如同一个小女人。

    “有时候,真的羡慕晚晴……”楼凤芸在歌声中,喃喃了一句。偌

    大的会议室内,长桌主位坐定,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却已经轻轻睡去,留下两个江湖上扬名立万的汉子心惊胆战,却不敢哪怕喘一口粗气。窗

    外,风雨狂,草莽难,室内,莺歌慢,美人安。

    一座城市,天地两端。

    ……码

    头上,徐恩伯自己撑着雨伞,看着从一旁渔船里冒雨站出来的女人,如果一些报刊老总在场,一定会惊讶,《中华香港商情周刊》和《香港马经》的总编康利修,居然舍得让自己老婆徐敏君大半夜在码头上淋雨。康

    利修与徐敏君这对夫妻档算是香港报刊业的笑谈,康利修从来不修边幅,如今刚二十多岁就已经开始蓄须,且又不擅修理,往往是一堆乱丝与头发纠连在一起,却偏偏又自诩美髯,比起其他报社老总,西装革履,头发用发蜡梳拢,胡须请匠师修剪的模样,简直天差地别,而徐敏君则又不同,简直半妻半母,不仅身兼报馆秘书处理工作,还要客串保姆帮康利修打理生活,晚上还要陪康利修一起睡觉,每次报刊业酒会,大家每次玩笑必要开到徐敏君头上,名牌大学毕业,样貌出众,为何瞎了眼嫁给康利修这种货色,康利修自己则洋洋得意让徐敏君说原因,徐敏君却总是淡淡一笑而过,惹得大家一致认为康利修这文坛公猪必定是床上fǎ *gōng夫了得……此

    时徐敏君冒雨走出渔船与徐恩伯对视,徐恩伯顿时有些皱眉:“我还以为要和我见面的是个男人,这么大风雨,宋天耀居然舍得让这么漂亮的xiao jie出门?”

    徐敏君在雨中的面孔有些苍白,但是眉宇间的英气却比往日陪在康利修身边时多出十分,用手抹了一下脸色的雨水:“让我来淋雨的,可不是宋先生,徐先生肯深夜来见我,显然是已经与宋先生谈妥了?”“

    谈妥这个词用的未免有些过早,我是来看看需要我帮忙运送的货。”徐恩伯淡淡的说道。

    虽然宋天耀和他聊的利益颇让徐恩伯心动,但是作为商人,尤其是大商人,随意就让利益蒙了双眼,徐家也不会发展到现在地位。

    “徐先生是航运大亨,不知道有没有最近留意要泊港的外籍商船中,有一艘挂着南美巴西旗帜的?”“

    这种事,我要问问秘书,何况外籍商船入港,与我无关。”

    “现在就和你有关了,徐先生,那艘船和船上的所有人,都是你的替死鬼。”徐敏君重新把雨帽戴回头上,样貌被遮掩大半,此时,徐恩伯只能看到徐敏君一口洁白的牙齿。在

    夜中,在雨中,白的有些渗人,像一只母兽露出獠牙,而自己,像是掉入陷阱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