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灭世武修 > 正文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纵观古史十三图 一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第四日,清晨,朝阳才刚刚破晓,一众学生已经早早守候在仙殿门前。

    “已经等待第四日了,何时我才能入殿观图呢!”有学生抱怨,好不容易凑够积分,也排到了他的位置。

    仙殿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你排到了位置而五天之内不入殿中,那么资格取消,并且扣除积分。

    眼下殿内的猛人霸占仙殿已是第四日,学生越发焦急。

    “要不要这么倒霉,历年来内院的师兄霸占仙殿几个时辰已属于少见的现象,现在居然被一个人连霸占四天。”

    “放心吧,第四日他必然出来,封神境内修士,无法超过第四天诅咒。”一名内院的学生信誓旦旦担保,他说这话无凭无据,偏偏就是有着一种极大自信。

    而众学生竟然也相信有诅咒一事。

    因为是第四日了,人们很难想象一个封神境修士能够在帝图面前撑住更久。

    可在殿中,乌恒无悲无喜,面无表情,盘坐在地如一座雕像,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已经进入观图第三层“幻”的境界,奇妙进入了女娲大帝前世今生的记忆长河内。

    天灾浩浩,洪涝不绝,整片大陆已有百分之七十的地区被大水所侵占,生灵所能生存的空间越渐被压缩。

    在天穹不曾龟裂的二十年前,大陆海洋占地面积只有百分之三十。

    如此延续下去,要不了多少年这个世界就会被大水所吞噬。

    白衣女子与黄色大黄狗为此浪迹天涯,寻找补天之法,历经千难万险,走遍千山万水,遇见无数飞禽走兽,九死一生。

    途中,白衣女子曾救下许多伤者与灾民,拥有凡人无法理解的神通力量。

    这来源于一场机缘,白衣女子在二十年前带着黄色大狗逃难时看见浩瀚江河中有一朵花在绽放,她好奇观看,发现花朵如雨点,纷纷扬扬,时如流光,绚烂绽放,幻无常化。

    那是仙道之花第一次在人间绽放!

    花朵飘到岸边,她便将花取走,因此领悟出一些变化神通,可捏泥人为活物,可弹指间纵横天地。

    可是毕竟年轻,她并不能很好运用这种神通。

    又是十几年过去,这片大陆彻底被淹没,亿万生灵涂炭,无数人类文明建筑被淹没在海洋中。

    白衣女子还活着,她能飞天遁地,黄色大狗也还活着,因为白衣女子能够飞天遁地。

    然而她只能救下黄色大狗,无力挽救天下苍生。

    飞行在虚空中,白衣女子说不出的孤独与感伤,她望着脚下茫茫无尽江河,开口道:“三十六年前,一座城市被大水淹没,十万城民,只有你我幸存。三十六年后,整片世界汇成汪洋大海,只剩你我。”

    黄色大狗站在云朵间,发出“嗷呜”的悲嚎,跟随主人黯然神伤。

    看出此处,乌恒如同也经历了这三十六年的惨烈灾难,天穹碎裂,连连有洪涝降下,一片浩大的神州大地全被大水所淹没,亿万生灵无一幸免。

    那种孤独的心情,他体会其中。

    试问一下,所有人都不在了,你却活着,不知还会渡过多少漫长岁月,内心的伤痛难以抹去。

    数千年过去,海洋之中忽绽放出璀璨绚烂的五彩神光,白衣女子惊醒,立即深入海洋看到了一块神伟奇石,拥有五种颜色!

    后她炼制奇石,终炼制成补天石,在一个风雨交加,雷电齐鸣的夜晚,她扶摇直上青天,与天一斗,将无边无际的黑色大窟窿堵上,但是黄色大狗为了帮主人挡雷劫而重伤,不久离世。

    大窟窿补上了,洪涝消失,不过这茫茫世界只剩她一人,拥有的只是更加孤独。

    她开始治水,移山填海,造出一块大陆,并给大陆起了一个洪涝永远无法触及的名字,天域!

    在天上的星域,大水就难以淹没了,希望求一个好的兆头。

    “天域?天域大陆吗?”乌恒咋舌,照此说来,天域大陆才是真正的原始祖地啊!

    大陆板块出现,白衣女子睹物思人,开始依照几千年前的记忆捏造出所见所人的泥像,逐渐,这块大陆有了烟火气,生灵再现!

    大陆子民为了感恩,称白衣女子为“人皇”,后改为“娲皇”,她神通无尽,可飞九天,又有九天玄女之称号。

    只是黄色大狗的泥像却久久没有生机,因被天雷禁劫所伤,白衣女子无法将其复生,她拿出补天石所剩下的最后一小块,此石金黄、墨绿、嫣红、耀紫、叶青,形状并不规则,像是乱石拼凑在了一起,其中金黄色的石块像一朵绽放中的玫瑰花,墨绿色石块如一层是土壤,那金色玫瑰就从中生长出来一样。其余几种颜色点缀其中,尽管形状不怎么规则,却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美感,独一无二,它万紫千红,五彩缤纷,十分的美丽,浑然天成。

    最终,此石放入黄色大狗肚中,并且封印。

    期间白衣女子曾以仙血浇灌泥像,希望因此唤醒它几分生机。

    但没能得愿以偿。

    或许月有阴晴圆缺,人有生老病死,有的东西她也无法改变,是世间轮回,法则限定。

    观看至此,已是数十日过去。

    乌恒长长吐了一口气,睁开双目,感慨无尽,十天之内一观娲皇前世今身,说不出的神奇,原来这一副图中存在着如此多的故事。当然这并不完整,十天之间只能匆匆一观,还有许多的事物并未呈现,列如白衣女子最终的结局,她最后去了哪里?那条黄色大狗是否有活过来?

    另外女娲补天图中,为何没有黄色大狗的身影呢,女娲补天时,黄色大狗伴随其身侧,替她挡下一道雷劫而死。 △≧△≧,

    也许娲皇画补天图时不想触及伤感之处,所以没有勾勒出来吧!

    “你终于醒了!”

    殿内,那名守殿长者的声音出现,带着几分难以言说的喜悦。

    “是的。”乌恒点头,随即长身而起,他看起来有了许许多多的变化,眼界变得更为广阔。

    “悟出什么了吗?”守殿长者询问。

    “悟出了一些,也好似什么也没悟,说不清道不明。”乌恒摇头,但女娲补天图之神韵却已被他牢牢记忆在脑海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