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正文 第一九六章 军营易货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师爷辉站在门口可怜兮兮的望着宋天耀,宋天耀对他的抱怨次数已经太多,最初刚认识宋天耀时,如果被他呵斥一句,师爷辉可能还会吓的半天不敢喘气,回去冥思苦想自己到底如何惹了宋秘书不开心,但是次数太多之后,师爷辉自己都已经习惯每次见到宋天耀被骂,如果宋天耀给他笑脸赞他做得好,他倒会觉得不自在。

    所以宋天耀骂他不懂察言观色,送菜这种事都做不好,他完全不在意,捂着自己的眼眶,昂着头理直气壮的说道:

    “我按宋秘书讲的去西营盘兵营为那些士兵送菜的嘛,把菜送去军营仓库换了烟酒盐出来后,哇,走出军营没有多远,就被一群阿婆拦住货车,骂我白痴,说我只拿这么一点点,以后让他们怎么做?我刚分辨几句,一个阿婆就朝我吐口水!”

    “你揍那个阿婆了?”宋天耀看向师爷辉问道。

    师爷辉低下脑袋:“没有,她朝我吐口水,我当然朝她也吐口水,她年纪大当然不如我恶嘛,哪里吐的过我,可是我刚吐完她口水,她身后就冒出来一个乡下扑街仔,壮的好像头牛一样,不由分说就打我一拳,把我打成这个样子,那些换来的烟酒杂货也都被那些阿婆分走一大半。”

    “你真是犀利,我蒲你阿姆,同老人家都能对吐口水,连换来的货都能被乡下阿婆抢走。”宋天耀用力抓了抓自己的头皮,原地转了两下,对师爷辉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他这段时间准备读读书充充电,但是娄凤芸也好,自己父母也好,阿栓孤儿寡母也好,面前的师爷辉也好,总要有些事情做,虽然宋天耀此时每月能从冠亚的账户取出八千块港币,关照这些人绰绰有余,但是宋天耀却不想让这些人闲下来,倒不是他舍不得花钱养大家,而是他始终觉得,人只会越闲越懒,倒不如做些事忙碌起来,能让自己看起来更有生活活力。

    娄凤芸如今每天安坐西药行,俨然英德西药行大掌柜,点货,记账,收款一个人就能搞定,让宋天耀老妈赵美珍挂着个名义老板娘的衔头每天只剩下风雨无阻的坐在门外风雨廊里,与街坊打麻将,聊天斗嘴这两件事可做,连一日三餐都不再做。宋天耀老豆宋春良更是每周一次去利亨公司进货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抱着收音机坐在椅子上听电台广播。宋雯雯最不开心,因为她最近负责为娄凤芸以及自己难得偷懒的父母做饭,收拾家务。

    阿栓的老婆芬嫂,虽然被宋天耀安置进了九龙佐敦道的独层唐楼,又请了女佣,但是她也是穷苦人家出身,过不惯富贵闲人的日子,英德西药行开业时,就已经三番五次对赵美珍甚至宋天耀本人开口表示,不要薪水,让她来西药行帮忙做做事跑跑腿,表达一份心意就好。

    吴秀儿一日三餐和家务都有女佣照顾,宋天耀见芬嫂也确实是闲不住的性格,干脆把九龙佐敦道芬嫂母女住的唐楼一层店面租了下来,开了间小小的吴记杂洋货店,交给芬嫂打理,这样楼上是她住处,楼下是店面,一个女人也不需要奔波太远。

    店面一开,师爷辉这扑街就主动找到宋天耀,说西药行这里有他老板娘芸姐一个人打理就足够,倒是芬嫂女人家,孤儿寡母,不懂识字,恐怕容易被人骗,不如他过去帮芬姐打理杂洋货店,那点雀跃还没等开口时就挂到了脸上,藏都藏不住。

    师爷辉开口时,其实他自己都认为宋天耀不会同意,结果没想到宋天耀居然同意让师爷辉去帮芬嫂,不过不是去打理杂货店,而是每日清晨去收购那些新界乡下原住民要来城里卖的青菜,然后记好称重,再用船运来港岛西营盘军营,换这些驻港英军手里的烟酒盐糖之类的物资,再运回杂货店出售。

    之所以宋天耀让师爷辉去驻港英军军营做易货的勾当,倒不是有倒卖驻港英军军资那种不靠谱的心思,军营易货,现在是香港底层升斗小民中最常见的小生意之一。

    英国驻港英军接收了日本投降时在香港庞大基数的各种物资,因为日本当初攻陷香港后,把香港当作东南亚的后勤补给基地与伤兵疗养院来构建,除开日本本土供应的物资之外,侵略东南亚后掠夺的大部分物资也都运往香港,日本投降后,这大量物资全都便宜了英国驻港英军。

    驻港英军不定期把那些不能随意处置的船舶,机器,橡胶,煤油等等交由香港殖民政府帮忙对外拍卖换取金钱,可是除了那些抢手物资之外,各种香烟,毛巾,白酒,白糖,食盐等等生活物资仍然在全港十几个兵营三十多个仓库内堆积如山。

    对这些生产日期大部分都已经是七年甚至十年之前的生活物资,英国各个军营军需官都束手无策,毛巾,白糖,食盐这些物资还能依靠全港一万多名驻港英军内部消化一小部分,但是香烟大多数是日本香烟,再加上存放太久,口感缺失,就算是当成无偿福利发放,那些吸惯了英国本土产香烟的军人都没人愿意来领取,至于白酒,让英国这些喝惯了烟熏味威士忌,或者果味白兰地甚至是淡啤酒的军人去喝酒精味刺鼻的东方白酒?简直和逼他们喝毒药没什么区别。

    这些物资没有军人愿意去碰不说,各个军营的粮食与蔬菜也开始告急,作为英国驻扎在远东香港的远征军,这些英国士兵在战后享受到了家属随军的特权,随着人口数量过万的随军家属子女前往香港,除了扩大营区面积,增加家属住房数目,建设军营内部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医院,餐厅,商店等等配套设施之外,各个军营纷纷陷入了粮食和蔬菜危机,并不是因为家属随军,这些英国军人的薪水就不够买蔬菜和粮食,恰恰是考虑到家属随军,这支远征军部队提高了薪水待遇,用来保证每个英国军人的薪水都足够满足一个家庭在军营内消费的开销。

    到手的薪水的确多了,但是军营却没有了足够的粮食与蔬菜,驻港英军一应生活物资,包括肉类,酒类,甚至面粉都是从英国本土或者澳洲运来,英国军方只保证这一万多名军人有足够的生活物资,并没有把数量庞大的家属需求计算在内,理由是已经为这些军人涨了薪水,那些薪水增幅就是考虑到家属随军的原因,家属需要什么,在香港自己购买就可以。

    可是香港并没有多少土地,连中国人自己吃的大米之前也是靠从大陆和泰国等地进口,禁运令颁布之后,米价已经上升不少,搞到香港民众怨声载道,至于香港面粉市场,更是被澳洲公司与美国公司垄断,穷人家吃米很常见,但是很少能吃得起面粉。

    之前驻港英军各个军营的蔬菜都是由军需官去街市采购,如今随军家属都已经学会自己带上钱去附近街市购买蔬菜粮食回家自己做饭,往往等军需官去采购蔬菜时,蔬菜都已经被随军家属们购买干净,卖菜的香港百姓都已经准备收摊,菜叶都剩不下几片。

    驻港英军不过一万两千人,随军家属却连儿童计算在内都已经破了一万的数字,随军家属对本土蔬菜庞大的消耗量,搞到各个军营餐厅现在想要为士兵们做个简单的蔬菜沙拉都做不到,因为青菜不够。

    迫于无奈之下,新界附近的几个军营军需官请示长官之后,动起了日军物资的心思,率先打开物资仓库,与当地百姓干起了易货的勾当,蔬菜粮食换烟酒茶糖,本来香港本土的蔬菜粮食就产在新界,闲暇时乡下百姓也会进城卖菜,现在这些新界百姓看到鬼佬用烟酒换蔬菜,纷纷推了独轮车或者挑了扁担,装满自家种的蔬菜和粮食,也不再进城,直接朝军营送去,两筐蔬菜换两筐香烟,对百姓而言绝对是大赚,对军需官来说,那些烟酒都已经没了口感,又占用仓库,和废品没什么两样,能换两筐蔬菜简直是占了大便宜。

    这种皆大欢喜的易货很快从新界传到九龙,再传到港岛,各个军营军需官都表示,这种放仓库里发霉都没人愿意要的过期物资我们也有。干脆也纷纷开始易货,蔬菜粮食换物资。

    不过港岛的军营没有优势,因为新界产的青菜,百姓们都选择就近在新界军营或者九龙军营易货,能换到同样的东西,他们当然不会山水迢迢跑去港岛,自己掏钱搭渡海小轮专程为港岛吃不起青菜的鬼佬军人送两篮子青菜。

    有物资都没人愿意和自己换的西营盘驻军军需官不得不降价,一篮青菜换一篮半烟酒,看在利润稍高之后,才有百姓愿意几家凑到一起,一次过海来送次青菜。

    宋天耀让师爷辉做的就是与港岛三个军营易货的生意,他的安排是让师爷辉用优于新界军营易货的价格,收取新界乡下菜农手里的青菜,然后用小型货车搭货船跨海运到港岛西营盘军营,换取烟酒物资。

    其实宋天耀知道,现在随着易货风潮,这些军营里换出来的过期烟酒在外面的价格已经不值钱,甚至可以说价格就快要跌的连青菜都不如,原因就在于那些菜农拿到烟酒就盲目的压价脱手,不懂市场行情,前一个菜农可能一条香烟卖五元港币,后一个菜农为了能更快脱手变现,四元港币就能把手上的香烟全都卖出去,随后是三元,两元,一元,最初的暴利之后,就只剩下恶性循环的压价倾销。

    宋天耀倒不是想囤积烟酒赚钱,他看的比那些升斗小民总要深远些,英军仓库总有被搬空的一日,这种生意不会太长久,反倒是应该在这段普通百姓把英国军人当白痴的时间里,搞好与英国驻军的关系,赚钱亏损,一日不过在三五十块而已,他还亏的起,比起亏的这些钱,他更希望能用良好的商业道德把各个军营的军需官人脉维系住,真正的生意完全可以在物资搬空以后的英军单方采购中展开。

    今天就是他让师爷辉去尝试与军营易货的第一日,宋天耀已经考虑了很多可能出现的细节,该有的礼貌,简单的英文短语,甚至连专门在军营附近收菜农保护费的社团中人,宋天耀都让高佬成特意去打过招呼,不准他们为难师爷辉。

    结果宋天耀本以为已经把所有事都安排妥当,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易货第一日,师爷辉这个扑街就捂着被揍的青肿的眼眶跑来见自己,告诉宋天耀,他没有被江湖人揍,而是和乡下阿婆吵嘴兼互相吐口水,赚来的烟酒也没被收保护费的江湖人抢走,而是被一群阿婆抢走。

    宋天耀听完师爷辉的话,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双手遮挡下,师爷辉与孟菀青都看不到宋天耀的面部表情,只能听到宋天耀声音够大但是明显被气到语气虚弱的喊道:

    “蒲你阿姆!我能算准章家四个人的谋划手段,我能猜到福义兴坐馆金牙雷在想乜鬼!我独独想不到你个扑街跑去送菜都能与乡下阿婆吐口水!你来问我,就是怪我没有想到阿婆比你厉害?怪我蠢喽!黑心华会死得那么早,多半是死在你的慢性谋杀之下!我真是的一点都猜不到你呀,扑街!滚远点!”

    师爷辉被宋天耀骂的噤若寒蝉,但就是双脚坚持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不肯照吩咐滚走,等宋天耀骂完,小心翼翼的开口:“宋秘书,不如让我救起的那家伙同我一起去运菜?他已经伤好很多,而且也无事做,虽然有些跛脚但是一直吹嘘自己很能打,样子也很唬人,由他同我一起送菜,保证不会再被阿婆们抢走。”

    “没问题,你想让边个陪你送都可以,你现在先离我远一点,快点,我不想看到你。”宋天耀用手指着师爷辉背后的楼梯,语气虚弱表情麻木的说道。

    师爷辉得了宋天耀的同意之后,转身朝楼下跑去,刚刚走过楼梯拐角,脸上就已经笑成了烂柿子,手里握着拳,嘴中叨叨自语:“蒲你阿姆的死扑街跛脚龙,整天跛着脚去抓鳝鱼,回来就围在芬嫂身边讨好打转!今次叫宋秘书调你来跟我去送菜!连宋秘书都猜不到我想乜鬼,我很犀利嘅,我把你捆在我身边,分分钟盯死你!”

    谁说小人物就没有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