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出人头地 > 正文 第一九七章 拒之门外
高速文字首发 www.173kt.net
手机同步阅读 wap.173kt.net

    “跛脚龙!跛脚龙!起床啦!”天还未大亮,师爷辉就已经站在吴记杂货店门外用力敲着门板。

    当初豪言壮志要在香港打出一片天下,自号九纹龙的桂平乡下小子邓志龙,直到师爷辉敲了三十多秒,才拄着单拐把店门打开,睡眼惺忪的朝师爷辉打招呼:“早晨呀辉哥,仲有,叫我阿龙也好,九纹龙也好,龙仔也好,麻烦不要叫我跛脚得不得?我伤好就不跛脚啦,哇,你眼眶被人打的这么惨?”

    九纹龙那一晚被和洪顺在西贡码头崭露头角的双花红棍汗巾青出手几招就被铁鞭打在肩膀和脚踝上,胸口又重重挨了一脚,倒在地上"shen yin"惨叫。那些十四号成员都没有人能腾出手来救他,好在他多年习武,身体健壮,勉强爬出战团躲到了码头角落,结果警察带人来码头清场,双方社团成员各自四散奔逃,那些重伤倒地的,很快有警方联络医院或者干脆就是各自字头去派人领走治疗,只有傻乎乎不懂规矩,脱离战团爬到个无人角落的九纹龙,没人发现,等伤员清走后,一个便衣带着两个军装最后搜索时,才在码头栈桥旁一处绳柱后发现了九纹龙。

    “喂,你哪个字头的?”便衣蹲下身打量了一下九纹龙的伤势,拍拍已经有气无力的九纹龙脸颊,问道。

    九纹龙伤势很重,但是气势却不弱,定定看着问话的便衣开口说道:“我是十四号的九纹龙。”

    “十四号?蒲你阿姆。我粤东嘅,与十四号是死对头,算你运气不好,下辈子投个好胎!兄弟,帮手把他扔下海,也免得还要背这个家伙送医院。”听到九纹龙自报家门是十四号的人,便衣冷笑着站起身,对身后两个军装开口吩咐。

    两个军装抬起无力挣扎的九纹龙走到栈桥上,干脆的把九纹龙丢下海,甚至连石头都懒的帮九纹龙腰间栓一块。

    在他们看来,这家伙肩膀好像骨折,背后中刀,脚又断掉,扔到海里就算不绑石头也肯定死掉。

    偏偏九纹龙走运,海潮不知道从哪卷来一小块船板,恰好被他单手扒住,虽然没办法游向岸边,但是在海面随波逐流中也不至于溺死,靠着多年练武打熬出来的这幅身躯和胸中那股不肯认命的血气,九纹龙硬是在海里单手抓着船板漂了足足半夜,被早晨搬家过海的师爷辉,芬嫂母女发现救起。

    没人救时九纹龙能撑一口气泡在海水里半夜挣命,可是有人救起送到医馆后,就开始连续高烧昏迷不醒,如果不是芬嫂母女手里有宋天耀送来的安家费,在黑市上高价买了两支盘尼西林帮九纹龙退烧,恐怕高烧也能把九纹龙烧傻。

    捡回一条命的九纹龙,被医馆师傅正骨包扎,他肩膀严重骨裂,胸骨轻度骨裂,背后刀口这些都是正骨师傅手中的小伤,唯独右脚脚踝被汗巾青用铁鞭抽的极重,骨头几乎是粉碎性骨折,正骨师傅即便帮他正骨打好夹板,也不敢保证骨头还能再长的如同原来一样严丝合缝。

    九纹龙对救了自己又给自己一口饭吃的师爷辉和芬嫂母女,自然心怀感激,肩膀,背后的伤好转之后,恰逢芬嫂开了吴记杂货店,九纹龙自告奋勇要帮芬嫂夜间照看店面,毕竟九龙地区龙蛇混杂,杂货店晚上很容易有贼来偷,他住在杂货店内打地铺,就算是单手单脚也能应付普通小毛贼,让芬嫂去楼上与她女儿吴秀儿同住,杂货店夜间安全交给他。

    他是孤身一人,又无处可去,受伤这么久,十四号也没有人找过他,重回十四号的心思也就淡了,只想着等自己伤好报答过师爷辉与芬嫂母女,就去找那个叫汗巾青的扑街复仇,再去十四号把那些不找自己见死不救的扑街以及丢自己下海的差佬痛揍一顿。

    芬嫂见他可怜,也没有地方住,就在杂货店后间置了张单人床,算是收留九纹龙晚上住在店内。

    也正是九纹龙住在店内开始,让师爷辉极度看这个扑街不爽。

    “宋秘书讲啦,你已经伤好大半,今早开始,陪我去收菜然后过海送去港岛兵营!”师爷辉见到九纹龙打着哈欠开门,自己马上迈步先冲进杂货店,先仔细检查通往二楼的木门锁具,发现门锁完好,这才放心的回过头,装作打量店内货物的样子开口说道。

    九纹龙低头看看自己还拄着单拐的脚,他对宋秘书这三个字已经快耳朵听出茧子,无论是芬嫂还是年纪小小的吴秀儿,或者面前的师爷辉,开口闭口就是宋秘书的话,他只是好奇宋秘书都没见过自己,怎么知道自己脚伤好了大半,明明这只脚现在只能轻轻点地,离开拐杖连稍稍走快一点点都不可能:“宋秘书?他都未见过我,怎么知道我伤好了大半?”

    师爷辉愣了一下,宋天耀当然不知道,是他自己对宋天耀说的,不过此时师爷辉嘴硬的说道:“当然我提起你身体壮的好像头牛,所以宋秘书就猜到你可能好了大半。”

    “我同你去可以,辉哥,但是我现在装卸不了货车,脚上无力,你还未告诉我边个打你,我帮你报仇。”对师爷辉最近经常故意找自己话语间的毛病,九纹龙完全不当回事,在他看来,师爷辉都已经救了自己一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要说挑自己几句话,就算是骂自己几句也无所谓,而且师爷辉也只是嘴上说些让自己不知所谓的风凉话,该对自己照顾时,比如打水换衣服换药这些事时,全都没有抱怨,甚至每天都帮自己买些肉菜改善伙食。

    听到九纹龙没有推辞,师爷辉满意的点点头:“不用你装卸,菜农会把菜自己运上车,你就坐在货车上,看到如果有乡下阿婆再同我吵嘴时,阿婆的儿子或者孙子想要揍我,你负责出面吓吓他们。”

    “不是吧,你连乡下阿婆都……现在香港连卖菜都要打架咩?”九纹龙用手抹了下眼角的眼屎,想说师爷辉连乡下阿婆都吵架,可是话说一半就压下:“好吧,辉哥,不过我练武之人,不打阿婆这种老人,只有对方有男人对你出手时,我才会帮你。”

    “走啦,出门上车。”师爷辉招呼着九纹龙朝门外走去。

    九纹龙却没有急着出门,而是先走到店内通往二楼的楼梯口门口,朝二楼喊道:“芬嫂,辉哥让我帮手去送菜,等我回来再帮你同秀儿去钓鳝……”

    “嘭!”听到九纹龙还特意跑去楼梯口通知芬嫂母女,师爷辉飞起一脚踢在九纹龙的屁股上:“走啦!扑街!钓鳝鱼钓鳝鱼!芬嫂不懂自己买呀!你钓一斤鳝鱼,中午要吃半锅米,一人吃五人饭!再这样下去,金山也让你吃垮!”

    九纹龙揉揉屁股,不以为意的笑笑,跟着师爷辉朝店外走去,嘴里还说道:“就是吃的多才想去钓鳝鱼嘛,说起吃,辉哥,送菜时早餐有没有的吃?”

    “吃屎啦!正吃货!”

    ……

    宋天耀醒来还未睁开眼,手臂就下意识想要去揽昨晚睡在自己身边的孟菀青,结果却扑了个空,睁开眼后发现身边是空的,宋天耀从床上坐起身,撩起窗帘朝外望了一眼,天光大亮,再看看床边的闹钟,刚刚七点二十分。

    鼻子嗅到早餐的香味,宋天耀起身下床,穿好叠放在床边的睡衣走出卧室,发现孟菀青衣衫整齐手脚俐落的正在厨房里忙碌,宋天耀打着哈欠走到厨房门口,发现孟菀青准备的早餐很丰盛,一小锅粥在煤气上熬煮着,旁边的灶孔上还蒸着一个笼屉,而此时孟菀青正围了条蓝底碎花的围裙在面板上包着云吞。

    “看来昨晚对我讨饶是你撒谎,不然哪有精力这么早起床去买食材?累不累?”宋天耀走到水喉旁冲洗着双手,开口问道。

    孟菀青扭回头望向宋天耀,看到对方笑吟吟的看着自己,自己扭头看他时,宋天耀还故意眨了下眼,把昨晚讨饶几个字咬的很重。孟菀青转回身继续包着云吞,嘴里说道:“洗漱完等你再回来,早餐就好了。”

    宋天耀擦干双手挽起衣袖,走到孟菀青身旁与她并肩,拿起案板上的一片云吞面皮,放入馅料,动作熟练的包好一粒云吞摆到案板上:“卖相还不错吧?我又不是富家大少爷出身,当初住在木屋区时,父母出门做工,家中一日三餐都是我来负责做,早餐我当然也会做。”

    “我在你身边时,不用你来做。”孟菀青在旁边望着宋天耀摆到她眼前的云吞,微笑着说道:“这种事是女人应该做的。”

    “两个人一起做早餐,一起吃早餐不是更好?”宋天耀问道:“干嘛早餐做这么多?”

    孟菀青把身体稍稍朝宋天耀的方向靠了靠,与他轻轻挨靠在一起,这已经差不多是她不多能表示亲昵的动作,看着宋天耀与自己一起做早餐,眼底都藏着雀跃,淡淡的声音中带着些欢喜:

    “这些是留给你看书看到深夜,肚子饿时煮来做宵夜吃的,等下我把这些放在临窗通风的地方,不然明早就该放坏掉。云吞的底汤汤料我也准备好,煮的时候记得放进去。”

    等两个人包完剩下的云吞之后,这才一起坐到餐厅桌前,开始品尝孟菀青特意早早起床去市场买来食材熬煮的鱼云鸡肉粥和蜜腊叉烧包,孟菀青厨艺很好这件事,宋天耀早就知道,不然也不会当初哄她去酒店的路上,与对方聊烹饪,宋天耀对自己的厨艺之前还颇有信心,可是等尝过孟菀青的早餐之后,觉得孟菀青之前那句话说的很对,做饭这种事,的确是女人应该做的。

    送坚持要让自己做和尚读书,五天才来看自己一次的孟菀青搭电车离开,宋天耀自己这才朝香港大学图书馆走去,之前他准备找地方读书充电时,特意在闲聊时问过香港大学毕业的褚孝忠,褚孝忠告诉他香港大学的图书馆对外开放,即便非香港大学学生,也能进去看书。

    可是等宋天耀迈步进了这座据称藏书三十多万册的图书馆大门后,还没来得及感慨香港大学开放图书馆向社会普及文化的善举,就被一个刚佩带好工作牌的青年亲切的拦住:“同学,你的学生证呢?借阅图书需要先持证去服务台登记。”

    “这里不是公开对外开放的吗?”宋天耀皱皱眉:“我不是香港大学的学生。”

    “香港大学图书馆是不对非本校成员开放的,出口在你门后,先生。”听到宋天耀说不是香港大学学生之后,青年脸上的亲切马上消失不见,并且抬手指了一下宋天耀身后的大门,礼貌却冷淡的开口说道。

    “我朋友说,香港大学图书馆对外开放。”宋天耀继续问道。

    青年愣了一下,随即自负的开口解释道:“那是你的朋友记错了,开放的不是香港大学图书馆,是香港大学中文学院图书馆,先生,这里大部分都是英文书籍和专业资料文献,中文学院图书馆的藏书才全都是中文。”

    原来是褚孝忠没有说清楚,宋天耀转身朝图书馆门外走去,走出两步又转身回到青年面前,伸手把对方挂在脖子上的工作证扶正,打量着上面的名字,嘴里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杜振贤同学,是什么让你觉得,你会说英文,看得懂英文书籍,就可以高人一等的?你父母如果没有这座大学的学历,是不是你也不准他们进来图书馆看看你?或者看一眼翻一翻他们看不懂但是你却能看懂的书?英国人把你这种大学生都教成了他们希望的样子,你会只记得香港有三种阶层,英国人,英国人认可的高等华人,中国人,你处于第二种。你刚刚因为我的身份而迅速变脸的样子,的确已经很像英国所谓的上流绅士,再见。”